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呀!好痛,哎嗚⋯⋯ 十歲那年的一天,正回家途中,遠見街坊嬸嬸們,在鄰居門前,狀似焦急,並有哭喊聲,忽見李師奶急步走返家中,甚麼事呢?筆者急速前往看個究竟?啊!康仔坐在縫衣車前,聲淚俱下,不停喊痛,原來他的食指,被縫衣車的車針,連指甲被穿插著,動彈不得,而黃師奶正要幫他鬆開固定車針的鏍絲鈕,但一碰著鏍絲,康仔即大喊叫痛,我急忙呼「不」,立即衝前,手按縫衣車頭的軑盤一轉,車針隨即升起,手指脫困了,我說:「如此,不就可以嗎!」大家才舒了口氣,並道,呀!真聰明。

李師奶從家裏取來「狗仔毛」,要幫康仔止血,但康仔說聲謝謝後,隨手拿起車油瓶,淋向傷口說:「平常我媽,也是用此來抹傷口的。」此時康仔媽回來了,街坊告知,剛才大家都慌張,手忙腳亂,康仔痛哭了很久,幸好⋯⋯

只是被小小的針刺著,便這麼痛楚,真是「十指痛歸心」!近月來,從電視中看到一幕又一幕的迎頭棒擊,頭破血流,滿身傷痕,槍林彈雨,水砲高射,驚心動魄,但熱血精英,依然本著為民救港的正義信念,竟然不怕痛楚,冒生命的危險,猶如《三國演義》中「關羽刮骨療毒」的英雄故事。

小時候的難民年代,生活困苦,兒童大多知道父母賺錢艱難,不論男童或女童,都會自動自覺幫助家務,就如小我一歲的康仔,課餘幫其母趕貨而傷手。當年, 香港原是個未有商機的小漁港,由避共移居的難民,在自由空氣底下,老老少少憑著幹勁,大家努力,不怕艱辛將香港發展成為亞洲金融中心、四小龍之一,東方明珠耀璨了數十年,得來非易,要好好珍惜保護啊!社稷「病毒」深遠,現擴散蔓延鄰近,「大國手」又何在呢?

當年窮困,物資更是貧乏,人們就是生了病,也未必有錢就醫,所以人人都會用自己的偏方土法,就如上述的「狗仔毛」即中草藥的「金狗脊」的根莖,有密而金黃的絨毛,經製作過後,有多種藥用價值,人們會刮取金黃色的絨毛來治療刀傷止血。

「衣車油」乃潤滑機器用的白礦油,怎可用來療傷呢!而當年製衣車間的女工,又的確如此,竟相信可消炎!也許是油的密度高,可暫阻細菌滋生,例如上代人為保存食物,也有用油浸漬方法。

又見人們身體若有不適,會以刮痧療法。現今的愛美者會為青春痘(暗瘡)煩惱,而當年的小孩,總會生頭瘡,有些甚至滿頭皆是,狀甚恐怖,可能當年人口激增,環境衛生、水質等未完善,又營養不均,抵抗力弱等種種原因,筆者弟弟也曾生頭瘡,家母往中藥舖買來一小包「種子」,叫「天仙子」,放些落小杯,再加些清水浸發,待吸水後會發大並黏連成一團,將其拉闊包蓋著頭瘡,乾涸不脫,兩三天後,瘡熟破裂膿血流出,膿頭去清後,瘡便快好了。 

那時人們在街上行走,若不小心,常會踏著鐵釘、玻璃等,鞋底破了洞,腳底也流血了,會去潮州人開設的中藥舖買一種名叫「參勵」(潮州音)的中藥粉,回來拌勻熱飯,趁熱敷貼傷口紮穩,據說可吸去銹毒。

有次妹妹被滾湯燙到,膝下小腿通紅,幸未見水泡,家父立即盛載了半桶清水,叫我用水殼幫妹妹不斷澆淋凍水,家父又急急把肥皂搓出大量泡沫敷在通紅的小腿,而桶清水已變成了泡沫鹼水,不斷淋了半天才停,我問何解?家父說:「可減燙痛。」

又曾見患了腮腺炎的小孩,其肥腫的那邊臉龐上,見有用毛筆寫了個「虎」字並圈了個圓圈,這是否安慰療法,便不得而知了。

有次更奇,筆者至今也不明白?一天,有位不認識的大叔來到我家,請家父幫忙畫兩道符咒,家父問明原因,原來其手抱的嬰兒,不知得了甚麼痛症,屢醫無效,西醫無法,唯有轉看中醫,還是奄奄一息,無法治癒,只望有奇蹟,此時,中醫師卻說,不防試試「祝由術」,他曾涉獵五行道術,特要他來請家父照著帶來的「通勝」畫兩張符,一張掛在身,一張燒灰成符水餵嬰孩吃,家父說,「無問題,舉手之勞,有朋友文先生寫得一手好字,比我寫得更靚,待我立刻去找他寫。」但大叔說:「不用了,醫師說一定要你寫方可。」家父說:「我不認識此位醫師,何以一定要我寫呢?」他指,醫師說曾隨同其妻子來取刺繡回家加工,所以見過你,並曾握過手打過招呼,他說,「你額頭上有三條幼文如王字,並手執雙令。」啊!這樣。原來家父雙手的掌紋,都屬「斷掌」,而生命線與事業線、成功線組合連成三角令旗,說是「手執雙令」,所以家父也義不容辭,遂其所願。說也奇怪,後來其兒子也真的痊癒了,並抱來道謝,硬要放下大利是!家父笑說,如無生意,以此謀生也不俗啊!

這天又在月旦聊天,周伯伯來訪說,他現於某中藥舖駐診,大家都暢談醫事經歷,周伯伯說:「看病不難,要看透衫袋才難呢!」大家出奇地問,何解呢?他說:香港係潮濕地,大多數以「去濕解毒的方劑」便可,而藥物有平有貴,吃得起補藥,不妨可用人參等貴藥,普羅大眾的唯有用黨參,不時有病者說:「先生,口袋無錢,可否賒賬,過兩天才來付錢,你如何說不呢?又不能令東家虧本!有時見其真的困難,只好診金不收了。」

今日點煮:「竹蔗、茅根、紅蘿蔔湯」

時已入秋,天氣也漸轉涼,人體會出現陰津不足,大家也開始感到唇乾咽燥,容易因外感而咳嗽,或因肺腎兩虛而至熱咳及易使慢性支氣管炎復發,所謂「秋燥」,燥邪入侵人體,若燥勝則乾,所以,此時宜養陰潤燥、清熱降火。

此款家常戶曉的傳統湯水,清甜可口,適合一家大小老幼,可清熱潤肺,尤適合咽乾喉痛,肺熱咳嗽。

材料:

竹蔗:兩斤。(有潤燥生津作用。)

茅根:十両。(涼血、止血、清熱、利尿。)

紅蘿蔔十二両。(消滯、潤肺。)

馬蹄十粒。(清熱生津,健脾解毒。) 

南杏一両。(潤肺止咳,通便。)

陳皮一両。(健脾、理氣、化痰。)

冰糖一大粒。(補中益氣,潤肺。)

豬𦟌半斤。(滋陰補肌。)(可以不落。)

水十二杯(八安士杯)。

做法:

(一)竹蔗洗淨,斬段,破邊,略拍。

(二)紅蘿蔔去皮切片。

(三)馬蹄去皮,略拍。

(四)茅根洗淨剪細段,用十二杯水煮滾後,才下料大滾後轉中慢火,煮兩小時最後加粒冰糠,以鹽調味。(若加豬𦟌,要先汆燙後切件,一同煮。)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