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中美貿易戰和香港「反送中」運動持續升溫之際,中共官媒熱炒美國聯邦快遞公司(FedEx)涉嫌「往香港郵寄刀槍」事件。對此,有分析人士認為,這宗事件非常蹊蹺,其背後勢力試圖利用國家機器,利用中美兩國角力的政治因素,將聯邦快遞攆出中國,自己「悶聲發大財」。

中共新華社官方微博9月3日發佈消息稱,聯邦快遞(中國)有限公司「涉嫌收寄寄往香港的管制刀具」,涉案物品已暫扣,相關調查正在進行中。

央視隨後發表評論稱,「這是聯邦快遞繼6月承運美國客戶寄出的內有槍枝的包裹之後,再次頂風作案。」

儘管中共官媒沒有提供關於這個快遞包裹的更多細節,但在其報道中已經明確指出聯邦快遞收寄的刀具是「寄往香港」。而香港目前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反送中」運動。

美國聯邦快遞公司當日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包裹是由正規託運人寄出,由聯邦快遞按照我們的常規流程和程序移交給有關當局。這個包裹從來沒有離開過它的寄出城市,從來沒有被送達過,而且一直留在當局手中。」

正值中共官方借香港「反送中」運動對內進行「愛國主義」宣傳之際,上述官媒報道再次引發中共「小粉紅」們沸騰。但也有不少網民理性表達個人看法:「從京東淘寶都可以買刀,國內快遞公司照樣郵寄,但從來不過問,可見甚麼居心路人皆知。」「美國企業離開中國,特朗普一定開心了。」

對於中共官媒的報道,網民「桃子男」表示:「聯邦快遞中國有限公司聲明包裹在收寄過程中自己查出管制刀具,並交給相關部門,《人民日報》作為中國第一大報怎麼能這樣不調查就發表這樣的文章呢?」

他說:「聯邦快遞在中國各地僱用大量快遞人員,如果我們對這個毫無背景的企業打擊,導致企業無法正常營運,退出中國,則導致眾多快遞人員失業,這個《人民日報》考慮過嗎?」

就在上月18日,福建警方發佈通告稱,「福建某運動用品公司收到由美國聯邦快遞公司承運的一美國客戶寄出的快遞包裹,內有槍枝。」

在警方通告中,同樣沒有提供關於這個快遞包裹的更多細節,似乎又是一個「無頭案」。不過,在中共新華社當日的文章中卻顯露端倪。

新華社官網刊文稱,聯邦快遞三十多年前就已進入中國,應熟悉中國法規。但是,自美國政府今年5月將華為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後,聯邦快遞便對華為公司快件「做手腳」。中共官媒指其「頂風作案」。

美國政府於5月15日將華為納入出口管制「實體名單」(Entity List),隨後多個國家及地區的科技巨頭配合華府禁令,暫停與華為的業務往來。此後,中共官媒對美方的咒罵到了幾近瘋狂的程度。

「聯邦快遞郵刀槍」事件背後的利益鏈

對於上述中共官媒報道的「聯邦快遞郵刀槍」事件,時事評論人士江峰在9月6日《江峰時刻》節目中表示,從上述一系列事件來看,中共試圖將聯邦快遞攆出中國。

那麼,聯邦快遞如果被攆出中國,它的市場誰有可能接盤呢?

江峰提到了中國快遞巨頭——順豐公司。他說,2017年,「博裕資本」絕對控股的「寧波國開」通過「元禾控股」成為順豐上市的四大投資方之一(25%的股份),而博裕資本的老闆叫江志成,他的爺爺是前中共黨魁江澤民。

江峰表示,中共當局指責聯邦快遞「郵寄刀槍」等事件,都非常蹊蹺。他認為這宗事件的背後是在利用國家機器,利用中美兩國角力的政治因素,趕走所謂的「反華勢力」,「悶聲發大財」(江澤民語)。「孫子」(江志成)似乎學到了「爺爺」(江澤民)的要領了,但是「孫子」卻多了一個金融槓桿。

順豐大老闆之一是博裕資本,而博裕的實際控制人是江澤民長孫江志成。(新紀元提供,合成圖片)
順豐大老闆之一是博裕資本,而博裕的實際控制人是江澤民長孫江志成。(新紀元提供,合成圖片)

公開資料顯示,順豐公司總部位於深圳。截止今年2月,順豐全貨機數量已達52架,營運規模位居國內第一位。順豐控股3月發佈年度報告顯示,2018年度實現營業收入909.43億元。

今年6月,在大紀元網站發表的《內幕:江志成和博裕的斂財三部曲》一文中說,博裕資本除了投資阿里巴巴之外,還參與了二十多家公司的項目融資,覆蓋高科技、生物藥業、銀行、零售等領域,在國內資本場幾乎無孔不入。

博裕資本的賺錢術並非本身投資高明,而是以權換錢,靠低價買入、高價賣出獲得回報,結局通常是「割(散戶的)韭菜」。比如:博裕參股的順豐快遞,在2017年才借殼上市,不到兩年(2019年4月3日)在發佈年報不久,順豐的四大股東就拋出百億減持計劃,讓2017年上市時接盤的三萬多名散戶成為名副其實的「韭菜」。

「圈錢、套現、走人」三部曲一直是博裕資本撈錢的常態。任何一家國內或國外的大型私募基金都不可能在中國複製「博裕模式」,在紅色家族影響力下,既能頻繁地參與大規模的項目融資,亦能保障收到高額的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