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香港反送中持續3個月,中共最高層官員終於在9月6日有了公開表態。李克強在會見到訪的德國總理默克爾時表示,希望香港「避免出現動盪」,中央維護「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支持港府「依法止暴治亂」,恢復秩序。

9月5日,美國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表示下周國會復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將是民主黨議員推進的首要任務之一。中美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官員前天表示,希望港府解決港人提出的五大訴求。

撤回修例,儘管與香港民眾五大訴求還有很大距離,但就目前來說,已經是港府和北京的雙重失敗了。那麼促成北京「突破底線」讓步、使中共和港府失敗的原因是甚麼呢?

北京不得不「突破底線」

相對於之前中共官媒「止暴治亂」連篇累牘地評論,中共媒體在「撤修例」這個重大決定上都噤聲了。

有港澳問題學者表示,北京對撤回修例避而不談,可能是因為這個做法是當局「相當難」的政治決定。一旦撤回修例,那麼此前所做的一切,包括推動修例的合法性和正當性就被否定了,而且未來還可能面臨著對始作俑者的問責。某種意義上說,這個決定可能「突破了底線」。

至於為甚麼選擇現在成為風波的轉折點,學者認為北京可能有兩點考慮。

一個是香港的局勢可能遠遠超出了預估。「撤回修例」的正當性,北京當局未必認可。但事已至此,巨大的民意就是政治,哪怕是被認為「不合理」的訴求,北京當局也必須要有所回應。

另一個就是十一快到了,中共要在這個篡政70周年的日子,舉行各種活動。而香港民眾的抗爭,已經進入了長期化,用港人的話說,就是「不撤不散」。眼見中共無法擺平香港事態,而中共文宣系統已經進入了維穩階段。在還剩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裏,如果還不能緩解香港的激烈對立局勢,必定會衝淡中共的各種安排。所以北京必須迅速作出回應以平息事態。

中美暗中互動

這是一種分析,但不是唯一的。外界注意到,就在9月初,中美之間曾有一個不太讓人注意的互動,之後北京和港府就出現了一些變化。

9月2日,也就是林鄭宣佈撤回修例的前一天,美國農業州的兩名美國共和黨參議員斯提夫‧戴恩斯(Steve Daines)和大衛‧珀杜(David Perdue)去了北京訪問。到中國後,負責接待他們的是中共人大委員長栗戰書、副委員長王晨和中共副總理劉鶴。

兩位議員回國後表示,他們這次中國行的目的,就是支持特朗普為美國尋求公平競爭的環境,此外雙方還談了安全問題。

特朗普在3日告訴記者,應中方的要求,他批准了這次會面。

如果雙方真的是只為談貿易,作為中共最高的經貿官員,劉鶴接待是理所當然,或者再加上一些其他的經貿官員,根本用不著栗戰書出面。

也就是說,這個安全問題,可能需要栗戰書來談。那麼安全問題,有沒有可能包括香港問題呢?戴恩斯曾在5月23日聯合簽署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給林鄭的信函中,要求林鄭撤回《逃犯條例》。

8月21~24日,他又和多位國會議員在他自己的家鄉蒙大拿州召開圓桌會議,聽取香港兩派議員對《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的意見。

這不難讓人聯想到,這次北京會談,《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很可能成了北京忌憚的殺手鑭!

大家知道,中方這三個官員,都是習近平的親信,完全可以替習近平談一些有深度的話題。

這兩位議員在北京會晤後,北京那邊的確有了兩個明顯變化。一個是改變了之前對貿易戰的強硬語態,表示願意與美方談判,這證實雙方確實談到了中美貿易問題。另一個變化,就是林鄭宣佈「撤回修例」。林鄭的這個動作是很突然的,之前沒有甚麼跡象。

是巧合嗎?那也未免太巧了。不過沒有更多的消息,我們也只是做一些分析。究竟與這兩位議員到訪北京有多大關係,還需要繼續觀察。

美國官員施壓

這兩位議員在北京會晤後,特朗普在林鄭宣佈撤回修例後的幾個小時,發了一條「莫名其妙」的推文。「對中共就是要強硬,像我現在正在做的一樣」。特朗普沒有說對中共強硬,究竟是中美貿易戰還是香港反送中。但是就這個時機來看,很可能是兩者都有。

表現更強硬的,應該說是美國國會的議員們。

5日,美國國會參議院民主黨領袖查克·舒默說,民主黨會優先處理香港問題的同時,也向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提出要求,希望他「儘快將《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納入議程」。

其實在林鄭宣佈撤回修例的當天,麥康奈爾已經發推文,向中共發出了嚴厲警告。他說對中共鎮壓香港人和平維權,美國必將做出重大回應,「中國(中共)政府正在玩火」。

另外,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已經表示,會繼續推動《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她在4日聲明表示,國會必須做更多工作,推進這項法案,以震懾中共未來可能的鎮壓舉動。從而充份實現香港人民對「一國兩制」原則所保障的真正自治的願望。

還有國會資深參議員魯比奧(Macro Rubio),他也在不斷發聲。對港府撤回惡法作出回應之後,又在《華盛頓郵報》撰文,表明美國可以靈活應對中共的選擇,也呼籲國會儘快通過兩黨提出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前天,參議院有三個不同主題的聽證會,但關注焦點都是香港危機。參加聽證的學者認為,香港的形勢依然非常嚴峻,港人已經走投無路。學者們呼籲,美國國會要儘快就香港危機立法。

其中中美經濟和安全審查委員會副主席克利夫蘭(Robin Cleveland)表示,希望港府解決抗議人士提出的五項訴求。她認為,美國政府應該公開支持香港民眾的抗爭,「採取非常公開的態度」,因為這對民主「至關重要」。

中共反應強烈

美國官員和國會議員的施壓,對中共形成了巨大的壓力。中共外交部在9月6日記者會上表示,美國人「對香港事務說三道四」,是「粗暴地干涉中國(中共)內政」,對美方推動涉港議案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

作為代表中共的對外機構,外交部聲稱「中方不怕任何威脅和恫嚇」,要求美方政客「立即停止」以任何形式干涉香港事務。《環球時報》也發出評論,說美國如果通過這個法案,中方必定會對美方全面報復。

《香港政策法》很關鍵

中共像被踩住了脖子,反應得比較激烈。它為甚麼表現強烈呢?因為這項法案可能會引發的一系列連鎖反應。

大家知道,《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在2014年雨傘運動後期,由美國共和、民主兩黨議員聯合提出的。這個法案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點,就是賦予美國總統權力,將侵害香港人權與民主自治的人列入到黑名單,凍結其在美國的資產,並禁止他入境。

單看這一點,似乎這個法案只針對香港部份侵犯人權的官員,與香港人的日常生活好像沒有甚麼直接聯繫。

其實不然,這個法案中有不少條文,它是可以延伸的。裏面有這麼一條,如果香港政府根據基本法第23條實施新的國家安全法例,美方可以重新審視《香港政策法》(Hong Kong Policy Act),包括終止《香港政策法》。

也就是說,如果美國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那麼國會議員很可能會以它為基礎,推動修改《香港政策法》,這是最關鍵的。

《香港政策法》是1992年通過的法律,美國在香港主權移交前,依據這部法律,承認香港具有獨立關稅的特殊地位。香港之所以能夠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完全得益於美國賦予它的地位。

那麼一旦國會議員開始推動甚至通過修改《香港政策法》,毫無疑問,對香港的影響非常大,香港將失去它的特殊地位。失去特殊地位,香港和中國大陸的其它城市也就沒甚麼區別了,東方之珠的光澤就將徹底失去。

不僅如此,還有很多事情可能要隨之發生。比如持有香港特區護照的人,將來想到美國,也不會被獨立看待;香港不可能再繼續購買美國對大陸出口管制的敏感技術;原來比中國高的信貸評級也隨之受到影響等等。

香港被下調信貸評級

其實,國際評級機構惠譽(Fitch Ratings)9月6日已經下調了香港的評級,從AA+降到了AA。

惠譽9月6日發佈報告指出,幾個月來的衝突,正在測試一國兩制框架的韌性。雖然預計這個框架不會改變,但香港在經濟、金融、社會政治方面與中國的聯繫逐漸密切,表示香港越來越被整合進入到中共的國家統治體系當中,給監管帶來了挑戰。

也就是說,香港與中國大陸之間的評級差距越來越小了。這個結果,將使香港所有企業貸款成本都要上升。

經濟地位無可取代

另外,僅就香港對中國經濟的貢獻,香港的地位也是無可替代的。中共一直在利用香港的股匯市吸引外資,大部份中國企業都是在香港上市。Refinitiv數據顯示,去年中資企業通過新股上市(IPO)在全球籌集了642億美元的資金。其中只有197億來自上海和深圳,而來自香港的卻高達350億美元。

另外,中國的銀行及貿易方面也都在依賴著香港,去年中國的銀行在香港持有1.1萬億美元資產,比其它地區的銀行還要多,金額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9%。

香港的港口也在處理大批出入中國的貿易,中共商務部的數字顯示,去年香港已經成了大陸第一大服務貿易合作夥伴,市場佔有率超過20%,超過美國的17%。

 這些數據顯示,中國有多個方面都在靠著香港發展,上海和深圳想取代香港,根本不可能。一旦香港沒有了穩定,中國自然就失去了一個大型的融資市場,很可能會危及到已經放緩的中國經濟。也讓中共想讓人民幣成為國際貨幣的夢想,變得更加不可能。

而外資也是把香港當作進入中國的一個跳板,如果香港和大陸城市一樣,只會對中國經濟有損害,而沒有任何幫助。

香港人的抗爭

除了美國的壓力和香港的經濟地位之外,香港人的努力抗爭,也是不可忽視的一個因素。

大家知道,香港抗爭民眾當中在流傳著李小龍的名言「Be Water」,這已經成了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抗爭精神和戰略。其實是香港了吸收了中國傳統文化而展現出的智慧,隨形而形,隨意變化。

換句話說,香港的抗爭者沒有組織者,沒有牽頭人,完全自願自發地參與各種形式的抗爭。中共和港府想殺一儆百,卻找不到下手的對象,只能洩私憤一樣地抓一些抗爭民眾。而這恰好延續了香港抗爭的持久性,使普通民眾的抗爭遍地開花。

中國歷來有一種說法「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香港人像水一樣反抗暴政,或許不久也會被大陸民眾仿傚。如果14億民眾都能像水一樣,中共的紅牆也許很快就被衝垮。我們期待著這一天。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