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夏秋冬皆有月,秋月最是不同,「四時皆有月,一月獨當秋」,尤其是秋月中的八月十五中秋月,皓潔非比尋常,「尋常三五夜,不是不嬋娟。及至中秋滿,還勝別夜圓。」見唐代棲白〈八月十五夜翫月〉。

中秋詩情 一月獨當秋

中秋月自古以來就是不同,在天地間佔有一個特別的時空:

天將今夜月,一遍洗寰瀛。

暑退九霄淨,秋澄萬景清。

唐.劉禹錫《八月十五日夜翫月》

八月十五的月,在人心中點亮一個特別的角落,交織記憶、點著皎皎如月的心願:

碧落桂含姿,清秋是素期。

一年逢好夜,萬里見明時。

絕域行應久,高城下更遲。

人間繫情事,何處不相思。

唐.張祜《中秋月》

https://images1.epochhk.com/pictures/images-hk-epochtimes-com/山隔水,兩相思。圖為清‧王原祁〈秋山圖〉軸(故宮博物院提供)@1200x1200.?url=http://images.hk.epochtimes.com/山隔水,兩相思。圖為清‧王原祁〈秋山圖〉軸(故宮博物院提供)
https://images1.epochhk.com/pictures/images-hk-epochtimes-com/山隔水,兩相思。圖為清‧王原祁〈秋山圖〉軸(故宮博物院提供)@1200x1200.?url=http://images.hk.epochtimes.com/山隔水,兩相思。圖為清‧王原祁〈秋山圖〉軸(故宮博物院提供)

從夏商周三代開始就有秋天的祭月大典。華夏文化醞造了秋天賞月、作對賦詩的清雅風尚。唐代時,翫月成了一種賞景賞心的流行風尚。八月十五、中秋賞月翫月的名詩不少,歷代中,詩才瑰偉的詩人們還創作了不少才思縱橫、情懷灑落的回文詩,同時展現迴轉牽腸的情致!相思深濃處,秋月也將相思迴向人間。

「回文」中玩月《兩相思》

宋朝李禺有一首回文《兩相思》,正寫夫憶妻、父憶兒;回轉寫兒憶父、妻憶夫。語言曉白流暢、韻味反覆迴盪,真摯情感自然流露;同樣的文字、凸顯了兩廂世界的遙念,牽引著兩造惓惓相思,真是難得一見的好回文詩。

「兩相思」就是中秋月牽引的千古主題曲,中秋月光澹澹,年復一年將相思一遍又一遍地回味:

《兩相思》

(這邊夫憶妻、父憶兒。「壺」象徵一家之主。)

枯眼望遙山隔水,

往來曾見幾心知?

壺空怕酌一杯酒,

筆下難成和韻詩。

途路阻人離別久,

訊音無雁寄回遲。

孤燈夜守長寥寂,

夫憶妻兮父憶兒。

《兩相思》全詩回文往復,轉成兒憶父、妻憶夫的情境,「杯」(象徵妻)怕空壺,相思如訴:

兒憶父兮妻憶夫,

寂寥長守夜燈孤。

遲回寄雁無音訊,

久別離人阻路途。

詩韻和成難下筆,

酒杯一酌怕空壺。

知心幾見曾來往,

水隔山遙望眼枯。

回文詩詞.相思

宋代晁端禮寫過一首回文詞《菩薩蠻‧其四》,逐句回文,文字簡白,內涵情意和上述《兩相思》可以遙應。簾捲西風,鶯鶯、燕燕雙雙飛,問人間多少相思愁:

捲簾風入雙雙燕,

燕雙雙入風簾捲。

明月曉啼鶯,鶯啼曉月明。

斷腸空望遠,遠望空腸斷。

樓上幾多愁,愁多幾上樓。

捲簾風入雙雙燕,惹思念更上層樓。圖為清‧任熊《春人出簾花在波》(公有領域)
捲簾風入雙雙燕,惹思念更上層樓。圖為清‧任熊《春人出簾花在波》(公有領域)

回文詩中含「月」、詠秋月的,和中秋夜翫月黏合。往復回環的詩情,讓賞月更上層樓,「思念」也更上層樓。

還有一首《菩薩蠻》的回文詩詞,詞語淺白,一樣逐句回文。任它惡劣天氣風亂雨翻,秋水明如鏡,映照心海的明月為人代言:思念之心不隨風雨轉。這是另一位宋代詞人張孝祥填詞:

《菩薩蠻‧其二‧回文》

渚蓮紅亂風翻雨,

雨翻風亂紅蓮渚。

深處宿幽禽,禽幽宿處深。

澹妝秋水鑒,鑒水秋妝澹。

明月思情人,情人思月明。

回文詩.歸心

秋月喚相思,秋月更喚歸心 ,代代相傳。秋夜裏花月影,照映羈旅他鄉的「孤雁」,惹得思家的旅懷漫上心頭。萬代一秋月,遊子一歸心。

《秋夜月下有懷‧回文》:

幽情寫寄一書箋,

目送飛鴻度海煙。

愁客旅懷時序晚,

獨身人怨夜幽偏。

秋聲木落飄前砌,

月影花移漸上簾。

留滯此心傷遠別,

悠悠歧路隔長川。

明代陳大綸這首《秋夜月下有懷‧回文》是一首全文往復回文詩,回文同一心,幽幽箋書寄思鄉情:

川長隔路歧悠悠,

別遠傷心此滯留。

簾上漸移花影月,

砌前飄落木聲秋。

偏幽夜怨人身獨,

晚序時懷旅客愁。

煙海度鴻飛送目,

箋書一寄寫情幽。

回文詩.遠志

才氣縱橫的蘇軾,有《水調歌頭》「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譜了人間吟詠千秋月的心曲。他還寫有許多回文詩,其中這首《題金山寺回文體(補編)》中「遠浦漁舟釣月明、明月釣舟漁浦遠」明潔、澄遠的意境,高高澹澹。任它秋夜「傾山雪浪暗隨潮」,淡定自在一心,若輕鷗飛越千峰,乘明月遠離凡塵紛擾:

《題金山寺‧回文體》

潮隨暗浪雪山傾,

遠浦漁舟釣月明。

橋對寺門松徑小,

檻當泉眼石波清。

迢迢綠樹江天曉,

靄靄紅霞晚日晴。

遙望四邊雲接水,

碧峰千點數鷗輕。

《題金山寺‧回文體》回文,高澹的意境越展越高、越翻越遠。巧妙暗藏的疊字在回文中展露,其疊韻加深了情思回環反復蕩漾的韻味:

輕鷗數點千峰碧,

水接雲邊四望遙。

晴日晚霞紅靄靄,

曉天江樹綠迢迢。

清波石眼泉當檻,

小徑松門寺對橋。

明月釣舟漁浦遠,

傾山雪浪暗隨潮。

中秋明月 百歲幾夕

千古江山,幾番風月更迭,短暫人生,多少死生契闊?今月曾經照古人,古人不見今時月。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天地定律古往今來也不易,凡人又有誰脫離了此間定律?古來一聯中秋風與月,左相思右歸心,橫批定為「契闊惜緣」!

「一年一見最堪惜,百歲百夕能幾多;縱有明年似今夕,明年同會復如何?」這是宋代名臣梅堯臣給中秋月寄上的心情。「相思、聚散;聚散、相思」,橫貫千古萬代回環往復不息。縱然,明年或能再相會,也不復今年今月此時交會的光輝!百年緣、萬古機緣!誠心誠意珍惜此時此夜天、地、人一瞬的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