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6月香港爆發反送中抗議以來,中共懼香港抗議浪潮啟蒙大陸民眾,不斷在國內傳媒上給反送中貼上莫須有的港獨標籤以煽動民族主義。不料,香港特首日前宣佈撤回修例,此舉不但刺傷小粉紅的玻璃心,也令中共自身陷入腹背受敵的窘境。

9月4日傍晚,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突然宣佈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在第一時間,大陸國內輿論場出現了冰火兩重天的現象,一向在香港問題上喊打喊殺的中共官媒,幾乎全部保持沉默,稍後才做出低調報道,而中國大陸的網民卻炸開了鍋。

大陸獨立時評人士張起對大紀元說,他有注意到,包括少許官方媒體以及像《鳳凰周刊》等媒體都報道了林鄭宣佈撤銷逃犯修例的新聞,但底下的留言有些很快被刪帖。

「有些評論其實是帶著非常強的民族主義情緒在質疑,而(中共)官方在這個問題上也陷入了一個腹背受敵的窘境,就像當年慈禧太后煽動起義和團一樣,她的本意是要煽動義和團來鞏固自己的領導地位,但是,義和團搞出很多事情以後,她也被整個義和團的運動拖下了水,導致最後清王朝的覆滅。」

香港朱女士對大紀元說,中共掩蓋事實真相,把香港人定性為暴徒、港獨,以此忽悠在國內的老百姓,來煽動仇恨,誤導一些人成為小粉紅,「如9月2日,大陸來港讀書的一個男生在香港中文大學為爭取5大訴求罷課的集會現場發狂,表示不支持罷課,他來到自由社會都不去反省,不能尊重社會的自由,真是很可悲。」

有網民披露,這名大學生在大陸的房子,之前遭到地方當局的強拆,他自己還在微博上發帖訴苦。

張起表示,對林鄭宣佈撤銷逃犯修例,大陸民眾評論有三種聲音。「為數不少的民眾質疑中央政府向香港的訴求妥協,這是大陸整個小粉紅系的看法;也有一些質疑說,3個月前就該撤回,現在撤回,拖到今天,整個香港政府和大陸政府要檢討,這些是屬於中間系的看法;也有的說,5大訴求,只滿足了一個,其它的訴求有沒有更誠意的方式,這個是偏自由系的。」

而與此同時,習近平對香港問題放出要鬥爭的狠話,張起分析說,中共在宣傳上其實是要維持一種高壓態勢,「特別是在十一之前要維持一種高壓態勢,如果不繼續打出高舉民族主義旗號,他們其實會受到自身挑動起來的民族主義的一個質疑,他們會腹背受敵。所以,習近平最近用一些鬥爭等極端的、比較打雞血的這樣一個東西來掩蓋自己在香港問題上的退步。」

「從他的行文來看,所謂的鬥爭對象,是指對所謂整個中共制度和黨的領導者挑戰的一切不穩定因素和力量,用《人民日報》俠客島的話來講,就是他要維護共產黨的法統,要維護整個的道統。」張起說。

儘管如此,張起表示,小粉紅們正在從中共煽動的民族主義及謊言的過程中清醒覺醒,「毫無質疑,這種交流和碰撞本身就是一種去偽存真的方式,而且是最徹底的方式。如之前不是有很多小粉紅翻牆出去跟牆外的一些年輕人辯論的時候,他們的思想和觀點也在逐漸發生變化,因為謊言是經不起辯論的。」

港人民主力量在啟蒙中國人

8月初,一名香港的抗議者致信大陸同胞,希望向他的同代人、向中國大陸民眾解釋香港當下爆發的事件。

「根本要大陸14億人覺悟,國外力量、香港、台灣民主力量很重要。」香港市民熊先生對大紀元表示,香港民主陣地非常重要,「他成功的力量就可以去啟發、撬動共產黨頑固的政權,就能去影響到國內,也能影響到共產黨裏面的人。」

熊先生表示,大陸人受中共矇蔽被洗腦,主要還是因為網絡信息被屏蔽,「控制思想、洗腦主要是靠信息,信息就是靠網絡,網絡革命就很重要。怎麼能攻進中共的防火牆,不僅靠翻牆軟件,還要打破中共的華為和微信。只要沒有網絡封鎖,共產黨的謊言不攻自破。」

張起表示,現今的中國社會要獲取一些更多元的資訊其實是很容易,「互聯網使獲取信息的成本變低,現在國內有許多翻牆的人,自己腦子已經洗過來了。」但很多人不主動翻牆,「有些官二代富二代出去了,自己還背著防火牆出國,看到很多東西他自己就過濾和屏蔽了。」

其實,國內很多人最後的啟蒙跟他們自己無關,跟共產黨剝削民眾的行為有關,「一拆遷就啟蒙一大片,一徵地了就啟蒙一大片,然後物價一上漲了,或者老百姓根本利益受損了就又啟蒙一大片,基本上整個中國這二三十年社會啟蒙基本上都是黨在啟蒙。」張起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