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聯儲18日政策會議宣佈利率政策前夕,特朗普周三(11日)再度抨擊美聯儲的鷹派政策拖累美國經濟,他在推文中首度呼籲美聯儲應將聯邦基本利率長期降至零甚至負利率,以利美國國債的再融資和減緩美元的強勢。

特朗普在推文中還說:「美國應該總是支付最低的利率。沒有通脹!鮑威爾和美聯儲就那麼天真地不允許我們跟那些已經在做很多事情的其它國家一樣。由於『笨蛋』,我們失去了畢生難得的機會。」

此前,特朗普只呼籲美聯儲最少降低1%的聯邦基本利率,而這一次他破天荒地希望降至零利率或更低,以目前基本利率2%-2.25%估算,特朗普這次希望美聯儲至少減息2%以上。

據統計,全球目前約有15萬億美元的公債是負利率,這對歐洲和日本政府的財政壓力有很大的紓解作用。然而,美國的10年債孳息率周三收報1.745%,30年公債利率為2.226%,遠高於德國的-0.562%和-0.016%,以及日本的-0.2%和0.287%,顯然美國政府的債息負擔相對沉重。

美國國債目前已達22.5萬億美元,其中約16.7萬美元為公眾所持有,自2017年減稅後迄今增長了約2.6萬億美元。

根據聯邦預算,2019年美國政府支付國債的利息將達創紀錄的5,386億美元。如果美聯儲配合特朗普的呼籲,積極減息並引導10年債孳息率逼近零,美國政府透過公債的再融資(refinancing),一年的公債利息支出或可節省近5,000億美元。

在利率看跌的趨勢下,美國財政部有意考慮發行50年或甚至100年的超長期公債。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BO)也估計,美國政府未來十年的公債利息支付將減少1.4萬億美元。

但以目前美國經濟依舊維持強勁的態勢來看,多數專家認為美聯儲不會太快將利率降至零。一般估計,美聯儲今年底前可能只會減息兩次,減息約0.5%。

道瓊銀行指數5個交易日內大漲7.26%,遠高於道指2.74%,暗示股市投資者認為美國經濟表現良好,美聯儲可能不需減息太多,銀行股有補漲的空間。

至於特朗普所說的負利率,即使在1930年代大蕭條和2008年金融風暴期間也從未發生過。如果美國真的出現負利率,這將對於長期仰賴公債孳息的退休基金和保險機構的營運和存續造成困難,銀行股的股價也會像歐洲同業一樣奄奄一息。

儘管如此,銀行業者也開始未雨綢繆。摩根大通銀行行政總裁戴蒙(Jamie Dimon)表示,銀行高管們正在討論一旦出現零利率或負利率時,銀行可能會加徵存戶的規費和手續費等費用。

特朗普周三呼籲美國利率降至零或更低的大膽推文,正凸顯了他一貫的談判手法--拉高美聯儲積極減息的門檻,即使最後美聯儲僅減息1%左右也是次佳解,也算是特朗普討價還價的成功。

總體而言,美國政府債息負擔的減輕,將有利於特朗普當局進一步財政刺激政策的推出,美國經濟也將持續維持繁榮的局面。

財長姆欽周二表示,特朗普當局正在檢視2020年推出「減稅2.0」的可行性。周三,白宮的經濟顧問們也持續討論薪資所得等減稅的可能性。任何減稅措施都將減少美國稅收,公債利息支付的節省已刻不容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