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運動至今85天,抗爭時間已經超過2014年雨傘運動的79天,但政府仍然未回應市民的五大訴求。昨日來自不同界別人士在金鐘添馬公園舉行集會,聲援一連兩日(9月2至3日)的全城三罷(罷工、罷課、罷市)。大會宣佈共有來自超過29個界別逾4萬人出席集會。多個行業代表上台發言,包括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急救人員代表Jack、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會長倫志偉、醫護界代表黃任匡等。

跨界別罷工集會籌備組成員、金融界代表Easy說:「感謝香港人支持罷工及罷工集會,無這麼多香港人的支持,運動不可能成功。」他強調罷工一連兩日,而罷工集會亦一連兩日(9.2、9.3)。他相信9.3參加集會的人數會更多。

Easy還表示,9月13日是跨界別罷工集會籌備組響應學界設立的「死線」,香港人應該要團結一致,與學界共同訂立死線,要求政府回應五大訴求。如果政府在9月13日前仍不回應,會將行動果斷升級,包括不限於加長罷工、罷課、罷市。

來自社福界的發言人Vincent強調,跨界別籌備小組不是大台,行動升級及具體實施將由香港人決定,會納入公眾意見及參與。詳細將開會再商討。

白色恐怖蔓延各界別

職工盟主席吳敏兒表示,時至今日,航空業界共有21人被解僱,亦有十幾人被暫停職務,等通知回公司。她解釋稱,停職不一定被解僱,但工會收到有航班人員被停飛,事件尚待調查及尚待被公司接見,職工盟會謹慎評估航空業界被解僱人數有可能上升一事。

她並表示,暫未見航班受到反送中運動顯著影響,但解僱人數如果持續上升,有機會因人手不足危害乘客安全。她譴責某航空公司,員工行使《基本法》賦予的集會遊行權利,不應該受到懲罰。

Easy稱有金融界公司發通告給員工,呼籲他們不要參與違法或未被批准的集會、以及在臉書或其它地方發表政治意見。他對此予以譴責,並強調員工雖然打工,但有基本權利發表政治取態,亦有言論自由。他呼籲僱主不要剝削僱員的人身自由。

社福界代表Vincent則指,8月5日三罷及今次的罷工行動,都有NGO(非政府組織機構)採取白色恐怖行動,包括記錄參與員工名字及不准放任何形式假期,包括病假。亦有一間NGO鼓勵同事之間互相舉報出席集會的同事,似文革式互相批鬥。他認為白色恐怖已蔓延全港各界別,呼籲私人公司、NGO即時停止有關行為,維護香港人的人權及自由。

醫生黃任匡:我要真普選

醫護界代表、杏林覺醒醫生黃任匡認為,「反送中」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示威者要求「撤回」修訂《逃犯條例》。第二階段是「警暴」,即警方無差別攻擊記者、社工、市民,以致大家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第三階段是7.21之後「警黑合作」浮面,直至「8.31」警方入港鐵車站及車廂做出比黑社會更可怕的行徑。

他說,在三個階段中,香港人向全世界展現了良好的公民質素。

他指香港出現的所有問題都在於制度,認為五大訴求有次序先後,「我要真普選」已刻入自由的香港人體內。

醫護送飯糰給學生質問: 為何自相殘殺?

集會前,醫護人員李小姐拿著很多飯糰送給還沒吃飯的集會學生和年輕人。在接受本報記者訪問時,她直言:「想出一分力,買點飯糰過來支持大家。」

提到最近香港發生的事,她含淚說:「每一天都很氣憤,因為看到一些新聞會覺得香港怎麼會變成這樣?真的不想再發生這麼暴力的事件。」

她說,走出來,也是「不想再有暴力的事情發生,不想再有人受傷,因為打人的也是香港人,為何要自相殘殺呢?」

提到在今次運動中,多人受傷,甚至重傷。她心痛地說,雖然未接觸過因運動受傷人士,也不想再有人受傷的新聞出現,「實在太令大家心痛。不論是甚麼立場,你見到有人被人這麼打,其實也是很有問題的。這個社會出現了很大的問題。」

她鼓勵香港人,一定要出盡每一分力,為爭取自由,為下一代抗爭到底。「試想一下,如果我們下一代連發聲的自由也沒了,我想這已經不是香港。」

李卓人:香港變成警察社會

前立法會議員李卓人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說:「今次的三罷集會是用和的方式表達我們的不滿,不滿香港變成一個警察濫暴的社會。尤其是在8.31,警察衝入太子站進入地鐵車廂,無差別打傷乘客。」他認為,罷工是其中之一的施壓方式。

被問到「反送中」運動持續至今,是否政府低估香港人的意志和智慧時,他說:「政府不是低估,是甚麼是都沒做。……問題是,政府明知運動不是靠打壓就能平息的,但卻仍不讓步?」

「因為香港現在已經沒有政府。特首已經不是特首,她沒有權利說甚麼事情。目前香港社會已經變成警察社會。」他指,無論警察怎樣打壓,香港人都會繼續站出來抗爭。

他說:「(政府)真的要平息,就不要搞假對話,就做一些真正的讓步;才可以稍為緩和一下氣氛。但是香港人一天沒有民主都會繼續抗爭。」

李卓人認為,國際社會的人道支援是一個力量,一個保護傘,但國際支持都是有限度。香港人始終要靠自己繼續抗爭,「所以我們相信香港現在一方面本地要抗爭,然後國際支援,再加上法律抗爭,三條路大家一起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