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疑似習近平就香港責任問題的講話傳出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言辭變軟,表示願意對話,要構建對話平台。然而8月27日,堪稱變色龍的林鄭突然再度變臉,除繼續拒絕回應港人「撤回條例」等五大訴求外,還暗示不排除動用《緊急法》解決當下問題。而引發各界關注的《緊急法》當日首度出現在立場親共的《星島日報》的一篇署名文章中,文中稱,香港特區政府認為局勢惡化,或令警員或示威者嚴重傷亡,有需要以《緊急情況規例條例》進行緊急立法應對。林鄭的變臉與此不無關聯。

讓人不寒而慄的是,林鄭的變臉、親共媒體的放風,中共官媒《人民日報》和香港多份報章頭版廣告均出現「止暴制亂」字眼,以及香港警方首次出動水炮車和發射實彈示警,並在兩天內抓捕86名示威者,都預示著中共正在磨刀霍霍,決心以暴力手段而非對話回應港人持續的抗議。

一旦林鄭實施《緊急法》,那麼依據該條例,港府可以馬上對刊物、文字、地圖、圖則、照片、通訊及通訊方法的檢查、管制及壓制;逮捕、羈留、驅逐及遞解離境;對香港的海港、港口及香港水域和對船隻移動的管制;對陸路、航空或水上運輸,以及對運送人及東西的管制;管制貿易、出口、進口、生產及製造;對財產及其使用作出撥配、管制、沒收及處置;修訂任何成文法則,暫停實施任何成文法則,以及應用任何不論是否經修改的成文法則;授權進入與搜查處所等等。

很明顯,《緊急法》實施後,港人的言論、通訊、集會等自由的空間將大大縮小,中共可以授意港府對港人進行逮捕、羈留、驅逐乃至押到大陸受審。這樣的香港變成高壓統治下的大陸指日可待。

一個問題是,林鄭頒佈實施《緊急法》的概率有多高?8月28日總部在台灣的《鏡周刊》披露的消息證實這個概率很高。消息指,近日中共中央已對香港事態下令,由港澳辦發出紅頭文件下達指示。內容有5點:

一是在8月底前平息反送中事態。二是香港局勢已到緊急關頭,絕不能讓「黑天鵝事件」擴大,蔓延至中國大陸。三是港府與廣東省密切配合,調動廣東武警部隊、公安與港警協調,以廣東省委為主,統一行動指揮。四是駐港部隊舉行聲勢浩大的助威活動,但不宜宣佈戒嚴。五是做好清場善後工作,採取一手軟一手硬的政策,儘量減少國際社會的影響和制裁。

消息還稱,中共安全部也下達一個絕密文件,給各省市國安反間諜部門,包含負責處理「反送中」的廣東國安三局。該文件要求相關單位配合香港局勢發展的需要,抓捕二三名美籍、台籍人士,聲稱是美國、台灣政府派遣間諜,以栽贓外國勢力是介入香港「反送中」的幕後黑手。據悉,廣東國安三局已開始著手佈置相關工作。

筆者認為這5點內容應該是真實的。首先中共「十一」大慶將至,如果香港「反送中」持續到「十一」,中共粉飾的「大慶」活動也會受到影響,中南海高官的顏面亦將喪失,因此在8月底、9月初「平息反送中」是最後期限。而5點要求得不到回應的港人是不會輕易退縮的,是以中共在如此所剩無幾的時間內「平息」的唯一手段就是採用極端暴力。

其次,中共高層甚至政權已經是岌岌可危,所以相當害怕港人的抗爭波及到大陸,從而加速中共的垮台。因此儘早平息「反送中」也是為了保中共政權。

如何「平息」呢?指示明確點出中共要出動武警部隊、公安,與港警配合,駐港部隊則輔助造勢。事實上,在過去兩個月的示威人群中,出現了大批中共臥底武警、公安和換裝港警,他們和被收買的黑幫蓄意製造混亂,以便讓中共為示威者貼上「暴亂」、「恐怖主義」和「顏色革命」等標籤。

不難想像的是,為了給中共和港府找到實施《緊急法》的借口,在未來一周內,這些臥底的武警、公安和換裝港警,極有可能製造一宗或多宗慘案,甚至出現人員死亡,然後嫁禍給抗議的港人,中共媒體借此造勢,並揪出「敵對勢力」,欺騙中國人,分化香港民眾,進而讓林鄭宣佈實施《緊急法》順理成章。

中共這種下三濫的手法在過去多次使用過,比如「八九」鎮壓學生、「九九」鎮壓法輪功等。據1989年「六四」鎮壓的參與者、曾是瀋陽軍區第39軍116師高炮團雷達站上尉站長、後去澳洲的李曉明2002年披露,被中共官媒渲染「被群眾放火燒死」的所謂「共和國衛士」崔國政是他所在的116師的一名炊事員。實際上,這是中共軍隊陰謀製造的「偽案」。

《大紀元》早前曾報道,目睹整個事件過程的趙真(化名)揭露,中共為了激化仇恨,派遣軍人化裝成工人和學生潛入廣場抗爭人群,在混亂中將軍士長崔國政用鐵管等凶器打死,並澆上用瓶子攜帶的汽油。化裝的軍警人員大約有7~8人,他們的行動完全是有準備的,動作兇猛迅速,下手是完全直接致命的。趙真還表示,當時現場有100多人以上圍觀,但事實上大多民眾和學生手中沒有任何武器,更不可能有鐵棍、汽油之類等東西。

此外,吳仁華撰寫的《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中披露,死的14個中共軍人中,屬於38軍的王其富等6人是在西長安街翠微路口時,因為轉彎時車速過快,導致油箱爆炸起火而被活活燒死,中共卻造謠稱他們遭到「暴徒」投擲石頭、燃燒瓶、火把而使油箱爆炸而死。同樣被中共造謠是被「暴徒」打死的24集團軍少尉王景生和39軍政治部少校、宣傳幹事於榮祿,前者死因是突然發病而死,後者是因穿便衣到天安門拍攝清場照片而被自己人殺死。這些糊里糊塗喪命的軍人,死後也成為中共愚弄人民和世界的工具,真是無比的可憐。

而震驚中外的栽贓法輪功的「天安門自焚案」也早已被證實是偽案。中共公安、武警、官媒等聯合造假,造假之一是在官方的慢鏡頭中,可以看到殺死自焚者的正是一名武警。

業已將栽贓陷害手法運用得爐火純青的中共,此時正在將此手段使用在港人身上。令人可笑的是,在中共的指令最後一點居然是要「做好清場善後工作,採取一手軟一手硬的政策,儘量減少國際社會的影響和制裁」。看來,中共還是心有餘悸,有些擔心國際社會對其的制裁。但中共對形勢估計的並不充份,似乎真的不明白自己這樣做的嚴重後果。從古到今,凡逆天意、違民心者都沒有好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