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在貿易工作組會議前突然換馬,之前同級別磋商由中共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擔任中方團長,這次改由中財辦副主任兼財政部副部長廖岷率領。

中共商務部周二(9月17日)刊發通告說,中共中央財辦副主任、財政部副部長廖岷擬於本周三率團訪美,與美方就中美經貿問題進行磋商,為10月份在華盛頓舉行的第十三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做準備。

因廖岷的職務高於王受文,且深耕貿易談判,他率團讓外界提升對本輪貿易談判的成果預期。

廖岷是劉鶴「正宗」副手 51歲身兼要職

根據過去的公開信息,廖岷至少親自參加過三次中美貿易磋商,並至少兩次隨行赴美談判。

今年51歲的廖岷獲英國劍橋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學位,被中共官媒稱為是理論水平非常高的學者型官員。從廖的簡歷看,他此前擔任中財辦經濟四局(國際經濟局)局長。

中共官方對他的身份表述是「中共中央財辦副主任、財政部副部長」,廖岷其實是中財辦主任劉鶴的「正宗」副手。作為中美貿易磋商中方牽頭人,劉鶴常見的官方媒體身份表述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央財辦主任」。

而廖岷是2018年5月中美第二輪貿易磋商(第一次赴美談判)時,首次被添加為中方談判代表成員,這也是他第一次以中財辦副主任身份亮相。

據中共官媒新華網當時的報道,劉鶴率領的中方代表團中,包括央行行長易綱、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寧吉喆、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廖岷、外交部副部長鄭澤光、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羅文、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農業農村部副部長韓俊、商務部副部長兼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王受文等。

中共官媒的報道將廖岷排在王受文以及時任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之前。去年6月,中共突然宣佈新的任免事宜,朱光耀被免職,改廖岷接替財政部副部長。

朱光耀近年負責的是中美經濟對話以及G20財經籌備機制等工作。雖然朱在任財政部副部長時,也掛名中財辦副主任,但實際上與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等一樣,只是「兼職」掛名。

外界當時就預測,作為劉鶴的重要助手,廖岷料在此後的中美貿易談判中,將扮演更為重要的角色。

2019年1月底,廖岷與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再次赴華盛頓,在劉鶴訪美前跟美方開始工作組會談。

總部在華盛頓的國際戰略諮詢公司 McLarty Associates 的高級顧問郭嘉明(James Green)說,跟王受文不同,廖岷儘管沒有涉及貿易和市場准入問題的具體權限,但到貿易戰現階段這些專業也已夠用。

郭嘉明曾經在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擔任過官員。他認為,從全局來看,誰作為談判人選並不重要 ,同時他形容廖岷是「善於解決問題的人」(problem solver)。

貿易談判前各種消息滿天飛

英國《金融時報》周一(16日)引述美國商會行政總裁多諾霍(Thomas Donohue)的消息說,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lizer)在出席企業高層會議時表示,他仍希望達成可以解決知識產權和技術轉讓問題的「真正協議」,但未暗示雙方是否可能達成一項範圍有限的「臨時協議」。

《華爾街日報》上周則報道說,中方正在尋求縮小與美方的談判範圍,僅限於貿易事務,同時將棘手的國家安全問題作為單獨議程,以期此舉能打破與美國陷入僵局的談判。中方消息人士說,北京希望在雙方十月的部長級磋商前採取這種雙軌制。

由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和美方貿易代表萊特希澤領導的貿易團隊繼續就貿易問題進行談判,同時提議指派另一個單獨的團隊來處理美中之間的其它地緣政治問題。

中方貿易談判牽頭人劉鶴頻繁接見美商業名人,10日會見美國花旗集團首席執行官高沛德(Michael Corbat ),14日會見中美貿易全國委員會董事會主席邁倫·布萊恩特(Myron Brilliant)。

上周,美國總統特朗普推遲了原定於10月1日對價值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的計劃,此前中國也推遲了對部份美國商品加徵關稅。

而自7月底以來,美中兩國就沒有進行新的面對面磋商,但一直保持電話聯繫,10月初的貿易磋商將是最新一輪,這場貿易戰已經持續14個月,對雙方國內經濟的衝擊已日漸顯現,美中經濟一上一下走勢更為明顯。

摩根士丹利美國公共政策戰略負責人麥寇·澤薩斯(Michael Zezas)認為,中美之間要麼有一方或雙方都出現風險資產明顯疲弱、經濟數據明顯疲弱或者政治風險明顯增加,否則不太可能看到哪一方會真讓步,以便達成協議。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發言人周一(16日)表示,中美兩國貿易談判副代表(副部長級)將於周四(19日)開始在華盛頓會晤。這位發言人沒有提供有關這次會晤的進一步細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