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敏感日前夕,習近平當局派軍隊進入香港,被江派中聯辦操控的港府正在緊密安排實施緊急法的調門迅即降低。8月30日,外媒突然披露,林鄭曾向江派常委韓正交報告提議撤送中法案,遭否決;9月2日,外媒曝林鄭內部講話錄音,透露習近平不會出兵鎮壓香港的底牌;9月3日,林鄭開記者會,承認錄音的真實性。這些事件連環發生,暴露中共高層分裂現狀。香港時事評論員蕭若元認為,內部錄音外洩,是由習近平授意林鄭自己放料。
 
江派曾慶紅、韓正操控的港澳辦9月3日緊急召開新聞發布會,連放狠話,與林鄭的內部講話錄音內容完全不同調。港澳辦瘋狂放話港人永遠不可能獲得“真普選”,叫囂在緊急狀態下在香港實施全國性法律,並力挺香港黑警、施壓港府實施緊急法、揚言出兵,其刺激港人、激化香港局勢企圖近乎公開化。中共高層圍繞香港危機的博弈正在升級、面臨攤牌。
 


林鄭內部講話錄音曝光:若能選擇會辭職 北京未限期解決危機


 
9月2日,路透社披露林鄭上週在閉門會議上向商界人士發表的24分鐘講話錄音。
 
林鄭表示,她已對香港造成“不可原諒的浩劫”,若可以選擇她第一時間會請辭下台;並透露,她只能在“非常有限”的空間來解決危機。
 
林鄭表示,看不出短期內有解決問題的辦法,且北京還沒有決定出兵幹預,也沒有在10月1日這天之前平息香港抗議的“死線”(最後期限)。林鄭說,北京的領導層意識到,如果派遣部隊進入香港以平息抗議活動,可能會損害中共的聲譽;“它們知道代價太高,無法支付。”
 
但她表示,中共願意采取“長期策略”來把這種抗議的動力消磨殆盡,即使這意味著香港遭到經濟打擊,包括旅遊業的下滑以及IPO(首次公開募股)等流入資本的損失。


 
外媒披露:林鄭向韓正交報告提議撤送中法案 遭否決


 
8月30日,路透社披露內幕,香港特首林鄭曾向北京提交評估報告,提議正式撤回,但遭中共中央拒絕。
 
中共港澳辦及中聯辦8月7日在深圳召開“關於香港當前局勢座談會”,而林鄭的有關香港動蕩的評估報告就在這次會議之前出爐。兩位香港消息人士稱,港府的這份報告向中共政府提交的時間在6月16日,也就是林鄭宣布暫停引渡法案後的第二天。
 
知情人士表示,報告分析了解決抗議者的一些訴求可能會讓局勢緩和下來。
 
除了撤回《引渡法案》外,報告中還分析了抗議者的其它四項訴求,包括對警民沖突進行獨立調查、實行完全民主的選舉、取消用“暴動”一詞來定義香港抗議、撤回對目前遭拘捕人士的指控。
 
報導披露,一位高級中共官員表示,香港政府已向政治局常委韓正領導的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提交了這份報告。
 
這位官員也證實,北京拒絕屈服於任何抗議者的要求,並想讓林鄭采取更多主動行動。
 
一位參加了8月7日深圳論壇的商人近日與林鄭會面。該商人告訴路透社,“她(林鄭)的雙手被束縛”,北京不會讓她撤回這個法案。
 
在回應路透社的一份聲明中,林鄭辦公室表示,她的政府已經努力解決抗議者的擔憂,但沒有直接評論香港政府是否向北京提出這樣的提議,或者是否接到北京的指示。


 
林鄭承認錄音的真實性


 
9月3日,在行政會議前的記者會上,針對路透社對外公開的錄音,林鄭表示,她留意到私人閉門聚會交流內容被公開,鑒於這是與商人群體的一個私人午餐會,泄漏錄音是“非常不適當”。
 
但林鄭在9月3日的新聞發布會上否認自己要辭職。她表示,她從開始到現在從未向中央政府提出辭職,或者是與北京討論過辭職,因為她有信心能夠帶領特區團隊協助香港走出困局。
 
針對她在錄音中為何說想要辭職,林鄭解釋,“因為在私人會議中我只是試圖解釋,作為個人,在非常困難的情況下,離開可能是一個容易的選擇。”


 
分析:錄音由習近平授意林鄭放料可能性大


 
BBC援引分析人士說,林鄭月娥不會公開承認曾經向北京政府提出辭職,但不能排除錄音是她或她的官員故意流出,紓緩示威者對她的不滿。
 
香港資深時事評論員蕭若元9月3日接受大紀元專訪時,對林鄭月娥對於閉門會議錄音的解釋有諸多懷疑。他分析,錄音由誰泄露只有兩個可能性,一個是林鄭自己將錄音放出去,一個是在座的人偷錄。
 
但他認為後者的可能性不大,“因為她上次與那些青年人聊天,已經被人錄過一次就播出來,這次更沒有理由不小心的。一個星期後又犯這樣的錯誤這是難以理解的。還有這次是與那些很高級的人談的,她講英文很可能是與匯豐、太古這類大班聊的,這些人怎可能會冒著得罪她和北京的風險,將錄音拿出來呢?我是非常地懷疑,這些人一般都不會這樣做,這些人很穩陣的。”
 
加上錄音質量很好,不像是偷錄的,“即使你袋裏放著電話,我在這裏講,音質是不一樣的,和直接出的結果是不一樣的。所以我偏向就是,是林鄭錄後放出去的。”
 
如果是林鄭自己公開錄音的話,蕭若元認為亦有兩種可能性,一個是林鄭自己的決定,一個是北京的意思。他分析,後者可能性較大。“如果她沒有北京的批準,肯定是很大禍。這就和趙紫陽將鄧小平幕後執政的機密泄露出來一樣。”
 
蕭若元認為,北京為什麼不同意林鄭辭職,其中部分原因就是,北京實際上操控了警方怎麼去“止亂制暴”,中間有林鄭月娥做緩沖。即“誰不答應五大要求,誰不這樣指揮警方,是可以推給特區政府的”,“你這樣做(辭職)的話,讓北京沒法轉彎了。”
 
故他質疑林鄭有沒有這麼大膽,沒北京同意而講出來,“如果她以為不是我流出去就可以推得掉的話,我覺得她真的是太天真了。如果我是北京,我一定認為是你林鄭泄露出去的,很大可能認為是你泄露出去的。”
 

蕭若元:習終於擺脫了鷹派決定


 
林鄭月娥講話錄音外泄後,外界解讀所釋放的政治信號包括:第一、林鄭現在就是個木偶,能不能辭職不是她可以選擇;第二、間接證實林鄭已失對警隊控制權;第三、北京現時不會出兵鎮壓香港抗議活動;第四、北京當局並未設定平息香港抗爭時間,做好長期準備。
 
蕭若元9月2日連夜在他的頻道“理論蕭析”進行分析,認為林鄭錄音把林鄭的責任都推給北京,更重要的是內容透露了北京的底牌;就是北京不會出兵鎮壓香港。
 
蕭若元說,“習近平終於擺脫了鷹派決定香港唔會,不會鎮壓香港的示威!”“習近平是想把北京的底牌告訴香港人,等香港人不要那麼害怕,讓國際社會不要那麼害怕出解放軍……習近平左搖右擺一輪,決定不理鷹派,鷹派繼續吵,所以就這樣走。”
 

林鄭轉調:無暴力就不需緊急法


 
在9月3日的記者會上,當被問到如何應對可能存在的暴力升級,是否將《緊急法》列入考慮時,林鄭月娥回應稱,對於暴力升級,相信是大部分市民不希望看到。她強調,將首先考慮其它可用的法律處理,盡力采取溝通、對話平台。
 
同時,林鄭也表示,是否啟用《緊急法》需要視乎不同情況,若暴力減低或消除,則不需要再考慮這個法例。
 
而就在8月27日,林鄭月娥在記者會上譴責示威者暴力,並駁回“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訴求,同時暗示,擬動用緊急法,以處理反送中抗爭。

林鄭對待「緊急法」的態度在軍隊8月29日進入香港之後出現很大轉變。
 
香港資深時事評論員蕭若元指,《緊急法》是一個壞主意。“因為《緊急法》不能夠淩駕《基本法》,《基本法》是有緊急狀態的條文,為何有《基本法》的條文你不用,而用一個一百年前的條文呢?這是很可笑的。”
 
據BBC報導,所謂香港“緊急法”實際上是英治時代訂立的法律,現在林鄭要用它提來應對北京口中的“外部勢力”的“顏色革命”。民主派隨即警告此舉將帶來比出動中共軍隊更嚴重的災難性後果。
 
兩天後,8月29日淩晨,大批中共軍隊進入香港,中共黨媒辯稱這是香港駐軍第22次輪換行動。但迄今為止,只見軍隊29日進港,未見原駐港部隊出港。
 
多種跡像顯示,北京增兵香港,除了嚇阻港人上街的企圖之外,習近平震懾江派黑勢力、防範香港局勢失控的意味也很明顯。
 
習近平派軍隊進入香港後,王岐山敏感時刻現身廣東;林鄭曾向韓正提交報告,提議撤送中法案卻遭否決的消息被釋放;林鄭關於北京未限期解決危機的內部講話錄音被曝光。這些敏感事件之間的關聯性,以及所折射的中共高層圍繞香港博弈態勢及對港政策的轉變。
 

港澳辦急放狠話激化局勢 與林鄭不同調


 
林鄭私下講話錄音流出後第二天,9月3日,港澳辦召開新聞發布會,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楊光在一開始的發言中,延續一貫的詆毀港人抗議活動的說辭,顛倒黑白,罔顧香港黑警暴力鎮壓港人的事實,仍力撐港警;並定性說,香港當前這場風波在少數暴徒及其幕後黑手的操縱下,當前事態已經完全變質。
 
楊光在記者會強硬表態中共對雙普選底線就是中央提名、普選、中央確認,這三個環節缺一不可,這就是中央定義的“真普選”,任何時候都不會變。
 
有記者提問,之前也有信息顯示特區政府在考慮引用緊急法來應對現在的局勢。中央政府是否認為現在香港的局勢適用這個緊急法的處理,什麼樣的條件下適合應用緊急法,對香港社會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另外,面對持續三個月的香港的抗爭活動,中央有沒有設定一個解決事態的最後底線?
 
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徐露穎回應稱,中央全力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別行政區政府依法運用一切必要的手段止暴制亂;至於最後期限的問題,那就是希望香港盡早結束亂局,恢覆秩序,這一天到來得越早越好。
 
有外媒記者提問,中共是否出動駐軍和武警鎮壓香港示威活動。
 
港澳辦發言人徐露穎回應稱,相信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有意志、有能力依法采取各種必要的、有力的措施,盡快“止暴制亂、恢覆秩序”。中央決不會允許香港亂局無休止地持續下去,如果香港的局勢進一步惡化,演變成為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主權和安全的動亂,中央也決不會坐視不理。
 
徐露穎還強調,依據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和駐軍法,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必要時可以向中央人民政府請求駐軍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全國人大常委會可作出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的決定,中央政府可以發布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
 
民主派5位立法會議員9月3日也召開記者會,回應港澳辦的言論。
 
民主黨黃碧雲說,港澳辦將港人的訴求,說成是政治控訴及要脅,又指反對運動是想奪取管治權,但市民上街並不是要爭奪管治權,而是要捍衛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制度價值。
 
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說,港澳辦的言論是在政治驚嚇香港人,既沒有排除出動解放軍到港,還表明全國性法律可以在港實施,並點出有多條《基本法》條文可以動用,完全是將港人的訴求置之不理。
 
港澳辦記者會針對是否實施《緊急法》、是否出兵、是否有解決香港問題的最後期限等問題的回應,與之前林鄭錄音透露的信息及林鄭3日上午記者會上的表態,明顯不同調;再次折射中共高層在香港問題上的分裂與對立。
 

韓正及港澳系統面臨問責 江曾瘋狂反撲


 
5月21日,身為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江派常委韓正公開力挺《逃犯條例》修訂,直接刺激香港局勢,引發港人大規模遊行。期間,韓正坐鎮廣東深圳,與6.12集會遭暴力清場暴行及7.1沖擊立法會黑幕密不可分。
 
過去兩個多月來,港府無視民眾五大訴求,中共對香港反送中運動文攻武嚇不斷,出動黑幫與警察暴力鎮壓,中共警察假冒香港警察實施暴力鎮壓、乃至冒充示威者挑起事端,製造亂局激化事態的內幕不斷曝光。
 
中共國務院港澳辦、香港中聯辦系統、香港黑幫勢力、香港警隊以及中共公安國安特務勢力,均受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及其心腹、政法委書記郭聲琨操控。現任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是江派常委韓正,現任港澳辦主任張曉明、中聯辦主任王志民都是曾慶紅的馬仔。
 
就在兩天前,9月1日,郭聲琨操控的中共中央政法委刊文恫嚇香港反送中示威者說:“離月圓之夜還有幾天,暴徒們該自己掰著手指算一算。”上述恫嚇之辭暗指在9月13日中秋節,中共可能對香港擴大鎮壓。
 
在港紅二代(習近平親信)8月23日向大紀元披露,8月19日早上,北京緊急向在港各機構部門負責人傳達習近平最新指示,習稱:“誰惹的麻煩誰自己解決,自己去善後處理,不要再給中央添壓力。”
 
該紅二代表示,習近平與港澳辦中聯辦沖突,並指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不斷制造香港亂局,以逼迫習近平下台。
 
該紅二代表示,習近平本人希望平息反送中怒火,中聯辦、港澳辦以及特首林鄭月娥或被追責;預期中聯辦和港澳辦或在10月1日以後出現人事調動和調整。
 
之前7月中旬即有報導說,除了對中聯辦和港澳辦外,習近平也對韓正領導的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不滿,目前,中央多個部門正收集各方訊息,預計對港政策將有調整。而被問責的中聯辦和港澳辦未來會有人事變動。
 
多方消息顯示江派常委韓正及其主管的中聯辦和港澳辦系統正面臨問責,面臨追責、清算的江派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曾慶紅及江派目前在政治局常委會代理人韓正勢力正瘋狂放話刺激香港局勢,凸顯其垂死反撲的企圖,折射中共高層生死搏殺的升級和中共面臨全面解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