早前疑捲入7.21元朗恐襲事件的親共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近日高調發起9.21總動員18區「清潔日」,聲稱召集3萬市民加入清理各區連儂牆等,再度激起眾怒。不僅抗爭者多次到其辦事處外抗議,昨日有網民趁何君堯名下的賽駒「天祿」在跑馬地快活谷馬場出賽,擬發起圍堵馬場行動,馬會最後宣佈停賽。

1841年英國人把賽馬運動帶來香港,開啟香港的賽馬史,鄧小平曾說過的1997後「馬照跑,舞照跳」,但沒有想到親共議員何君堯的出現,卻令這個維持了超過150年的賽馬活動,第二次因非天氣原因要取消的賽事。對上一次非天氣原因要取消的賽事是在2003年5月份因悼念汶川大地震而取消。

馬會以安全理由停賽

18日是賽馬日,跑馬地馬場原訂首場賽事於昨晚7時15分開跑。何君堯的賽駒「天祿」原訂角逐二班1,000米草地賽,有指馬會之前已估計會有遭遇示威,罕有將「天祿」編於第一場舉行。

據了解,過往「天祿」出賽,何君堯多會到場支持,故有網民號召入場同何君堯「打招呼」;網民嘲諷道:7.21白衣人元朗襲擊事件後,何君堯首次有馬出賽,網民要入場「支持何老大愛駒」,要給其「打氣」。

馬會下午發稿稱決定停賽,並公佈退款安排。馬會稱跑馬地附近地區或會發生不可預計的混亂情況,以及馬迷、騎師、馬會員工及馬匹進出馬場時,跑馬地及銅鑼灣地區的交通安排所存在的不確定因素,決定取消原定於當晚在跑馬地馬場舉行的賽事,形容是一個艱難決定,對此感到無奈。 

網民笑何君堯:害群之馬

對於馬會罕有停賽,打破「馬照跑」的香港慣例,有投注站的馬會員工表示,確有馬迷因而感到不滿,但很快平復。

有馬迷對賽事取消感「激氣」,亦有人笑指何君堯馬匹是「害群之馬」。 

天祿馬主是何偉誠、何君堯及李星強,今季跑二班馬, 上季上陣6次,取得兩冠一亞成績。何君堯昨發聲明回應稱,指一名合夥馬主何偉誠早上收到馬會賽事部鄭其龍來電,只是說有安全風險,但並沒有說要取消比賽,故對賽事取消感到驚訝。

無十一煙花 唱國歌叫停

另外,儘管今年是中共十一70周年,港府原訂要大灑金錢搞慶典,但昨午發稿稱,「鑑於當前的情況,並基於整體公眾安全的考慮」,原定於10月1日晚上在維多利亞港舉行的國慶煙花匯演將會取消。

上周六淘大商場有手持中共國旗的白衣人襲擊黑衣抗爭者,昨日原訂有人發起昨午在尖沙嘴廣東道進行唱國歌及遊行活動,海港城嚴陣以待。警方原本發出不反對通知書,但前晚深夜警方重新進行風險評估後,最終以安全理由取消遊行。

旅遊界立法會議員姚思榮表示,煙花匯演吸引30至40萬人群聚集,以目前的政治氣氛,安全及喜慶兩者要取其輕,理解政府的決定。

對於煙花匯演有助旅遊業界增加收入,但姚思榮表示,今年早有心理準備,因為即使有影響,損失也不算太大。

分析:中共一手軟一手硬

時事評論員桑普分析,十一煙花暫停,是不希望市民「向中共喝倒彩」;何君堯引發馬會停賽的事情,是想避免馬場出現衝突,因為「馬照跑」已成香港象徵,如果馬場出現衝突,也會令香港國際形象受損。

他並擔憂,很多馬主都是紅色資金金主,未來馬主一旦有醜聞,或會再爆發衝突。但馬會將停賽的責任推給抗爭者,是打擊馬迷,開了一個惡的先例。

另一方面,上周淘大白衣人高調打抗爭者,以及北角福建幫衝擊抗爭者和記者等,本周又輪到何君堯號召9.21清潔香港運動,號召打人,規模更龐大,網上流傳有給錢去「僱人」參加。

桑普稱,這說明中共在港搞兩套手法,一方面把抗爭者妖魔化,想要施壓港人,將抗爭運動打壓下去;另一方面,在牽涉到中共「圖騰」出現的時候,比如中共國慶等,通通要降溫,否則無法為大陸14億人民做一個宣傳。

他強調中共的做法,不是維持治安,不是為了止暴治亂,而是製造動亂,「維穩費是天文數字,網上流傳每個拆連膿牆300元,3,000元打人」,但他指,很多年輕抗爭者,為了自由民主而付出,和收錢打人的黑社會完全不同。故上周末打人的福建幫被抗爭者痛打,估計這些收錢的人都不願意再賣命,他相信周末即時有衝突,但正義的力量仍會佔上風。

對於何君堯再度高調站出來,桑普稱,這恰恰說明何君堯是「中共培養多年的流氓」。他指,已故新界王劉皇發是正統的鄉事派人物,何君堯是中共精心培養出來,擺佈鄉事派的勢力,現在更擔任更重要的角色,「將中共吹得更響」,所以你看到何君堯的用詞,比如稱呼抗爭者為「曱甴」等,都是在狂妄的刺激民憤。

他形容何君堯是除四大寇包括特首林鄭月娥、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之外的第五大寇,加上早前捲入7.21白衣人襲擊事件,他預計未來何君堯將成為眾矢之的,不排除將面臨美國的制裁。

薛浩然:何自我膨脹

薛浩然
薛浩然

對於捲入白衣恐襲事件的何君堯,再發起9.21「全港清潔活動」,同屬鄉議局的已故「新界王」劉皇發的妹夫、新界鄉議局研究中心主任薛浩然,昨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難以理解,「可能他需要看心理醫生,自我膨脹,想做特首吧。」。

他指,全港清理連儂牆,原本是政府的事情。作為立法會議員,應該是監察政府,但何君堯現在卻做了政府的角色,「自己去做清潔,那不如你就不要做議員了, 你去掃街吧, 自己都不知自己(的位置)。」,「其實你和林鄭對著幹了。就是說特區政府無能,做不了事了,要你何君堯出來做清潔。」

特首林鄭月娥一方面說要展開對話,希望紓緩民怨,但何君堯卻搞撕連儂牆,刺激民怨,薛浩然揶揄道:「我相信何議員高大威猛,他都是有腦袋的。 起碼頭腦都能應付律師畢業。 那這樣的情況之下,他不會不考慮到,如果要強壓去清洗,會不會引起不必的糾紛呢?是不是被人覺得你是不是撩起是非呢?那你撩起是非,那不是破壞了林鄭那個與民眾對話的大計劃呢?人家說好討厭你何君堯呢,這無所謂的。如果不是林鄭,是不是所謂的某些人讓你做的?」

他稱,這些幕後的人應該想一想,「怎樣為香港好」,現在政府強調「止暴製亂」,應該從自我開始反省,不要心懷惡念,「否則是解決不了問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