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已經連續3個月,示威人群不斷擴延。全球輿論關注中共正在破壞「一國兩制」。有專家分析說,中共的政治和經濟精英,對香港有著複雜的利益糾葛,暴力鎮壓反送中運動,破壞了香港獨立與管控之間的平衡,因此也威脅到來自中共精英的財富。

日前《華盛頓郵報》發表柏林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的學者賓德(Andrea Binder)的分析文章說,人們或許忽略了一個重要因素:中共富裕精英在香港擁有巨額資產,如果香港陷入混亂,「一國兩制」名存實亡,他們的財富避風港將不復存在。

賓德對德國之聲說,對中國富人來說,香港作為投資地極具吸引力,因為香港是一個離岸金融中心,有多樣的投資的可能性、法治安全和稅收優惠,在這裏投資會讓財富增加更快。

由於中共在經濟中的重要作用,富裕階層的很多人,同時也是中共高官,政治和經濟精英的聯繫十分密切。問題在於,香港的離岸中心地位,在「一國兩制」下才能發揮作用,因為香港擁有獨立的的司法體系,還有獨立貨幣,中共資本管控鞭長莫及。

賓德分析說:離岸中心的作用就在於讓資產所有者隱身,讓人無法看到哪個個人在這裏擁有財產。顯然,投資香港的中共精英中,不乏在黨內具有影響力的人士。

而這些人對香港的態度是矛盾的。因為從長遠看,保護自己的資產和進一步加強對這個離岸中心的控制,兩種可能性似乎不可兼得。

賓德認為,中共的政治和經濟精英對香港有著更複雜的利益糾葛。暴力鎮壓示威運動、或香港治理方式的巨變,將破壞香港的獨立與管控之間的平衡,因此也威脅到來自中共權貴的財富。

8月12日,反送中團體「G20團隊」進行集資活動,於全球各大報紙刊登新聞控訴港警暴力,希望爭取各國支持香港,8小時募集近200萬美金。據傳,其中一半募款來自中共在港紅色權貴。

美國制裁 中共權貴在港資產難保

香港著名雜誌《前哨》主編、雜誌社社長劉達文先生日前接受大紀元專訪時,分析中共為維護自身利益,也不敢貿然出兵香港,只能對港人採取恐嚇威脅,實施內部份化的策略。

派兵不符合中共利益,在其內部無法獲得共識。「因為中共的貪官、包括些權貴家族,包括整個政治局委員層面全數都有利益在香港。」他舉例說 ,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和大陸富豪關係密切。還有很多權貴家族,都有香港身份證,都有資產在香港。

他表示,以前中共權貴家族的資產和家屬都往美國那邊沖,但目前形勢不同,他們不可能再去美國和加拿大等地,華為孟晚舟事件就是明證。

所以對那些貪官的權貴家族,他們目前在全世界唯一最安全的地方就是香港。如果搞砸了香港,他們自己貪污腐敗這麼多年的成果,都要泡湯。所以出兵一事,中共內部各種阻力是很大的。

他分析說,第二個因素就是中共是一個最要面子、最講虛榮的政權,如果出兵了,就等於宣佈中共自己創造的「一國兩制」死亡,這在國際上和在國內都講不過去。

其次,中共無法承受國際制裁 。劉達文說,如果香港被戒嚴部隊佔領,整個香港就成了死城,無法恢復原貌。另外也一定會牽扯到外國的制裁,特別是面臨美國制裁。「美國一定會派航空母艦來香港附近的。」

再加上包括英國、加拿大等各個國家也有數十萬僑民在香港,香港也無法承受如此多人數突然撤離香港。

在香港某家媒體工作過,現穿梭於中港之間傳媒人陳先生相信,「香港事件會加速中共敗亡」,其效果等同於納綷德國時的諾曼底登陸事件。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因為美國擬出手制裁香港,令中共非常害怕。

他說,「美國一說要重新審核《香港關係法》,然後再出一條香港人權法案,這個真的把中共嚇壞了,然後外交部多次嚴正抗議。

他分析說,中共害怕美國制裁香港,是因為中共的權貴家族在香港有非常大的利益,香港早就成了中共的洗錢天堂。

陳先生說,「如果把香港變成大陸的一個城市,在中美貿易戰的大背景之下,整個香港的自由港地位就全部完蛋。外資撤資,權貴也不傻,也會跑。他們的利益根本沒辦法得到保障。」

再加上美國早先還出了一個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要求對迫害宗教團體,包括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中共官員列入名單,凍結他們在美國的所有資產,以及他們家屬的所有資產。那等於是沒辦法跑了。#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