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總統要求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辭職,引發震撼。外媒披露,特朗普與博爾頓在一系列國家安全問題上有分歧。分析指,博爾頓是個對中東和俄羅斯的鷹派,不符合特朗普打擊美國的頭號敵人中共的戰略。特朗普此前公開表示,自己被選中挑戰中共,將不惜代價迎擊中共。

特朗普9月10日在推特上說,「我昨晚通知約翰博爾頓,白宮不再需要他的服務了。我跟本屆行政當局內的其他人一樣,堅決不同意他的很多建議......我請約翰辭職,他今天早晨向我遞交了辭呈。」

他感謝博爾頓的效力,並說,他將在下星期任命新的人選。

在特朗普做出宣佈後不久,博爾頓在推特上說,他昨晚就提出辭職,「而特朗普總統說:『讓我們明天再談。』」

博爾頓被認為在外交政策和防務問題上是一位強硬派和干涉主義者。他在2018年3月被任命為國家安全顧問,取代陸軍中將H.R.麥克馬斯特。博爾頓曾效力列根、老布殊和小布殊三屆政府,並在司法部和國務院擔任過職務。在小布殊政府時期他任第25任美常駐聯合國代表。

國家安全問題上有分歧

霍士新聞報道,特朗普與博爾頓在一系列熱門國家安全問題上有著眾所周知的分歧,也許最重要的是在阿富汗的部隊縮編計劃上。

據報道,在反對於阿富汗進行外交努力後,這位強硬的顧問在涉及阿富汗軍事介入的高層討論中被邊緣化。

一位白宮官員9月10日告訴霍士新聞,「簡而言之,博爾頓的許多政策優先事項與美國總統並不一致」

博爾頓被認為在外交政策和防務問題上是一位強硬派和干涉主義者。作為打破阿富汗僵局的努力的一部份,特朗普雖然在2017 年宣佈增兵4,000人,但他一直在努力進行分階段撤軍,結束長達18年的阿富汗戰爭,應對中俄。約有14,000名美軍阿富汗駐軍,為阿富汗軟弱的政府軍提供諮詢和協助,並開展反恐行動。

在政府內部,博爾頓還提倡謹慎看待特朗普對朝鮮戰略,反對特朗普去年決定從敘利亞撤軍。博爾頓還在政府內部和國外盟友中作出了一些私下努力,以說服總統讓敘利亞的美軍繼續反擊伊斯蘭國,並在伊朗保持影響力。他曾強烈支持對伊朗出兵,被特朗普總統在最後一刻叫停。

對於博爾頓的出局,彭博社報道稱,白宮發言人格里沙姆(Stephanie Grisham)說,特朗普和博爾頓在很多很多問題上都有分歧。最近,博爾頓還建議特朗普不要同塔利班會晤,以完成結束阿富汗戰爭的談判。

博爾頓還對特朗普對金正恩的示好表示懷疑。當特朗普突然決定在朝韓非軍事區同朝鮮領導人金正恩會晤時,博爾頓赫然缺席會晤,他去訪問蒙古國,同該國官員會晤。

博爾頓離開有利蓬佩奧

彭博社還稱,博爾頓的離開對蓬佩奧來說是一大利好消息,兩人經常發生衝突。蓬佩奧現在作為特朗普外交政策最親密顧問的角色已經無人能夠挑戰。

英國路透社10日報道稱,博爾頓反對國務院提出的與塔利班組織簽署和平協議的計劃,稱塔利班領導人不值得信任。

此外,美國有官員認為,博爾頓要為今年2月特朗普與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在河內會晤的破裂負責。博爾頓提出了一些令金正恩無法接受的強硬要求。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稱,白宮副發言人吉德利(Hogan Gidley)說,白宮副國家安全顧問庫珀曼(Charles Kupperman)現在是代理國安顧問。

吉德利還說,博爾頓的重點和政策與總統的不一致,任何在位總統都有權力讓能夠執行他的議程的人坐在那個位置上。他還強調,並不是任何一個孤立的事件導致博爾頓被辭職。

報道還稱,自特朗普任用博爾頓以來,他就接到了很多電話,收到了很多請求,要求替換掉博爾頓。這些人注意到了特朗普近幾周對博爾頓的失望,因而加大了施壓力度。

據一位白宮高官10日透露,特朗普對博爾頓最近數月來在伊朗、委內瑞拉與阿富汗等問題上言論感惱火。

這位官員說,特朗普不再相信博爾頓能夠推行他的議程,反而認為博爾頓損害了他的信譽。

在塔利班問題上有分歧

報道還稱,特朗普和博爾頓在同塔利班領導人會晤問題上的分歧是最後一根稻草。多名消息人士及報道說,特朗普作出取消會晤的決定是因為受到了來自博爾頓的內部壓力,特朗普很惱火。

兩名消息人士說,博爾頓和特朗普9月9日晚上就特朗普招待塔利班領導人的計劃爆發了激烈的爭論,博爾頓絲毫不退讓。一名高級官員證實這次爭論發生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在會議的最後,特朗普要求博爾頓辭職。

美國財政部長姆欽重申,雖然博爾頓已離開,但政府打算繼續對伊朗採取「最大壓力」舉措。他還表示,特朗普準備在本月的聯合國大會上與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舉行會談,沒有任何先決條件。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曾和博爾頓有過「多次」的不同意見,但他補充說,他和很多交往過的人有不同意見也是實情。

當被問及他們是否對博爾頓的離開感到茫然時,蓬佩奧回答說:「我從不感到驚訝。」

對美安全是好消息

美國肯塔基州(Kentucky)共和黨參議員蘭德保羅說,博爾頓出局,世界各地的戰爭威脅大大減少。「我贊揚特朗普總統採取了這一必要行動。總統對外交政策有很大的直覺,結束了無休止的戰爭。分享這些觀點的人應該為他服務。」

憂思科學家聯盟是一個非營利性質的非政府組織,由全球10萬多名科學家組成。該組織最初由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教授們倡議組建,主要目的是提出一些報告和忠告,避免科學技術遭到濫用。該組織經常對美國政府的政策提出批評,並曝光一些鮮為人知的內幕。

憂思科學家聯盟的全球安全計劃高級分析師和華盛頓代表,全球安全計劃斯蒂芬楊評論說:約翰博爾頓的離開對美國安全來說是個好好消息; 1、 新的開始——美俄軍控協議可能會被挽救;2、與朝鮮的談判將得到更多支持;3、與伊朗發生戰爭的可能性下降;4、盟友會更快樂。

美聯俄 中共大事不妙

有消息透露,博爾頓被解僱後,中共馬上發動各種隱藏力量進行游說,試圖將自己屬意的人選推上這個重要職位。而特朗普屬意的人選將是一名真正的反共鬥士。

有分析指,雖然中共在其媒體上表現出對博爾頓的公開敵意,甚至在去年特金會前夕點名讓博爾頓不要參加。但實際上,中共不願意看到這位「對華鷹派」被解僱,因博爾頓極力推動發動戰爭打擊伊朗和朝鮮,在長達18年的阿富汗戰爭尚未結束的情況下,這將轉移美國瞄準中共的視線。而美國特朗普政府正將國家戰略從反恐轉向對抗中俄的挑戰方面。(下轉A3版)

時政評論員王篤然分析,博爾頓是個對中東和俄羅斯鷹派,他喜歡戰爭,而特朗普是要集中力量打擊中共,打貿易戰;博爾頓和特朗普的國家大戰略不吻合,他代表的是建制派鷹派勢力,注重中東和俄羅斯超過打擊中共,所以要他離職。

博爾頓的政策會讓美國深陷中東,就類似911一樣分散美國打擊中共的資源和注意力。而且他是長期的對俄羅斯鷹派。而美國現在戰略是集中力量打擊中共,要拉俄羅斯回到八大工業國組織(G8)。

日本已經公開表態支持俄羅斯回到八大工業國組織,法國剛剛也和俄羅斯緩和關係,英國不反對俄羅斯回到八大工業國組織,加拿大總統杜魯多10月大選估計就要下台了,這個時候博爾頓離職正是時候。

法國外長勒德里昂與法國三軍部長巴爾里,9月9日前往俄羅斯與俄羅斯外長與國防部長舉行雙邊會談,這是克里米亞危機爆發之後,法俄兩國首次召開類似的會議,凸顯法俄關係升溫。

特朗普:我被選中 挑戰中共

8月21日,特朗普前往肯塔基州之前,在白宮外對記者說:「有人說這是特朗普的貿易戰,這不是我的貿易戰,這是一場應該在很久以前就發生的貿易戰。」

特朗普說:「有人必須這樣做」,「我是被選中的人(chosen one)。」他接著說:「有人必須這樣做,所以我要挑戰中國(中共)。我正在挑戰中國(中共)的貿易(不公行為),我們贏了。」

特朗普表示,「人民把我擺在這個位置上,來做這個偉大的工作。」「這就是我正在做的事情,我所做的沒有別人做到過。」特朗普還提到美中不僅貿易逆差巨大,中共對美國進行知識產權盜竊,以及其它不公貿易行為。

「有人不得不對中國(中共)採取行動。奧巴馬應該這樣做,布殊應該這樣做,克林頓本應該這樣做的,他們都應該這樣做,但沒有人這樣做;而我在做。」

特朗普:將不惜代價 迎擊中共

8月2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會晤羅馬尼亞總統約翰尼斯(Klaus Iohannis)時對記者說:無論短期內對美國是好是壞應該有人抗衡中國(中共)。「現在美國與中國在貿易上的抗衡是必須的,短期內對美國是好是壞並不重要。應該有人牽制中國,這是一件總該有人去做的事。唯一的差別就是我在做。」

「我聽到許多經濟學家說,『哦,放棄談中共問題吧,放棄吧』,但中共已經洗劫了美國25年之久」,特朗普說,「如果我不迎擊它的話,我的生活會輕鬆多了。但我喜歡這樣做,因為我必須這樣做,而且我得到了好的結果,中方的經濟現在27年來最差,有人說是54年最差」。

特朗普說,中美貿易戰對美方的衝擊已經「無關緊要」,攻擊中共已經是勢在必行,「現在是時候了,無論對國家短期有利還是對短期有害,我們都應對付中共,從長期來說這個問題太迫切了!我們不能再每年提供給中共5000億美金!」

同時,特朗普也表達了他對美中抗爭的態度,「我在迎戰中共,你們應該覺得高興,因為總有人要這樣做,必須有人做!我認為(讓中共在美國肆虐)是絕對不能容忍其發生的事情」。

特朗普說,「有看明白的人說,謝謝你做了這些,總統先生。我們正在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