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預防「秋後算帳」,香港抗議者即使走在炎熱天氣的街頭上,也不得不蒙上面罩。近來傳出港府可能動用《緊急法》,實施其中所謂的《蒙面法》,企圖藉此暴露抗議者身份。香港執業大律師、現任公民黨黨魁、香港立法會議員楊岳橋(Alvin Yeung)結合香港的法律背景分析指出,所謂《蒙面法》不具有執行性,無法解決香港的政治問題。

《蒙面法》執行難度大

他表示,《緊急法》於1922年由港英政府訂立,1967年為平息暴動首次使用,是在沒有類似《基本法》法律的前提下使用的,而今香港的《基本法》對於香港最基本的人權、集會自由、通訊自由等都有最基本保障,是其它所有法律都不能違背的。

所謂「蒙面法」只是透過《緊急法》所訂立並附在其中的一個規例,楊岳橋解釋,《緊急法》本身在97年之後並沒有在法庭上測試過,其蒙面規例(或者是《蒙面法》)本身也是依附於未經歷過的法律上,特別是未經人權挑戰,能否經得起法庭考驗很值得懷疑,「所以在法律上,我是會懷疑《基本法》是不是容許這個《緊急法》的出現。」

再者,《蒙面法》現實上也將面臨相當大的執法難度。「法不治眾,」他說,「如果你訂立了《蒙面法》,你幻想香港人是不是會乖乖地都把口罩摘掉呢?未必的。而如果香港的示威者,無論是一百人也好,一千人也好,每個人都戴回口罩,那你怎麼樣?」他還表示,如果法律本身是一條有問題的法律的話,將無法執行。

此外,一些宗教人士、預防傳染病措施等場合都需要戴口罩,「那警方怎麼辦?是不是將每個人都抓起來?怎麼抓啊?」

《蒙面法》解決不了政治問題

楊岳橋指出,《蒙面法》在政治層面也不符合實際,「香港人會不會因為這樣,突然間乖乖地都坐在家裏。」「政治問題,你用法律解決,這個法律本身是基礎薄弱的,就算這個法律不是有問題,這個法律就算有多完美,這也是牛頭不搭馬嘴的。」

他表示,香港政府無法用一個法律的工具去處理一個政治危機,「這個政治危機真正的問題就要用政治方法去解決。」

他分析,港府目前的局勢已經喚醒了很多香港人,港府如果推行一條具有爭議性的新法案將影響到下一代,將面臨覺醒了的下一代人的阻力,「特別是我們的下一代,特別是那些現在還是中學生的那些人。」「大學、中學那一批年輕人已經都覺醒了,已經知道這個社會不能夠再因循下去,已經知道制度本身是多麼的不公平,多麼的腐爛。」

年輕人要保護好自己 勝利會來臨

此次香港的抗爭浪潮,洶湧澎湃,一浪接一浪,卻沒有明顯的領袖。楊岳橋非常讚賞這樣勇敢而靈活的抗爭策略——be water,他觀察到在這三個多月的「反送中」運動中,香港人聰明而行動迅速,「大家都是按照形勢,有如流水一樣,要去東就去東,要結成冰就結成冰去強硬,要變成蒸汽去散發的都會去散發,來如潮水,可以即時出現也可以即時散去。」

儘管如此,他仍然憂慮香港的未來,特別為香港的年輕一代擔憂,「很擔心我們的年輕人會再受傷、流血,看到很多人被捕,我很痛心他們要經歷這些事情。」

「我不希望再出現、發生在任何一個我們香港人的身上,」楊岳橋希望告訴年輕人,「要在保護自己的前提下,能夠有足夠的人力去等待勝利的來臨。」

他同時呼籲,在香港以外關心香港的美國人,希望他們跟身邊的朋友,特別是對香港有誤解的人講解香港的實際情況,將香港的真相廣泛傳播出去。如果能夠認同,就不妨去跟國會議員、參議員講,呼籲美國國會支持《人權與民主法案》,以此幫助香港人。

出生在香港的楊岳橋,更希望香港能夠擁有該有的自由和民主,「我們也不是要求中共去給一些本來他們不應該給的東西,我們只不過是要求一套真正的,當初1984年承諾香港人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基本法》所寫的東西,包括本來07、08年可以有雙普選,強硬地被延遲了,延遲到今天,究竟你想等到甚麼時候呢?其實我也只不過是要求要回本來你答應過我的東西,我也不會多要,我只是要一些本來香港人應得的東西。」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