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河南鄭州網絡作家徐知漢疑因撰寫《多倫多的豪華愛國車隊》一文,連日遭電話騷擾、人身威脅和地方當局壓力,至今仍被監視居住,無法與外界聯繫。

徐知漢的朋友告訴本報記者,徐一直都是當局重點穩控的對象。這次被監視居住是否與法拉利事件有關,不太清楚,目前徐知漢不方便跟外面聯繫。

但是徐知漢發了一些文章給他的朋友,記者一一閱讀,文章大體揭示了此次事件的經過。

對方罵人的話張口就來

《多倫多的豪華愛國車隊》一文存活不到八個小時很快失蹤。《攤上事了》一文披露,隨後,徐知漢接到一個又一個的越洋電話,接通之後罵人的話張口就來。

徐知漢的微信也被莫名掃碼加好友,電話和微信的地址是一樣的,都是來自海外的北美、澳洲等地區。對方赤裸裸地跟徐知漢說「就要把你們當韭菜,你們只是我們的紅利。所以我們有過千萬的法拉利……」

這些人做出各種粗魯的辱罵和威脅,揚言要滅了徐知漢。徐拉黑一批對方又來一批,這些人不停地撥打。

8月18日,社媒傳出加拿大多倫多等地聲援香港「反送中」集會上的「豪華車隊」影片。

其中一個影片中,有8、9輛插著中共五星旗的豪華轎車列隊駛出停車場。這群開豪車的富二代、官二代在集會現場還帶領中國留學生,對著反送中的香港留學生一遍遍地高喊「窮逼」。 

隨後,網上有消息指稱,「多倫多開頭輛紅色豪車扛血旗的留學生是山東省長韓寓群外孫,韓寓群女兒韓曉燕之子!」後面的幾輛跑車則包括「山東省多位副省長:王仁元、王修智等省委領導的孫子,濟南市委書記謝玉堂的孫子,裸官臨沂市委書記連承敏的兒子。」 

官二代、富二代的炫富「愛國行為」受到各大外媒關注,中國網絡上也出現一片質疑和批評,紛紛呼籲調查這些二代的家庭背景。據悉,這些二代們在國內的父母被嚇到了,相關影片在大陸互聯網上被全部刪除。

被官方請去吃「鴻門宴」

事態或因此起了變化。徐知漢另一篇《懂廣平歸來》透露,因為多倫多車隊一文,他除了被人威脅,甚至說要他的一隻眼睛。徐知漢連續5天遭到騷擾,6天來只睡了兩次覺。 

到了第六天晚上,徐知漢被請去吃「鴻門宴」,在座的全是省市相關部門官員。河南政府聽說事件之後,主動跟他聯繫。官方的說辭大意是,關於騷擾威脅這件事在國際上已經造成負面影響,不宜再擴大化。

目前,在微博搜索「法拉利車隊」、「法拉利愛國」已經沒有任何相關信息,只有一則中國在澳被綁留學生已贖回的新聞。網友表示,「外國綁匪也不傻,加拿大的法拉利車隊,很明確地在給綁匪傳達著某種信息。」

徐知漢曾多次參與國內的熱點維權事件。2011年走進網絡,早期專事批毛,針砭時弊。2015年7月,因聲援709「濰坊」大抓捕案,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監視居住。2016年天津大審判因拒絕寫悔罪遭迫害近兩年,導致身體健康惡化。

徐知漢的文章還透露,他被迫到「某機關」寫了保證書,保證以後不再發佈類似內容,兩個小時後才讓走出該機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