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是開學日,多間大專院校及中學都有學生發起罷課,香港眾志與其它團體組成的「中學生罷課籌備平台」,昨日愛丁堡廣場舉辦罷課集會。

原本上午的集會因為黃色暴雨警告,延遲至中午才開始,由於現場持續下雨,部份出席罷課集會的學生撐著雨傘席地而坐。雨勢越來越大,學生幾乎直接坐在水中,大會一度宣佈暫停,讓集會的學生避雨。雨勢轉弱後,集會繼續舉行。

香港未來很快雨過天晴

香港眾志副主席鄭家朗是集會的主持人之一,他表示,香港的未來就像現在的暴雨,很快就會雨過天晴,獨裁政權最終會垮台。

大會宣讀了「中學生罷課籌備平台」宣言,指政府殘暴打壓,槍彈已司空見慣,街頭社區都變戰地沙場,學校亦難繼續平安。雖然政府認為開學後,示威會停止,但大會強調,不會被政府拖延策略得逞。又強調,罷課不代表放棄學習,會以公民講堂方式學習,呼籲社會大眾、教學團體,能夠支持、理解罷課。

集會邀請了律師、校長、教師、醫生、社工等不同行業人士上台發言,告訴學生自己有的甚麼權益,當被警察拘捕時候如何保護自己,和立即找律師等。

感謝學生  為民主、自由付出

發言的嘉賓均提到學生成了這次反送中運動的主力軍,不少人哽咽地表示,感謝學生這兩個多月來的努力付出,為了香港的未來衝在前面,面對暴力、面對白色恐佈,仍然捍衛香港的民主和自由。

有校長表示,很想讓同學知道,「你們在抗爭路上並不孤單。雖然你們年輕但你們的衝勁、你們的勇氣,其實作為老師的我們不單止望塵莫及,我們也需要好好的學習。」

他還呼籲執法者,「請你感激,你過去也都是學生,你曾經也都有理想也有抱負。我們的學生還年輕,他走出來為他的理想去付出,請你都留下一絲的良知、一點人性。」

政府是真正欺凌者

他還批評說,「政府其實就是真正最大的欺凌者。他在這裏奢談關愛,要求老師關懷他的學生,但他不讓學生擁有自己基本的權利。」

一名女教師讚揚學生說:「現在很多黑和白分不清,但我很相信,同學們你們的腦、你們的眼睛,你們的腦筋很清晰,沒有受我們所謂一般的普世價值困擾。在你們的心裏面,2+2永遠都是等於4。」

她還感嘆表示,我作為一個中年老師、一個公務員,我的轉變都可以那麼大。所以我很明白現在年輕人所經歷的、所面對的東西,內心的掙扎。

學生:恐襲讓我更堅定  走上街頭

參與罷課集會的鄭同學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學生走出來是為了香港的未來,是想讓林鄭月娥知道她做的事情是不對的,希望政府看到我們這麼多學生出來可以給予回應。

鄭同學還表示,港警8.31恐怖襲擊更加堅定其抗爭信念,「事件讓我更加堅定應該走上街頭。警察是沒有理由可以這樣濫捕,不可以製造這樣的白色恐怖的,隨意攻擊示威者,更加讓我相信我我們做對了。警察為了維持秩序,不代表他可以用暴力去解決所有的問題。」

他還表示「雖然老師和家長們都擔心我們被暴力(對待)、被拘捕,但是我們不怕。」並指要珍惜目前還能發聲的機會,「如果在還有機會發聲時沈默的話,以後未來可能更加沒有機會,完全被禁聲了。」

最後他希望通過學生的罷課行動傳遞給世界,現在香港發生了甚麼,中國(中共)政府對香港做了甚麼,他們不是魯莽或者衝動的一群。

樂隊年輕人:望用音樂方式帶給中學生希望

昨日在中學生罷課集會上演奏的樂隊是成立至今已有8年的「Boyz’Reborn」,在香港年輕人中頗有知名度。其中一名樂團成員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他們樂隊經常創作一些關於香港人或是香港學生的音樂,反思香港的教育制度與社會公義的事,並希望透過音樂去鼓勵香港的市民和香港的年輕人。

他認為,今次的罷課集會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學生透過他們和平的方式去表達的訴求,我們覺得很有意義。希望用一些音樂的方式,帶給香港的中學生或者年輕人一些希望。所以我們就參加這個集會。」

《夏愨道》——望港人凱旋而歸

他還介紹,他們在6月為面對白色恐佈仍堅持抗爭的年輕示威者,創作了品《夏愨道》一曲,夏愨道除了是金鐘主要道路,也是多次發生抗爭佔領的地方。而夏愨道這個名字的是由二戰後,率領英軍艦隊從日本重新接收香港的英國海軍少將(Cecil Halliday Jepson Harcourt)命名,有凱旋而歸的意味。這首歌除了記錄這次的事件之外,也是希望香港人可以在這次抗爭行動可以凱旋而歸,爭取他們應得到的東西。

由於開學日中學生都會提早下課,因此不少學生下課後,穿著校服趕至聲援罷課。集會於下午5點半正式結束,學生逐漸散去,大會呼籲不要乘搭港鐵,因部份車站有警員搜查年輕人隨身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