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持續近三個月,特首林鄭月娥昨日(9月4日)發表電視公告,稱正式撤回修例,但港人要求「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而這三個月時間裏,已有多位港人以死諫的方式抗議港府漠視民意。

9月4日晚6時,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發表電視公告,稱正式撤回修例,但不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不會收回暴動定義、不會停止抓抗爭者,更未正面回應雙普選。

民間的五大訴求為:撤回修例、收回示威暴動定義、撤銷反修例抗爭者的控罪、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底追究警隊濫權濫暴情況及立即實行真雙普選。然而這近三個月,港人一百多萬、二百多萬人上街遊行,抗議港府,林鄭則以「暫緩」、「完全停止」、「壽終正寢」玩文字遊戲,並讓港警暴力鎮壓民眾的抗爭活動。

而此次林鄭月娥宣佈正式撤回時,港人也不肯買帳;同時港人也不會忘記幾位在此次運動中身亡之人。

綜合多家港媒報道,2019年6月15日,35歲男子梁凌傑在太古廣場高樓上懸掛「反送中」標語,並在隨後與警方的解救對峙中,在被消防人員救援時,不幸從救援人員手中滑落,自高處腳手架墜亡。他生前穿戴黃色雨衣被稱作是「雨衣男」,也被推為「反送中烈士」。

2019年6月29日下午3時許,21歲的大學女生盧曉欣,在粉嶺嘉福村福泰樓的高處墮下自殺身亡,她曾在墮樓前用紅筆在24樓的梯間牆壁上寫有「反送中」及近一百字的文章:「雖然抗爭時間久了,但絕對不能忘記,我們一直以來的理念,一定要堅持下去,強烈要求全面撤回條例,收回暴動論,釋放學生示威者⋯⋯本人願可以小命成功換取二百萬人的心願,請你們堅持下去⋯⋯」

2019年6月30日,在撐警集會期間,29歲的鄔姓女子(Zhita Wu)從中環國際金融中心三樓墜下,不治身亡。鄔女曾兩次參加大遊行,生前曾在臉書上發文:「香港,加油。我希望可以看到你們的勝利。七一我去不了,其實真的絕望透了。所有的事情也讓我覺得沒有明天⋯⋯累了,不想再為明天努力⋯⋯我是會被社會淘汰的花枝,漂流在河上,而不是在樹上盛開的繁花⋯⋯」

2019年7月3日清晨,28歲的麥姓女子在長沙灣住所墜樓身亡。她的朋友在徵得家屬同意後,公開了她的死訊,並傳達麥女遺言:「對不起 ,每天起床和睡前看看這些新聞感到很痛苦, 甚麼也改變不了的無力感令人煎熬。

「對不起 ,也許是我太懦弱了,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對未來完全看不到希望,絕望得令人窒息。

「對不起!令人傷心了; 對不起!不能再一起奮鬥。」

麥女還在另一張紙上寫著「不是民選的政府是不會回應訴求的,香港需要的是革命」幾個大字,同時留下相機、眼罩、生理食鹽水等物品。

2019年7月22日,26歲的男子范遠聰,因與家人在反送中問題上政見不合,發生爭執而被趕出家門;隨後他在沙田廣源村廣柏樓墜下,不治身亡。

2019年9月4日晚7點多,一名27歲的女子在香港粉嶺嘉盛苑嘉明閣墜樓,跌落大廈對面簷篷,當場死亡。目擊者表示,當時有清潔工告知該女子危坐走廊窗邊,目擊者與兒子一同勸說該女子,言談中得知該女子支持反送中運動。目擊者表示曾與兒子參與遊行,並叫兒子穿上反光衣,證明兒子是急救員。該女子一度要求他們講出口號,不料期間女子突然墮樓。

大紀元評論員袁斌曾撰文表示,不管是意外還是主動的選擇,他們的死可以說都跟反送中有關,都是中共操控港府強推「送中」造成的,更是因為對香港的前途極度絕望而死。

「為甚麼絕望?因為超過200萬人走上街頭怒吼,香港政府卻仍裝聾作啞不予回應,這種置民意滔滔於不顧,只唯中共是從的政府,讓他們一下失去了對香港的希望。在這個意義上,他們的死無一不是對中共強推送中的抗議和控訴!」

另外,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在他的臉書上透露另外三位身亡者:2019年7月5日身亡的32歲的梅先生;8月27日身亡的25歲的郭先生;9月2日身亡的16歲的姬先生。

.

不過此三人身亡的具體原因,目前仍不明。

此外,有民眾為這些在反送中運動中失去生命的人創作了《致義士》:

在那天 又再翻播千遍
是你交出那份信念
磷火漆黑一閃 無悔於這擱淺

靜默這分鐘昐相見 念記心中繫著一線
事過境遷再變 寒冬不可摧毀那奉獻

連夜徹晚沾上血汗 抵抗硝煙荊棘之創
狼藉遍野以初心穿街過巷

如若你已靠緊天國 給吹奏喚應心靈號角
可否靠著聲音 安置這付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