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運動期間,香港警察已屢次被指:

使用不合比例之武力——濫用催淚彈、警棍及胡椒噴霧
使用不必要之武力——對正遵從指示離去的示威者使用武力
漠視人道原則——武力驅趕醫務義工、阻礙救援
選擇性執法——縱容反示威人士襲擊示威者
被仇恨心態引致行刑式報復——濫用暴力、甚至私刑

濫暴的後果:

2. 3. 4. ——沒有任何致歉、調查、檢討或向公眾交代
5. 唯因主流媒體 TVB 不「生性」,竟拍到及播出七警暗角私刑片段,無法抵賴,才必須作出檢控。

TVB作反。 (Photo Credit: 香港獨立媒體網絡有限公司 )
TVB作反。 (Photo Credit: 香港獨立媒體網絡有限公司 )

誇張的是,本應作為負面教材,明顯是警隊恥辱的七警,不但廣獲同情,享受有薪假期,更獲當權者發動群眾支持,帶動警隊主流不去理解或反省錯失;使用不合比例及不必要之武力、漠視人道原則、選擇性執法,換來「你們沒有做錯」的評價;然後,「不幸」被「迫害」的七警只被判入獄兩年,結合其休假福利,相對其罪行之嚴重性,可謂沒太大阻嚇力,更相反予以肯定及鼓勵。

警隊的政治立場逐漸明顯,內部對黃絲及良心警的壓迫,不斷的「劣幣驅逐良幣」形成難以逆轉的腐敗,使警隊甘願成為政治工具。

警隊之「黑」,由此開始。

政治正確,有恃無恐

雨傘運動期間被的縱容,給了警隊一次經驗實證——只要是向政府標籤的「敵人」作出任何「政治正確」的執法,便可無法無天:

「時間越拖長,我方武力便可越升級,使用之武力無須與對方武力符合比例」
「只要是執法,便沒有錯,有否必要、是否人道都不重要,都只是最低武力」
「無論如何,都會有上級『保護』(包庇),無需有後顧之憂」
「政府組織會控制輿論、發動撐警、激化矛盾以民眾鬥民眾,作為支援」
「只要不被拍到,就算是濫暴、私刑通通不會有後果」
「萬一『不幸』有後果也只是放有薪假,最壞的狀況也不過坐兩年」

民心盡失。 (如認識設計此圖的手足請與我聯絡以求正式獲准使用及補回 Credit)
民心盡失。 (如認識設計此圖的手足請與我聯絡以求正式獲准使用及補回 Credit)

2019,警暴全面升級

本於以上心態,香港史上最可怕的恐怖組織形成,並於2019年全面爆發。

使用不合比例之武力「全面升級」

拘捕原因莫須有
拿著可以用作武器的物件者便可毆打
狙擊當時無危險行動的人
只要對方有人有動作,便可對任何人開槍,上級自然會找藉口

使用不必要之武力

對市民施以言語暴力甚至襲擊
遮擋鏡頭、將疑犯無力化後多打幾下作發洩,甚至衝上圍毆
向記者施放催淚彈及開槍
只打人,但不以拘捕為目標

漠視人道原則

阻止救援工作
妨礙接觸律師
以酷刑迫供
圍捕製造恐慌,企圖造成人踩人災難
於民居使用懷疑含山埃的過期催淚彈

選擇性執法「全面升級」

警黑合作
年輕便有可疑
對襲擊傷害擊示威者的疑犯不執法,更友善對待及予以協助

仇恨心態及行刑式報復「全面升級」

對市民及記者粗言穢語、更作出挑釁
以傷害對方而非拘暴作目標
瞄準頭部眼部開槍

警隊暴行,誓不忘記。(網絡拼圖)
警隊暴行,誓不忘記。(網絡拼圖)

「開鎖」更可怕的可恥行為

抹黑造假,不擇手段

利用明顯失實的假資訊作自辯:「鋼珠」謬論
高調拉人低調放人製造假像:「武器庫」抹黑
假扮示威者作出煽動及違法行為
插贓假禍

逃避監察,無法無天

妨礙記者採訪
不展示或使用虛假警員編號,受害者投訴無門
拒絕出示委任證
恐嚇可能會提出投訴之人士

互相包庇,成為習慣

見同袍濫暴即遮擋鏡頭提供掩護
無視表證,以「警察無錯」為前提用盡無法成立之藉口及狡辯
拒絕可還警清白,重建尊嚴的獨立調查

失去理性,罪犯行徑

恐嚇受害者
行刑式攻擊
去人性化,稱呼市民為蟑螂
非禮女性,執法為名、洩慾為實
恐襲式無差別攻擊公共交通工具上所有乘客

罪孽深重,終須清算

情況一直惡化,雖難以奢望警隊能突然悔改,但政府或警隊高層一直有機會接受獨立調查,揪出情緒不穩、極端失控之害群之馬,還其清白,扭轉惡性循環;但就一直放棄機會,終於錯失轉捩點,超越臨界,犯下最無法回頭的錯誤。

由721元朗「放縱恐襲」的可怕事件,到831太子「發動恐襲」的完全崩壞,警隊誠信、尊嚴、形象均已破產。一天沒有大幅度變革,一天市民只會記起「執法犯法」、「黑社會」、「恐怖份子」的警察。

事已至此,要重建警隊,清算罪債已是回復無可逆轉的必要行動,只是時間問題。當予以包庇的當權者仍需要作為工具的警隊,便仍可相當無事;但當事過境遷,面對國際社會、人權組織的壓力,社會始終需要公正的警隊時,無論民意、民主是否得勝,整個警隊將不可避免地面對大清算。

若然未報,時辰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