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近3個月的反送中運動,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昨透過電視講話,宣佈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但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香港泛民團體和前線示威者們均表示拒絕收貨,批評決定來得「太少、太遲」,強調未來會繼續抗爭。

長達8分鐘的電視講話,林鄭月娥提出4項行動,包括「正式撤回修例、委任兩位新成員加入監警會、走入社區與市民對話、邀請各界人士進行研究」。據查,新加入監警會的資深大律師林定國,曾拒絕批出法援予陳浩天;另一個前高官余黎青萍,在林鄭月娥參選時擔任其競選辦資深顧問,曾在前政務官的群組上發出「四不」言論,當中包括不適合設立調查委員會。

林鄭月娥又說,持續出現的暴力正在動搖香港「法治的根基」,又批評「極少數人」污損國旗、國徽,衝擊中共駐香港的機構,形容這些行動在挑戰「一國兩制」。她重申政府將會嚴正執法。

林鄭月娥於晚間6時發表電視講話前,先於下午4時在禮賓府與親共議員和港區人大代表見面,大批傳媒隨即趕到門口外等,但林鄭月娥以及參加會面的官員都沒有露面。

田北辰:須獨立調查

實政圓桌立法會議員、港區人大代表田北辰表示,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來得太遲,社會焦點已不在此事,應該還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他形容此為今時今日、百分百必須要做的事。

田北辰說,絕對不認同調查委員會與監警會工作重疊,因獨立調查委員會人選一定沒有政治傾向,職權是警方,示威者都要查。他說,不同意調查一些個人事件,而是要看整體守則及指引等,例如調查警察是否要帶委任證,以及示威者資金來源等。

泛民主派:假讓步 真鬥爭

泛民主派也表示,不接受林鄭撤回《逃犯條例》和4大措施,又認為對方做得太遲,而目前香港根源問題在於警方使用過度武力和涉嫌與黑社會勾結,需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才能解決問題。

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形容,即使撤回條例,香港社會的傷痕仍在流血中。她又指,新加入監警會的兩人都是「自己人」,她又擔憂政府會在撤回修例後,繼續標籤抗爭者及作出打壓,令國際社會不敢支持香港。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表示,至今已有8名支持運動市民失去生命,有人失去視力,有超過1,000人被捕,認為林鄭的回應是「太遲、太少、太假」。

民陣:暴政讓抗爭更堅定

他認為,林鄭的做法是「假讓步、真鬥爭」,受苦的是為香港社會的前線抗爭者,質疑政府花3個月都沒有回應市民對警方涉嫌濫權的民憤,且仍強調嚴正執法,是試圖分化香港市民,同時為其使用《緊急法》留下基礎。他強調,香港人絕對不接受林鄭的回應,而林鄭必須「止警暴、制警亂」,才能對應民憤根源所在。

曾多次發起百萬大遊行的民間人權陣線,昨發表聲明指,林鄭如果在早於6月,撤回條例,就不會引發一次又一次警隊暴力失控、黑社會當街斬人的恐怖襲擊發生,因此,民陣認為林鄭月娥政府一早因為自己的傲慢、自大、嚴重政治誤判、縱容警黑暴力,令事件不止於單單撤回條例就可以平息。

民陣強調,整場政治風暴,由林鄭政府一手催生。經歷數月來,獨裁暴政的冷血無情,令到他們爭取雙真普選的決心更加堅定,強調將繼續抗爭,直至五大訴求,全面得到落實為止!

民間記者會:關鍵時刻不能退

一群網民成立的民間記者會,昨晚立法會「煲底」回應指,撤回條例無法彌補過去3個月的香港手足的血淚。他們強調,今次抗爭運動,反送中只是一個藥引,但撕開了香港行之有效的制度但卻殘破不堪的假面具。

他們強調,未來會繼續抗爭,「警方濫捕、白色恐怖威脅、企業自我審查、中共爪牙示弱,對於制度的信任崩盤,不是簡單的撤回就可以彌補。故因此滋生了民間五大訴求,這是有根有據,絕對不是變質,變質的是殘暴的政權。」

他們又擔心,事件平靜之後,是否秋後算賬的開始,而1,118被捕人士中,77個手足被控暴動罪。他們強調會繼續抗爭,「我們的毅力和堅持令高牆打開小小缺口」,又指現在已經踏入抗爭最關鍵一哩路,絕不能退縮,「我們對自由公義的渴求,永遠不會停止,直到五大訴求全部落實。」

學者:北京讓林鄭「撤回」 

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客席講師黃偉國,形容林鄭的回應是「太少、太遲和無誠意」,相信市民的抗爭會繼續下去,現在已經蔓延到公共交通工具和商場等地。而市民對抗爭運動的參與,已不再限於反送中,而是對林鄭月娥沒有被政治問責、北京的粗暴干預、警黑參與、中共軍隊喬裝來港等問題的不滿。

他又認為,今次林鄭宣佈「撤回」是北京的意思。他指,北京和林鄭是互相利用,中共想利用香港來做骯髒的事情,有林鄭來做擋箭牌;林鄭則利用中央,支持她的管治,比如用警察打無辜市民或者用違禁的方式進行無差別鎮壓。

黃偉國分析,香港現今已走不回頭,過去3個月對香港的傷害,已經令香港人包括幼小的兒童記憶一世。他認為,香港運動何去何從?還要看多重因素,包括美國即將通過《香港民主和人權自由法案》,是否對於中共政權產生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