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北京最頭痛的問題,依照排序,大概是中美貿易衝突、經濟全面持續下滑、香港亂局和台灣大選。而且,每一個問題都十分嚴重。而在這個關口上,北戴河會議之後,習近平卻前往甘肅拜佛和給紅軍西路軍獻花圈,其中的吊詭不言自明。

習私會對付反習力量

根據中共官媒報道,習近平從8月19日到22日對甘肅考察,分別到敦煌俗稱「千佛洞」的莫高窟視察,隨後經嘉峪關、張掖、武威、烏鞘嶺,來到蘭州,隨行人員有栗戰書、劉鶴、丁薛祥等人。

在目前國內外局勢敏感的情況下,習近平好整以暇地拜佛拜鬼,頗為詭異。8月16日北戴河會議結束,18日下達了對香港問題的指示(本報已獨家報道),19日就去甘肅視察了4天。恐怕唯一的解釋,就是他需要選擇一個北京以外的地方接見他的親信部下,並商討對策。

當年文革期間,毛澤東也使用過類似的手法。毛當年因為大躍進失敗大權旁落,極不信任中央的各派官員,常乘搭火車前往外地,並在外地接見各地親信以部署反制措施並發動文化大革命。

8月22日習近平還沒有回到北京,中共頭號官媒《人民日報》出版社旗下的兩個微信公眾號「人民閱讀」和「人民日報出版社」,一開頭就說,廢除中共領導幹部職務終身制,建立退休制度。該文很快遭刪除,不過海外很多網頁做了存盤。

有外媒評論說,這明顯是劍指習近平修憲廢除國家領導人任期限制。

回京後開始全面部署

8月23日,即習近平回到北京的當天,北京宣佈對美國750億美元產品加徵關稅。

來自北京的消息說,8月23日當天,某位官至政治局委員的習近平的親信人物,繞過國務院港澳辦和中聯辦,親自直接給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打電話,傳達習近平的意思。主要精神是兩點,一是不會派軍直接接管香港,要求香港特區政府採取一切可以動用的手段,解決香港問題;二是全力支持林鄭月娥執政。

其後,香港政府內高官傳言,過去幾周意氣消沉的林鄭月娥戰意大增,「強硬的林鄭回來了」。隨後香港警隊在24日、25日再次採取強硬措施,並於30日大肆抓捕抗議領袖和泛民議員,31日港警並加大了對付抗議人士的力度,發射200多枚催淚彈,出動水炮車,在地鐵內無差別毆打乘客。

同時,北京卻放軟了姿態。24日,中共黨媒《人民日報》發起「你好,我的香港朋友」視頻徵集活動,《環球時報》發表社評,指香港經濟地位於中國極為重要,必須全力保證一國兩制云云。北京和港府開始演出雙簧,分別扮演紅臉和白臉。

對美強硬 對港拖延

目前,中共面對最嚴重的問題是中美貿易戰引發的全面糾紛。中國人民幣下跌,通脹高升,經濟增長下滑,債務危機迫在眼前,兩者相輔相成。美國打的不是貿易戰,而是全面經濟戰爭。特朗普已經明確表態,建議美國企業撤出中國,要通過關稅逼迫中國產業鏈發生改變,逼迫供應鏈移出中國。

中共採取的對策是以守為攻,希望能夠聯合歐洲和日本,儘量減少美國帶來的損害。

顯然,如果香港問題發生質變,比如中共派軍、在港實行大陸法律,或者香港宣佈進入緊急狀態,中共將成為國際社會的眾矢之的,美國不需要以大利益拉攏即可以輕鬆組成反共聯盟,對中共採取系列制裁和限制措施。

港澳辦中聯辦挑動情緒

中共的策略,是對抗美國、拉攏歐日、拖住香港。這樣才能解釋過去一段時間北京的政策轉向。

然而,習近平繞過港澳辦和中聯辦直接和港府接觸下達指令,顯然引起了中共傳統治港機構的不滿。《人民日報》俠客島引用梁振英的說法,指責香港抗議人士是在「奪取政權」,而政法委微信公眾號長安劍,則警告「香港暴徒」所剩日子「掰著指頭可數」。

香港8.31大遊行中,出現多宗疑似警方人員喬裝縱火事件。顯示有人意欲擴大暴力事件,為增加鎮壓力度尋找藉口。

中聯辦這個牌子,背後的機構是中共香港工作委員會,等於是香港的黨委,也相當於是封疆大吏。專制體制下,封疆大員「養賊自重」是一種必然的心態,唯有這樣才能獲得朝廷更多的資源和授權。同樣,其它原先的治港地下機構,包括統戰、國安和情報系統,也包括傳統左派和傳統中資機構,也都希望能在香港這場大混亂中謀得利益。大家或許目標不一致,所謀之利不同,但混水摸魚的心態卻是一致的。

香港政權移交20多年,最獲益者並非上述這些機構和人員,而是和大陸官場親密合作的香港大資本家,以及那些港英建制中人。這些被傳統左派稱為「忽然愛國派」,1997之後意氣風發,中共傳統治港機構和外圍勢力對此早已極度不滿,必欲取代之而後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