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貿易戰持續升級和香港局勢迫近臨界點的嚴峻時刻,拖了一年多的四中全會,當局終於宣佈在10月召開。 十九大以來,通過取消國家主席限任制,習的集權達到頂點,但也因此激化了中共內鬥,導致中共的二中全會(2018年1月18日至19日)、三中全會(2018年2月26日至28日)竟在一個月內相繼召開。但對中共這個專政體制而言,民主從來都是陪襯,習的集權並不是關鍵所在,關鍵是習集權後向何處去。

大概是天意,中美貿易戰適時而至,來直接檢驗習的走向。美國的核心訴求是追求「公平貿易」,要中共經濟「結構性改革」和建立落實協議的監督機制,這其實是倒逼中共改革,對中國老百姓是大好事,但無疑中共利益集團的芝士要被動了,所以各方利益集團群起反對,習身處漩渦。

中共「以拖待變」(搞小動作欲促特朗普連任失敗);特朗普則「以壓促變」,穩紮穩打,步步推進,形成泰山壓頂之勢,但卻將習與中共區分(如稱習是「『一個爛生意』中的好人」);於是,不僅中美激烈交鋒,中共內鬥也白熱化了。

在這個背景下,中共四中全會一推再推。

似乎嫌火還不夠猛,又爆發了香港反送中民主運動,今年6月以來迅猛發展、高潮迭起、如火如荼;鑒於國際社會的壓力和香港的利用價值,中共不敢斷然出兵,卻不斷令港警加大力度暴力鎮壓,妄圖再演一遍「新疆模式」,把人都抓起來,以此耗盡港人的反抗力。但這不僅造成香港危局,對中共更是危局。

現在,中共騎虎難下,而習左右搖擺,難以決斷。這時,四中全會就更顯得重要了,也就不得不開了。因為如果不開,這在政治上將是大問題。

但是,開四中全會,則有失控的可能。當局就在「怎麼開」上絞盡腦汁作文章了。

首先,利用所謂「70大慶」搞空前的大閱兵,以槍桿子來震懾各派反對勢力,不得輕舉妄動。

其次,反過來利用中美貿易戰和香港民主運動這兩把火,就是不去想方設法熄滅它(當然也很難熄滅),就是讓它燒下去,以「亡黨」相要挾,意欲利用這個「外患」,來緩解黨內你死我活的暗戰,來樹立當局權威、「定於一尊」。所以,大家就看到了中共中央政治局8月30日給四中全會定的調子,「研究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務虛,而不是解決急務。

如此,四中全會的面孔將是中共一貫宣稱的所謂「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

但是,反習勢力可不這麼想。習當上「核心」也有幾年了,政績如何呢?貿易戰和香港問題的黑鍋,習都得背。四中全會不開則已(想別的辦法),開,那就解決解決問題吧。

對習的最大緊急挑戰,就是離開四中全會這個把多月時間裏,香港的局勢隨時可能爆炸。如果一旦爆炸,對習逼宮的可能性就將大大增加。

30年前的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很多人都記憶猶新。正是在六四事件後的那次四中全會上,江澤民正式上台。

如此,四中全會的第二張面孔則是中共一貫的「內鬥的大會、勝利的大會」。至於將是誰的「勝利的大會」,那就等著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