賦予香港高度自治的「一國兩制」模式與北京的專制體制本身極為矛盾,然而,維持香港的現有體制無論是對香港還是對大陸來說,都至關重要。

《華爾街日報》9月9日發表分析文章認為,中國對香港的依賴要比表面上看起來的更深,破壞香港可能會對中國搖搖欲墜的金融體系產生不可預測的影響。

北京和香港之間的關係現在面臨自1997年主權移交以來的最大考驗。自6月以來,香港爆發了反對港府修訂「引渡條例」的大規模抗議活動,而現在這個抗議已經演變成了更廣泛的民主運動。許多人擔心,北京最終可能會直接干預。

《華日》表示,直接干預對於北京來說將是一個巨大的風險,不僅會有政治風險,而且對於中國的全球經濟抱負、金融穩定,以及吸引外國資本和專業技能來推動自身增長的能力方面,都會帶來風險。

報道說,雖然香港對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的貢獻從1997年的20%下降到今天的近3%,但香港仍然是中國經濟的核心。它是中國與全球資本市場的主要接口,是多數外資在中國投資的渠道,也是中國的銀行以及房地產開發商獲得資產負債表重要資產的來源。突然中斷這一切將對中國自己搖搖欲墜的金融體系產生不可預測的、或者無法控制的影響。

此外,中共大陸本身不願推進改革,只會讓香港作為大陸與全球資本市場之間的一個緩衝區更具價值。繼上海股市崩盤和2015年中國貨幣危機之後,中共逐步收緊對進出中國的資本流動的控制。香港金融市場與大陸市場之間的「聯繫」是外國投資者購買中國資產的最簡單途徑,而以香港為中心的離岸人民幣市場為北京提供了其它方式來阻止貨幣投機者。

報道表示,雖然香港在法律上是中國的一部份,但在英國於1997年將香港移交給中國時,中共曾保證香港「高度自治」,50年不變,以此作為移交條件。因此,香港有著自己的一套西式法律體系,自己的一套貨幣和貿易協議。美國和其它主要大國將其視為一個區別於中國大陸的獨立區。如果美國重新考慮這種地位,正如美國議員們在中共當局對香港採取侵略行動時警告的那樣,香港可能會失去「獨立關稅區」的地位,屆時,美國對中國商品所徵收的關稅也同樣在香港適用。不僅如此,香港也會受到美國的技術出口管制。

《華日》還說,如果外界對香港失去信心,其所帶來的金融影響要比對貿易的衝擊嚴重得多。過去二十多年來,中國投資流入香港十分龐大,這也是為甚麼房地產價格如此昂貴的一個原因。如果港元與美元不再長期掛鉤,中國房地產開發商和銀行可能會遭受嚴重損害。如果人民幣同時受壓貶值,或者有國際政治壓力削弱了中國公司的美債再融資能力,那麼這種影響可能會被進一步放大。

即使假設香港直接的金融動盪可以得到控制,但香港現狀的任何變化都會造成嚴重的長期損害。大約60%的外國直接投資是通過香港進入中國的。投資者喜歡通過香港將現金輸入大陸,因為香港的法律和監管體系再加上中國富人和一些中國公司與香港都有關聯,這意味著投資者們在發生糾紛時可以有真正的追索權。

《華日》說,無論是新加坡還是上海,都不能提供一個和香港一樣的組合(該組合包括法治、開放資本帳戶、穩定貨幣等)。如果投資者認為香港不再是進入中國的可靠基地,外國在中國的投資可能會受到一個重大的、永久性衝擊。

全球三大評級機構之一惠譽評級(Fitch Ratings)上周五(9月6日)發表報告,指出中國大陸對香港的影響越來越深,決定調降香港的評級。

惠譽的報告指出,香港幾個月的持續衝突,正在測試「一國兩制」框架的底線及韌性,雖然預計這個框架將保持不變,但香港在經濟、金融、社會政治方面與中國大陸的聯繫將逐步密切,這意味著香港越來越被整合進入中國的國家統治體系當中,也將帶來更大的體制以及監管挑戰。這令香港與中國大陸之間的評級差距越來越小。

《華日》認為,雖然情況惡化會令香港人損失很多,但北京對香港的依賴程度遠遠深於表面上可能呈現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