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條波羅的海之路

前蘇聯、羅馬尼亞、匈牙利、捷克、波蘭,在每一頭共產暴政復亡之前,各國的人民高舉各自裁成的旗幟,大力揮舞著,把歷史朝前推進。

對於中共,前蘇聯的垮台是一面驚心的鏡子。1991年5月9日,蘇聯最後一個十月革命節。成千上萬的俄羅斯人來到了紅場,手舉旗幟和巨幅的標語,震耳欲聾的抗議響徹天空。

戈爾巴喬夫被迫走下典禮台返回克里姆林宮,原定的紅場閱兵被迫取消。半年後的聖誕節(《歡樂頌》之後的又一個聖誕節),戈爾巴喬夫被迫辭職,並宣佈解體蘇共。著名的蘇共解體宣言中有這些話:

「在世界的各個角落,只要出現共產黨就會出現內戰,饑荒和恐怖。為此,我們在克里姆林宮真誠地向全世界上受共產黨迫害的人民和國家道歉。現在我們鄭重宣佈:

前蘇聯共產黨的所有組織全部解散,從即日起前蘇聯共產黨的任何活動都是非法的,並要受到法律制裁;

一切參與過暴亂的黨徒立即到指定機關自首並聽候處理;

沒收前蘇聯共產黨所有財產並為俄羅斯國家所有。」

戈巴喬夫結束辭職演講,象徵毀滅的鐮刀錘子旗幟下降,給世界帶來深重災難的前蘇聯從此從地球上消失了。

在正式解體前,蘇聯早已分崩離析。1980年代末期,戈巴喬夫開放了解密材料,其中列寧的解密材料讓人們看清了共產黨的真面目。蘇聯共產黨員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壓力,深恐自己要為黨過去所犯的錯誤負責。

有勇氣的人們開始退黨。隨著「共產黨完蛋了」的信號越來越強烈,人們宣洩隱忍多年的憤怒,公然侮辱、攻擊共產黨員。1990年,蘇共二十八大後,葉利欽退黨,引發了蘇共退黨熱潮。

盧布貶值、物資匱乏,加上美國的經濟圍堵政策,前蘇聯如一頭被圍困的傷獸。然而真正推倒這頭怪獸的,是蘇共70年來恐怖統治下的道德危機。面對極度匱乏的物資、慘澹的生活、冷漠和不信任,人們心中對前蘇聯的審判揭開了序幕。

最早吹響了前蘇聯解體的號角的是波羅的海三小國:立陶宛、拉脫維亞、愛沙尼亞。1989年8月23日(我們應當留意,這是六四之後兩個多月),200萬人手牽手組成一個600公里的人鏈,穿過波羅的海三國。

一個個人民牽手穿過廣大的土地,在圖像中,每一個人都是一個個性鮮明的個體。每一張臉都值得銘記。這和共產極權統治下人的個體被抹除不計是一個絕對的反差。這就是著名的波羅的海之路。

6個月後,立陶宛宣告獨立,脫離蘇聯加盟共和國。之後不久,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也宣告獨立。以這條堅毅的人鏈,波羅的海三小國從前蘇聯的恐怖鍵鏈抽身,啟動了蘇聯的解體。短短幾個月之內,烏克蘭等蘇聯各加盟國紛紛宣告獨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滅亡。

在亞洲,波羅的海三小國有一個對映的鏡像:生活在中共政權陰影下的港澳台。2004年,在波羅的海之路的啟示下,200萬台灣人手牽手護守台灣,築起一條500公里長的人鏈,抗議中共政權對準島嶼的兩千枚導彈。

五千年中華文明的命脈:台灣,屹立在紅色中國岸邊,如一座堅貞的民主的燈塔。受到天安門運動的啟迪,六四第二年,台灣發生野百合學運,一步向前,深化了台灣民主化的進程。2014年爆發更成熟的太陽花運動,學生佔據立法院議場24天,阻遏了服貿協議,有力的延緩了中共滲透的步伐。

在福爾摩沙美麗之島,遊行是街頭常見的風景。在這亞洲第一個民主國家,一次次的抗爭遊行有如嘉年華會,人們自製三丈高的旗幟在風中飄,手拿鍋盆敲打著,少女把國旗貼紙貼上臉頰,浩浩蕩蕩去遊行。

在太陽花運動時,年輕人一舉攻入了立法院,又一個個在夜裏衝鋒陷陣一般踏過鐵絲網路障,攻陷了行政院,拒絕那一匹中共政權兵臨城下的木馬。

太陽花運動半年後,紅色監控帝國陰影下的另一個地區:香港,展開了「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要求實行普選。「佔中」和2003年50萬人在七一穿黑衣遊行,抗議《香港基本法》相輝映,是香港人對北京有力的抗爭。

今年,一波接一波波瀾壯闊的「反送中」大遊行把香港帶入了一個全新的時代。和台灣人嘉年華會一般的遊行異曲同工,歷年來,香港人的遊行充滿了創意,他們的標語生猛活潑,散發出一股強勁的生命力。

港台這一雙唇齒相依的命運共同體遙相呼應。香港百萬人大遊行後,台北十萬人走上街頭,抗議紅色媒體的滲透。兩岸開通以來,來自海峽對岸的侵蝕已白熱化。報紙、電視台、文化界一一淪陷,中共掌控了島嶼的輿論生態。

在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上,十萬人冒著大雨集會,守護台灣民主,抗議中共的銀彈攻勢及無孔不入的心理戰。這是新世紀中華人民共和國對中華民國又一輪的侵略。

在這一輪的侵略中,入侵者的武器是輿論控制、心理威脅、權利的誘惑、三千枚飛彈導彈,和有如一個兵團一般,人民幣培育出來的各界代理人。島嶼已進入緊急狀態。

前葡萄牙殖民地澳門有著馴良的解放區形象。淪陷後,澳門被打造成世界最大的賭城,有11家賭場,成為中共滾燙的吃角子老虎機。然而一如香港,節節淪陷的景況催生了澳門人的抗爭。

2014年5月,兩萬澳門人展開「反離補運動」,反對「高官離補法案」。七千人包圍立法會,人們身穿白衣亮起手機,高舉手上的水樽,在一片「水晶燈」海中高呼「撤回」、「撤回」。這次抗爭被視為澳門邁向民主的一塊基石。

這些遊行集會展現了生活在港澳台的人們活潑生動的個體。正如當年的波羅的海三小國,這唇亡齒寒的三城煥發出無限的生命力,互相激盪,啟動了拆卸中共這頭怪獸的工程。

野火燒 赤龍亡

近年來,沸騰的民怨早已在大陸升起。從南到北,中共深陷在四起的烽火中。在今天紅牆覆亡的前夕,出現了一個接一個震撼的景象。

2018年,各省老兵維權,如烽火燒遍神州大地。越戰、朝鮮戰爭老兵穿著當年的草綠色軍服,扛起一面面大血旗走過馬路,有如一幕超現實的景象,把中共一心想叫人忘記的歷史翻了出來。

這些復員老兵被遍地的貪官奪去了工作、土地、撫恤金,成了一無所有的人。他們穿上草綠色軍服在國土四方流浪乞討,老去的身軀在風中站得筆直,向鐵腕中人們放下的人民幣行一個完美的軍禮。一次又一次,千萬名老兵穿越國土,輾轉集結在四方告急的城市中,和昔日的同袍站在一起維權,相濡以沫。

當老兵穿上昔日的軍服,戴上以生命換來的徽章,在國土四方乞討維權,紅色中國恥辱的傷口被攤開在日光下。而當黨派遣黑社會打手衝上去,把這些昔日保家衛國的老兵,這些「最可愛的人」打的一臉是血,跪倒地下,距離共產政權滅亡的日子就不遠了。

P2P爆雷後掀起的受害者自殺潮是近年另一壯烈的民間維權。P2P爆雷是中共在背後一手操作的,利用P2P平台轉嫁金融危機,把銀行的呆帳轉嫁到百姓身上,在達到目的之後把平台引爆。受害者有上千萬人,多是新興的中產階級。紅色中共改革開放四十年之後,一部份老百姓終於富裕起來,可一轉眼,養肥了的羊又成了待宰的羔羊。

正如中共在過去歷次的運動中消滅了商人、地主、知識份子、工人,這一回,在它成為世界經濟大國之後,消滅中產階級是崛起的紅色政權真正的目的。在P2P爆雷後一個接一個自殺的受害者是一個不祥的預兆。當這些社會中堅份子在絕望中自殺,距離中共滅亡的日子就不遠了。

在這些老兵和中產階級的故事背後,是神州大地破碎的山河。黃河母親河斷流;上億畝糧地被圈被毀,農民流浪入城市、礦坑。

根據中共水利部報告,2018年,全國水土流失面積273.69萬平方千米,是全國國土的28.6%;紅色中國近三分之二地下水和三分之一地面水人類不宜直接接觸,要想淨化已滲透到深層的地下水污染需要1,000年(《2014中國環境狀況公報》)。冬天,有毒的陰霾復蓋三分之一國土,空氣中浮滿了細小的PM2.5,吸入體內危害人體,紅色中國成為致癌率最高的國家。

這神賜的古老土地瘡痍滿目,佈滿了現代科技留下的廢墟、污染,幾世代都無法恢復。共產黨有計劃的,一步一步的摧殘這塊神聖的土地,一如它摧殘這塊土地上生活的人,這塊土地上深厚的傳統。

不可避免的,在這毀壞的山河上生活的人們病了。一瀉千里的道德大危機如癌症一般在國土衍生。假疫苗、毒奶粉、紅黃藍幼兒園事件、豆腐渣工程戕害著下一代。

冷漠、腐敗、道德淪喪、信任危機 — 正如末日時分的前蘇聯,最終,這人心的病變將成為中共的掘墓人。在極權中國的暮色中,心癌正一下一下挖掘著中國共

在這些看得見的傷口之外,是一個巨大的,看不見的傷口。這傷口隱藏在地心深處,迤邐數千公里,跨越20多省,被稱做「地下萬里長城」,也叫「地下核長城」,藏匿了大量核子武器。

這條核隧道由幾萬名軍工花了三十年完成,對全世界是一個巨大的威脅。部份核長城被用作地下集中營,作為活摘器官的供體庫,關押法輪功學員;部份作為公共空間使用。

這一條巨大的核隧道埋藏在神州大地的地下,如一條巨大的黑龍盤旋在地心,毀壞了神聖國土的自然生態,從深層改變了古老文明帝國的地景。

這是一條罪惡的黑暗隧道,關押了數量龐大的法輪功學員,他們體內的心、肝、腎是立等可取,標上高價的貨品,販售給來自世界各地的病患。在這黑暗隧道中發生的事慘絕人寰,無法以人類的語言形容。(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