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作者寫下這篇文章,是為了表達一名生活在大陸的普通人對香港的祝福,祝福自6月以來不斷堅持的港人。謝謝你們,正式開啟了2019年「天滅中共」的序幕。)

天滅中共

6月9日以來,我一直在關注香港的局勢,在一開始我就隱隱覺得這是歷史終銘記的不朽的事件。從2019年的夏天開始,代表自由民主、與神同行的香港人正面對決魔鬼紅龍共產黨。可以預想到,邪惡永遠戰勝不了正義。但是取得勝利的漫長過程中,會痛苦、會失落、甚至會有敗退,已經記不清有多少次看到港人抗爭的影片流淚甚至抽泣,心痛那麼多位捨生取義的義士、心痛那麼多受傷、被捕的勇者……但我堅信,香港人永不屈服,因為他們清楚地知道自己面對的,是多麼邪惡的力量;因為我們知道,在大陸還有很多很多像我這樣的普通人,在支持著你們,在記掛著你們。

謝謝你們。

試問誰還未發聲,都捨我其誰衛我城

6月16日。我在遙遠的內蒙古,望向南方,向英勇無懼的香港同胞致敬,向梁先生表達哀思。歷史終究會記得某些身影:他們所說過的話、所做的事、所處的位置以及腳下的土地。香港同胞經歷了那麼多,甚至知其不可為而勇毅為之。

你們已經改變了一切

我沒資格講我可以做甚麼,因為我自己公務員的身份,家庭的期許和環境的不允許,我無法大聲告訴所有人我對你們的支持。但我了解,我了解你們的希冀、難過,經歷過的苦痛。我真的願與你們一起。向你們致敬。正如石濤先生在節目中所說「做節目十二年了,就等著今天」。

只是濤哥說這話時,已是哭腔。

規整舊日時光,堅持到底。

那自由之歌,萬世千秋,要繼續唱!

行無愧怍,天道昭昭

香港人是好樣的,從五年前的「雨傘運動」到如今的「逆權運動」,香港人永遠敢於「撐起雨傘」,寧可站著死,不願跪著生。這也是我——一名生活在大陸的普通人——最為欽佩、感動的。

孫中山先生曾於1923年到香港大學作公開演講,他說自己的革命思想起於香港。這幾乎是孫中山先生一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系統地論述自己革命思想的起源與發起。而香港,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起點。

而今,香港又一次成為了起點。

所有人都會記得從6月以來所發生的一切,因為所發生的一切事情真真切切地改變了所有。人們會永遠記得,獅子山下那錚錚傲骨和不朽英魂。

200萬+1

「燈光飛馳,失意的孩子,請看一眼這個光輝都市」。

摩西分紅海

4月15日,巴黎聖母院大火,周圍聚集的巴黎青年越來越多,面對祝融之災,他們無可奈何。一群年輕人,他們能做甚麼呢?他們選擇面向熊熊燃燒的巴黎聖母院跪下來,祈禱,唱聖歌。

當他們面對災難、死亡、悲傷,他們甚麼都做不了,他們只有心中的信仰,但他們卻做了最棒的一件事。

古時候,人們遭遇了水災,便建一座龍王廟;經歷了火災便建一座祝融廟。他們是弱者嗎?商湯在位之時連年大旱,他拒絕殺人祈雨,而是選擇自己一個人纏著白茅走近桑林曠野,自我反省,求天降雨。這樣的一代君主也是弱者嗎?

逆權運動開始以來,香港的年輕人曾唱了一整夜聖歌,他們在立法會唱聖歌、他們在梁先生逝去的地方唱聖歌……面對現時發生的一切,面對龐大的國家機器,他們實在太過渺小,但他們仍舊選擇高唱聖歌。

總有人不願像高級動物一般在世上混日子,不願與「毀人不倦」的赤龍魔鬼為伍,他們總要堅持心中信仰和理想,磨礪自己,淬鍊自己。

即使再渺小,我一點一滴的信念和做法,終會有一絲一毫的改變。苟且偷生還是向死而生,香港的義士們用實際行動選擇了後者。

「所有為我城命運付出,不計個人前途得失的年輕人,所有令香港變得更美麗的人,你們並不孤單。」

你們並不孤單,我同你們一樣,決心等待「風雨過後見彩虹」那天的到來。我相信,不遠就將到來的。

雞蛋和高牆

堅持信仰,便不會懼怕黑暗。keep on believing and keep going.即使高牆再堅硬再高大,也是死的。雞蛋再脆弱,也是活著的生命。高牆終究會倒下,碎成細石,而雞蛋終究會孵化,越過高牆。

列根總統在30多年前曾在柏林牆前呼籲:推倒這堵牆!

而今,香港人站在與神同行的民主世界和與魔鬼為伍的極權世界的分界點,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回應了30年前的那句話:推翻這堵牆!

「我時刻提醒自己,做好一個公務員,必須要先好好做一個人,在大是大非問題前,必須有良知,有風骨,明辨是非善惡。我們都是身處高牆的雞蛋,在雞蛋和高牆之間,除了永遠站在雞蛋這邊,更加希望可以成為保護雞蛋的高牆。」

同樣是公務員,我對香港公務員的這番話感觸極深。獨立思考的價值在於身處危難之中,仍時刻保持警覺與思考,不被濁流帶動,懂得在苦難中保有自己的思想,磨練自己的意志,在苦難中練就堅毅與盼望。

始艱危,終克定

今時今日在香港所發生的一切,都有其時代感。所謂時代感,就是在如今變幻時代,個人的善惡抉擇就決定著未來的自我走向。中共官方媒體那種未經第三方證實、獨立調查、客觀評價的甚至是胡說、污衊的消息,都是我最為厭惡和唾棄的。選擇善良是最終的結果。選擇善良意味著要整體思考所有事情的發生,知曉事情發生的緣由和過程,更為重要的,是你要明白,甚麼叫做善,甚麼叫做惡。

《推背圖》有一句:始艱危,終克定。意思大概是說某個過程從開始到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都非常艱難困苦,看不到希望,找不到出路,備受污衊、指責、質疑和打壓,但最後「終克定」,也就是克服了所有的艱難險阻,得到了「善」的結果,終得安定。沒錯,目前看來,戰事漫長,代價很大,痛苦很多,但,大局已定。火煉真金的過程異常痛苦且難以忍受,但等到最終的結果,是火成為了黑乎乎的一片灰燼,而真金越發閃耀明亮。

太陽照常升起,這是我們常說的一句話。我也想對香港同胞們說,等到太陽照常升起的某天,我真的希望可以同你們一起,相擁,再會,互訴衷腸。

我雖勢弱言輕,決不虛作無聲

8月31日,又看到了與7月21日類似的情景,只不過這次,施暴者的身份不同了。

可能影片裏呈現出來的情況我可能一輩子都忘不掉,那些恐懼、無助、痛苦、聲嘶力竭的吶喊……但我也看得到希望,透過影片我看的,是走過苦難,見證光明的希望。

三十年前,青年王維林隻身阻擋中共的坦克車隊,成為了個人抵抗強權的標誌。而今日的香港,有上百萬的「王維林」,他們隻身阻擋的,是中共。

而在大陸,仍有分散的「王維林」,我們心在一起,一起拒絕中共那日,便是新天新地開啟之時。

與神同行,多謝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