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太子站港警暴力毆打市民並傳出死亡消息整整10天後,港鐵才首次公開當日太子站內的閉路電視錄像(CCTV)截圖,但不公佈影片片段,以「閉路電視被損毀或塗污」為由未公佈警察施暴的場面,並指稱當日站內並無死亡報告,但此舉仍無法讓外界釋疑。

8月31日晚,疑似中共武警公安冒充的大批防暴警察及「速龍小隊」衝入港鐵太子站車廂內,暴打市民,多人頭破血流,有人被打癱在地上,被形容為「屍殺列車」。事後警方驅散太子站所有記者,港鐵事後更封站兩日,坊間傳言指當晚有人因而死亡。

港鐵姍姍來遲的公佈 無現場影片片段 無打人場面

雖然政府及警方連日來不斷否認,但仍未能釋除疑慮。公眾連日到太子站悼念疑似亡者,更跪求港鐵公開閉路影片。然整整10天後,港鐵才於10日公開了26張在8月31日太子站內的閉路電視(CCTV)截圖,卻以「片段涉及乘客私隱」為由拒絕公開影片片段。

港鐵公佈8.31太子站內一些影片截圖。(港鐵新聞稿)
港鐵公佈8.31太子站內一些影片截圖。(港鐵新聞稿)

而該批截圖並未能看到防暴警及「速龍小隊」暴力毆打市民的情況,港鐵在新聞稿內解釋稱,當日晚上太子站內共有3部閉路電視被損毀或塗污,故錄影片段並不齊全。港鐵還宣稱根據車站記錄,當日站內並無死亡報告。

港鐵指,根據車站記錄,由於太子站內當晚有多人受傷,警方評估當時太子站附近情況後,認為傷者不合適經該站出入口離開。港鐵因應警方要求,安排一列特別不載客列車供救護指揮官及救護員護送傷者由太子站前往荔枝角站,將七名傷者送往醫院治理。

港鐵指翻查有關車站記錄,當時有一班往中環方向的列車由太子站抵達油麻地站後,有人受傷,於是協助召喚救護車。據相關閉路電視記錄,消防處救護員在晚上11時31分將3名傷者以及一名乘客先後帶離油麻地站。

而對於港鐵以「片段涉及乘客私隱」為由拒絕公開影片片段。網站Webb-site則引述2000年高等法院上訴庭一宗案例為例。該案裁定個人資料可以通過拍照而蒐集得到,但這並不表示所有相片也一定是個人資料。換言之,如相片只顯示出某人的樣貌,但沒有包含該人的姓名或其它個人資料(即該人只是一個「匿名拍攝對像」),這幅相片一般不會被視為個人資料。

在港鐵公開該截圖之後,連登隨即公佈831當晚「社會記錄協會」所拍攝到的影片,綜合數位在場人證,分析並公佈3位沒有出現在被捕名單中的被捕人士容貌衣著。包括一名參與救人的被打致頭破血流的墨綠上衣男子、一名一度手腳僵直呼吸困難、懷疑有恐慌症灰背心肥身材男子、以及一位被毆打致昏迷不醒的黑衣男子。

媒體記者公佈救援影片

10日,南華早報記者alvin llum在個人推特獨家披露了油麻地站和荔枝角站的兩段現場影片,其中油麻地站外的影片顯示,有3位傷者被帶離。其中一人坐靠在擔架上,顯示3人全部都是頭部受傷,綁繃帶。

Alvin llum在獨家獲得一段目擊者拍攝的荔枝角站的現場影片,顯示9月1日凌晨1時到1時50分之間,有7輛救護車到現場拉人。

早前消防處回覆查詢時指,星期六晚11時05分接報,12分鐘後抵達現場,警方當時指太子站附近不安全,傷者不宜經該站出口離開,港鐵之後安排了特別列車,護送7名傷者前往荔枝角站,當時7名傷者中,有3人傷勢嚴重。然而首輛救護車離開荔枝角站的時間是星期日凌晨1時42分,距離接報已經過去了2小時37分鐘。

警察成為鎮壓人民的武器。8.31在太子站內發生的事件成了整個運動的轉折點。

自從8.31以後,太子站每日都有人到現場獻花悼念疑死於警方暴行的市民。早前,有一名女市民接受外媒記者採訪講述,她自己一位朋友死於8.31警方襲擊,年邁的父母去討要屍體也被軟禁,憤而發聲。影片在社交媒體上廣為傳播。


香港觀塘社區主任梁翊婷也曾在IG發文,稱有街坊親口跟她說,有位做殮房的朋友告訴他,太子站共死了6個人,都是斷頸死。

香港政府擁有超過七成股權的港鐵,在這次反送中運動中,多次因為與警察配合,而遭到示威者抨擊,包括隨時將部份出入口關閉涉嫌設局困住示威者,從而協助警方在地鐵站和進入車廂內肆意暴力毆打示威者和乘客,並且又在沒有任何理由下關閉整個車站,似乎刻意對一般民眾造成不便,而將責任推卸給示威者。

7.21元朗黑社會與警察涉嫌勾結事件,列車車長在明知車站內已經有白衣黑社會分子群毆乘客,還堅持要所有在車廂內的乘客下車,被示威者批評無異於送羊入虎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