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看起來都很安全。」北京趙先生10歲的兒子,沿著黃果樹景區行人路線旁遊人踩出的小路去河邊洗手,不幸被水衝走,由於水流湍急家人營救未果,還造成一對母子罹難一人重傷的慘劇。人們不禁要問,景區這麼大的水是從哪裏來的?

據陸媒報道,8月25日下午,趙先生一家在黃果樹瀑佈景區遊玩,行至天星橋下游,10歲的兒子去河邊洗手,還沒蹲下就滑落水中。趙先生與妻子、大舅哥相繼跳水營救。趙先生被衝出300米左右,抓住樹枝脫險上岸,大舅哥也被水衝走,身受重傷在ICU搶救,右側氣胸及多處肋骨骨折。

趙先生的妻子和兒子不見了蹤跡。8月26日12時許,這對母子的遺體被找到。

事發後,景區以「施工」為由關閉天星橋下半段。

8月25日,一對母子在黃果樹天星橋下游景區罹難,該景區隨後以施工為名關閉此處景區。(微博截圖)
8月25日,一對母子在黃果樹天星橋下游景區罹難,該景區隨後以施工為名關閉此處景區。(微博截圖)

趙先生是一名資深娛樂攝影師,他表示,後續將對景區及相關旅行社追責。趙先生說,行人路線有條小路通向河邊,附近無任何涉水危險標識。在事發兩小時後,景區安置了「嚴禁涉水過河」的標誌牌。景區管理方對此予以否認。

但不少都網友表示,事發地沒有警示牌。網友「格格144178149」稱自己8月25日15時在天星橋景區,去過出事的地方,當時沒有警示牌。

此外,網友還描述,沿河道那段河流非常急,水急石多,天星橋下半段水流最為湍急。「這水就像水庫洩洪一樣,水性再好都沒用」,「那麼多、那麼大的水從哪來的呢?」

網友反饋事發地水流湍急,像水庫洩洪。(網頁截圖)
網友反饋事發地水流湍急,像水庫洩洪。(網頁截圖)

網友「laotian7703」提供了事發一周前在天星橋下半段景區拍攝的照片,並懷疑上游有水庫蓄水。很多網友看到之後表示水勢浩大,感到危險和恐怖。

黃果樹瀑布豐水期 上游疑在騰庫洩洪

入汛以來,位於貴州省安順市境內的黃果樹瀑布進入豐水期。據黃果樹瀑布官方微博顯示,6、7月份以來,由於強降雨影響,水位超警戒,天星橋景區下半段等景區多次被封閉。期間,又多次稱水位已降至安全範圍,開放接待遊客。

圖為2019年6月7日,貴州安順,航拍黃果樹瀑布,入汛以來最大洪峰。(大紀元資料室)
圖為2019年6月7日,貴州安順,航拍黃果樹瀑布,入汛以來最大洪峰。(大紀元資料室)

事故發生後,黃果樹旅遊集團公司副總經理佘先生對《新京報》表示,搜救時,「我們就讓上游把天星橋的水份流……上午水就全部洩下去後,岩石邊上就發現了(遺體)。」

種種跡象表明,事發時,上游正在洩洪。

貴州首屆人權研討會發起人之一劉小濤向大紀元表示,官方不會報道事故的真正原因,就是報道一下有這麼一件事,其它的不講。實際上,是因為它上游建了一個調節水庫,把水蓄起來,一是有接待任務時放水,二是旅遊團給錢時放水,再一個是有洪水時要騰庫洩洪。

據介紹,9月是淡季,枯水季節,黃果樹瀑布就是很細流一點水。「旅遊團給錢就放水給你看壯觀的水,以前5萬塊錢放一次,現在漲價了。」他說,「它是國家5A級景區,有重大事故要報國家旅遊局、安全委員會,還要接受社會媒體的監督,(但目前)這些功能都沒有了,它成為一個獨立王國。在我的印象裏,根本不往裏投入管理,不在安全設施上投資,它只是收錢。」

劉小濤質疑遇難者落水的原因。「這種情況多半都是在沒有事先告知遊客的情況下,突然開閘放水造成的。那個水本來是很平靜的,只有放水它才突然一下子猛漲起來。」他說。

大紀元記者給當事人趙先生發去了相關的詢問信息,不過截至發稿,沒有收到回應。

劉小濤也是黃果樹景區「重大安全責任事故」受難者家屬,他的妻子黃萍女士於1993年10月8日陪同總公司同事遊玩時,在黃果樹景區落水遇難。

據當時的調查,出事的當天下午約2點,黃果樹風景區管理處接待由香港、澳門一行19人組成的「減災扶貧考察團」。為使瀑布更壯觀,突然開閘放水,致使在下游正從跳蹬上過河的6名遊客被突如其來的大水衝走——四人遇難,二人生還。

「官方只報出了4個人的姓名,都是煙草系統的。」而據劉先生在貴陽了解的情況,市內還有一個人(女兒在貴陽)遇難,在安順本地。有多名受害者家屬曾堵交通抗議,令當時安順市交通癱瘓多日。當局至今隱瞞真實情況與死亡人數。

死亡事故發生20多年來,法院只接受其民事索償訴狀(20年保付),不受理刑事追責訴狀,剝奪了遇難者家屬的訴訟權利。所有的事故責任人不但沒有被追責,反而都陞官,官至省政府秘書長、副省長、銀行總經理等等。

黃果樹風景區是國企 事故責任人陞官

公開資料顯示,黃果樹風景區位於貴州省西南部,景區籌建於1977年。1980年6月省政府批准成立「黃果樹風景名勝區管理處」。1999年4月28日,撤消管理處,成立了「貴州黃果樹旅遊集團有限公司」。

2009年1月,集團公司改制,正式更名為「貴州黃果樹旅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目前,集團公司總資產10.4億元,股東分別為安順市國有資產營運管理公司和安順市國有資產管理委員會,分別持股90%和10%。

劉小濤指出,黃果樹旅遊集團是個百分之百的國資企業。93年出事的時候,叫做「黃果樹風景名勝區管理處」,有兩個地方管,一個是貴州省的城鄉建設廳,一個是安順市政府。所以它是雙重管理。現在把國有企業公司化了,當地政府佔了大股。

黃果樹瀑布是貴州重要的景區,接待是很重要的一個任務。「原來主要是以接待為主,現在又加上了商業化運作。因為景區附近有很多旅遊開發的項目,包括房地產。領導的行程、甚麼時候放水不知道,從來沒有通知。」他說。

「因為有重要人物來的話,一般都是保密的。提前通知他認為領導人的生命要有危險,越是身份高的人,通知留出的時間就越少。所以根本沒辦法通知下面景區的人,也沒辦法清場,做好準備。他不可能提前告訴,拿老百姓不當回事。」

劉小濤說,93年特大安全責任事故,在這個事情之前,就已經死過人。之後,沒幾年又出事,不停地出事,它都隱瞞起來,不讓外界知道。水庫到黃果樹不到2公里路程,沿途有的小孩正在放牛就被衝走了,經常發生。如果自然流水,就不可能突然暴漲,除非下大雨、山洪暴發。

他說,「就是因為它對生命的漠視、蔑視,犯了錯、犯了罪它也不受到追究,所以就不停地在出現這樣的事。它犯了法不受到處罰,哪還有甚麼天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