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中德兩國的互動,這兩天有點意思。一周前,德國總理默克爾訪華,成了香港反送中以來第一個訪問中國的西方國家首腦。當時默克爾受到了中方的隆重接待,分別與習近平和李克強一起用餐。在世界孤立中共的大背景下,德國總理敏感時刻訪華,似乎讓中共感覺到與德國的關係近了一步。

不過這種感覺好景並不長,僅維持了不到一周的時間,雙方就展開了「口水戰」。因為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到訪德國,並與外長馬斯(Heiko Maas)進行了會面,讓中共大為不爽。

北京不滿 馬斯:還會這麼做

9月11日中共外交部召見了德國駐華大使,就這件事「表達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稱將影響雙邊關係。不過12日馬斯本人作出了回應:未來還會繼續與人權活動人士會面。

訪問德國,引發了中德外交口水戰,黃之鋒直呼「意料之外」。他在臉書PO文指出,「中國(中共)在國際社會何等膽怯。」

外界認為,恰恰是中共容不下異見的聲音,催生了反送中巨浪。

馬斯12日表示,柏林對中國「一國兩制」政策的立場沒有改變,支持香港在這個政策下所享受的權利,也支持示威者上街行使言論自由。

馬斯指出,默克爾總理訪問北京時,「她會與人權律師、活動人士會面。當我訪問北京時,我也會這麼做」。「而在柏林,我同樣會這樣做,這一點未來也不會改變。」德國外交部指出,外長與各國公民社會的代表會晤「是正常行為」,屬於外長的分內之事。

德媒:中共「玻璃心」被打碎

馬斯的這番表態,給了中共外交部有力回擊。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11日批評了他與黃之鋒的會面,是「借反華分子蹭熱度、博眼球、作政治秀」,要求馬斯不要做「中德關係破壞者」。

中共外交部還為此召見了德國駐華大使;駐德大使館也發聲明,聲稱德國政客同黃之鋒接觸,向外界發出了錯誤信號,不利於香港局勢穩定等等。

中共對黃之鋒訪德反應很強烈,德國之聲形容中共的「玻璃心」被打碎了。不知道中共這樣的反應,會不會也出現在美國人身上。

按照計劃,黃之鋒訪德之後,12日就會飛往華盛頓,出席美國國會下周二香港問題聽證會。一同獲邀請的還有歌手何韻詩和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發言人張崑陽等。

黃之鋒等人訪美,國際影響比訪德要大。中共還會不會有這種反應呢?如果沒有,那說明中共在區別對待,見人下菜碟,或者說中共在挑軟柿子捏。

德媒「一面倒」支持反送中

不過中共有沒有反應,可能也不會對美國有影響。說不定也像德國一樣,會颳起「香港旋風」,引發「輿論海嘯」。

《法蘭克福匯報》以「堪比勃列日涅夫」為題的評論指出,中共想要規定德國外長可以會見誰、不可以會見誰。就像多年前默克爾會見西藏精神領袖之後,也曾聽到中共的類似反應。

文章稱中共的做法很像前蘇聯領導人勃列日涅夫。這個前蘇共總書記在60年代創立了一套以他名字命名的學說,認為東歐陣營內的國家只有「有限主權」。說白了就是當時的東歐陣營國家,想幹甚麼,必須聽他的意見。

文章指出,今天的中共「萬分重視」自己的「主權」,但是在涉及其它國家主權時,中共的態度卻又不是這樣。文章質疑,當年默克爾在中共「規定」下再也沒有和西藏精神領袖見過面,不知道這種局面會不會在香港問題上重演?如果真是這樣,那就意味著勃列日涅夫的「有限主權論」復活了。

而《圖片報》則用「感謝外長」的方式,讚揚他與黃之鋒的會面。文章表示,馬斯故意讓這場交談在記者的鏡頭前進行,這是為了向外界表明:德國重視自由、支持人權。「有時候,並不需要做很多事情,就能釋放出一個明確的訊號。」「馬斯與香港自由勇士黃之鋒的對話,就證明了這一點。」

文章指出,中共真以為能規定德國政治人物在柏林可以見誰,不可以見誰。之所以中共會這麼想,是因為德國政商界長期對一些事情視而不見,「他們害怕,中國(中共)的資本主義獨裁政權會對德國感到憤怒」。

如果馬斯會見一名22歲的民主人士就構成「不尊重主權」,文章說,那只能說明中共的價值觀與德國所代表的價值觀「不能相容」,他們的對話釋放了「唯一正確信號」。感謝馬斯外長!

香港反送中 中共越挑越大

中共的氣急敗壞,沒有削減黃之鋒帶來的熱度,反倒加速了「香港旋風」。德國之音指出,德國輿論呈現了一邊倒的「振奮」,都在對黃之鋒表示「支持」。

黃之鋒表示,自己訪德成為外交事件實在沒想到,表明中共「絕對容不下異見聲音」。如果馬斯與自己見面幾分鐘就會影響到中德關係,「只反應中國(中共)在國際社會何等膽怯,暴露了北京與德國關係相當脆弱」。

相信反送中的巨浪,也會在中共的推波助瀾下掀得更高。事實也的確如此,香港民眾最初只是要求撤回修例,可是中共操控港府死不讓步,還派出公安到香港挑事。結果,香港人從撤回修例變成了「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中共就這樣把簡單的反送中,催生成了廣泛的民主運動,現在幾乎無法收場了。

中共就得折騰,沒事也得挑事,然後自曝其醜,因為現在是天滅中共的時候。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