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是一個融合東西方文明精華的城市,更是世界金融中心,對政治一貫冷默的港人,在近期的反送中運動中,從「不問世事」到「勇武抗爭」。

針對「勇武派」與「和理非」截然不同的抗爭風格,專家分析,香港這兩股勢力顯示,香港人不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任人宰割的,而是既做出適當反抗,又控制在理性和平與「接近暴力」的「零界點」上。這說明「香港年輕人,他們非常了解中共」。

香港從不熱衷政治運動,到現在成為熾烈的反共先鋒,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西藏近代歷史學家達瓦才仁接受大紀元專訪說,如果沒有「勇武派」,只用任人宰割式的和平方式,來面對中共兇惡武警,恐怕就被掃平了。「中共是不跟你講道理的,它是跟你講實力的。勇武派展現了香港人的實力,而且在到達暴力的臨界點退回,是一種很好保護自己的方式。」

至於「和理非」的方式,達瓦才仁認為,這是現代文明社會普遍接受的原則,不過一直有爭論的是甘地的鬥爭方式,只能對付英國式民主政府,「對付中共這種集權政府無用。」

他提到,「勇武派」的做法,以及「和理非」的群眾方式,兩方是相輔相成的,若單只存在任何一種,運動很容易越界,或是被中共快速壓制消弭。

香港人這次「和理非」和「勇武派」互相掩護的新型抗爭手法,令中共進退維谷,鐵拳無法施展。他認為,這批李小龍的傳人,立下了民主抗爭運動的「截拳道」戰勝專政鐵拳的「輕武裝」經典戰役。

逃離中共專制 卻驚覺香港已不安全

為何說香港人了解中共?達瓦才仁認為,目前香港的居民,大多都是在中國遭受打壓而逃出去的,更多是拋棄在中國的官位拿著單程簽證到香港,無論是合法或非法方式,都是想盡一切辦法、冒著生命危險來到香港,目的是希望獲得新的生活。

「他們當初離開中國,正是因為了解中共。」毅然決然放棄一切事業、官位,去求得香港平民這樣的身份,「有些人是在中共統治下遭受到苦難所致」,香港是他們認為比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相對來說比較好的一個地方。

這次引發如此大的抗爭活動,特別是許多年輕人站出來,並非只是因為《逃犯條例》的推行,而是長久以來對中共管治的方式,就如同中共對待西藏、新疆採用「蠶食鯨吞」的手段推行其政策,對其所作所為感到反感、累積怒氣。

「從中國到香港的人們,已經看到過去他們所熟悉的一切,意識到他們當年冒著生命危險拿到的香港居留權利,及好不容易獲得的自由即將失去。」

武警混入群眾 施暴惡行 暴露無遺

這次運動還有另一項特點,就是民眾拍下許多現場影片,讓中共惡行暴露在世人面前,導致它鎮壓也不是、退讓也不願意,進入到一種死局的狀態。

反觀中共派了那麼多的人到香港,故意引起爭端,目的想要把香港人激怒,再找藉口鎮壓,但勇武派很清楚知道界限在哪,他們是勇敢的抵抗保護自己。

這些年輕人既了解中共問題,又了解香港地位對中國而言,是一個會下金蛋的雞,不能肆意地象對西藏、新疆的方式打壓。

他認為,正因為有勇武派,讓中共無法用「低武力」來掃平抗議民眾,但又無法用高壓的鎮壓模式來對待反送中抗議爭,相信這是香港基於對中共本質理解後,目前做出最好的應對方式。

中共對付香港人的策略

「中共是要把母雞殺掉嗎?還是要金雞蛋?」勇武派把握了這一界限,若要金雞蛋,就必須讓香港人民擁有自由生活與尊嚴,否則跟你同歸於盡,以此迫使中共政權作出選擇。

達瓦才仁分析,中共目前的策略,是想用傾國之力對付香港城市,並耗到香港人精疲力盡,讓香港市民對混亂秩序感到厭煩,讓未出來抗議的500多萬港人,對出來抗議的200多萬港人產生矛盾,然後由港人自己出面擺平紛爭,中共正在做這樣的夢想。

不過香港人對中共了解,從年輕人的決心,以及香港市民的狀況可看出,港人的勇敢、耐心,以及他們的聰明,真是令人敬佩與讚歎。

達瓦才仁認為,這是從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面對人民反抗,首次出現束手無策的地步,「這是破天荒對人民低頭、作出妥協,這是第一次。」從過去的歷史脈絡以及行為來看,這次撤回已算是作出讓步。「中共想制服香港的夢想已經破碎。」

台灣有福報 不會步上香港後塵

今日香港的遭遇,讓世界也關注台灣的安危。近日世界最宜居國家排行出爐,台灣因為品質良好、價格實惠的醫療資源,獲得第一名全球最適合居住城市的殊榮。

達瓦才仁談到,「台灣不管從人文、地理、環境,以及自由民主等各方面,真的是非常好的地方」,但正因台灣人享受這樣的地方,就無法理解中共有多壞。

「其最壞的理解程度,是超越台灣人的想像的」,即使台灣處處受到中共打壓,達瓦才仁說,以台灣人的福報,善會戰勝邪惡,他不擔心台灣會步上香港後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