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的同時,美國總統特朗普接見了「湖廣鐵路五厘利息遞還金英鎊借款債券」的過債權人代表,也即是美國債券持有人基金會(American Bondholders Foundation)共同創辦人Jonna Bianco,這債券是1911年清國為修建湖廣鐵路而發行的,估值約1萬億美元。

Jonna Bianco擁有多重身份,但均與美國國家安全有關,毫無疑問,特朗普這招是打債券牌,又出怪招對付中國。

1912年,清朝被推翻,北洋政府付了十幾年利息,蔣介石政府則拒付,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拒絕追認。中美在1979年建交,1980年美國人開始追討這筆錢。

說回中英建交時,中國付了4千多萬英鎊,買斷了英國所有在華的欠債和被沒收資產。它對美國則付出了8千多萬美元,但只包括了資產,卻沒有包括債券。

很明顯,中國並非沒有想到這一點,但美國卻沒答應,也即是說,美國人早已留了這一手。

官司在美國的阿拉巴馬州開審,中國以「國家主權豁免」(Sovereign Immunity of State)為理由,這也即是說,主權國家不受到它國的立法、司法、或行政的管轄,因而拒絕接受傳票。

美國的態度很簡單,你不接受傳票,即是缺席審訊,就是輸了。

1984年,中國上訴得值,理由是對方的法律根據是1967年立法的《外國主權豁免法》(Foreign Sovereign Immunities Act),商業行為不在主權豁免之內,但這條法律對1911年的債務沒有追溯力。

在2005年和2009年,「美國債券持有人基金」分別向中國要索償還前朝債務,OK,精彩的是美國法院的判決,理由是以五國財團並沒有美國在內,原訟人並非一手市場的買家,又沒有提供發票,很可能是在二手市場以藝術品的價格買入,因而判其敗訴。

這判決雖然是中國勝訴,但留下了一條尾巴,就是假如財團包括了美國在內,又或者是該美國人的祖先一直持有這債券,他們的家族是苦主,那就很難說了。中國自從清朝到民國,一共發行了幾十種債券,就是只賠償美國人有關的,也可以賠到破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