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Opening

今天要來跟大家聊聊台灣總統大選。現在時間已經進入九月份,距離明年初的總統大選只剩下四個月左右的時間,選戰逐漸進入高潮,第三組總統候選人也已經呼之欲出。但是,中共干預台灣大選的影子卻始終揮之不去,甚至越來越升級。

前陣子我剛好跟台灣的記者朋友合作了一個相關的報道計劃,因此現在想來跟大家聊一聊:究竟,中共干預台灣大選的常見手法有哪些?中共通過哪些管道來滲透台灣、干預選舉?這都是今天我們要跟大家聊的重點。

不過,先讓我們來看一下,幾個重要的相關時間點。

⊙Timeline

6月19日:民進黨正式提名現任總統蔡英文,代表民進黨在2020年參選中華民國第15任總統。

7月28日:國民黨正式提名高雄市長韓國瑜,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

8月23日: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台北市長柯文哲、前立法院長王金平三人同場亮相,釋放「郭、柯、王結盟」的訊息。

8月26日:台北市長柯文哲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如果鴻海創辦人郭台銘要選,就讓郭選。」「有人替我們選,我們就給他選。」

8月27日:郭台銘發言人表示,郭台銘仍在慎重考慮是否參選,9月17日將是最後期限。

11月18日至22日:中央選舉委員會受理候選人登記參選。

2020年1月11日:中華民國第15任總統、副總統選舉登場。

⊙Comments

中共干預選舉 至少10種常見手法

好,我們可以看到,現在台灣總統選情,已經漸趨明朗化,很可能出現「三強鼎立」的戰國局面。當然,也有不少人在推測,國民黨會不會最後臨陣換將,把民調持續下滑的韓國瑜換成其他人參選。

但不管怎樣,在這場關鍵選戰當中,來自北京的力量卻通過方方面面的途徑,持續灌入、滲透台灣社會當中,企圖干預這次的選舉結果。至少有10種常見的手法:

手法一:文攻武嚇 製造集體恐懼

每到台灣總統大選前夕,中共必定對台灣加強各種輿論恐嚇、頻繁舉行軍事演習,威脅台灣社會,製造集體恐懼的心理戰效果。

像今年1月2日,北京就在「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會議上強調,只有「一個中國」,不再「各自表述」,要台灣接受「一國兩制」,而且北京「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

到了7月,中共不但發表《國防白皮書》再次恐嚇台灣、批評美國對台軍售,並且還在舟山群島、東山島兩個海域舉行軍事演習,對台灣恐嚇的意圖十分鮮明。這就是相當典型的文攻武嚇手段,對台灣人民來說,幾乎已經習以為常。

手法二:滲透政治界 統戰收編

中共對台灣政界的滲透已經行之多年,採用的手法主要是利誘、威逼或色誘,而且不分政黨派系,都有政治人物被中共統戰收編,從中央層級到地方層級都有。

中共滲透政治界的目的,除了要物色能夠幫助中共奪下台灣政權的代理候選人之外,也是要彙集足夠的政治力量,為親共候選人拉票助選、打擊政治對手。

至於這次台灣大選,有哪些候選人跟中共方面關係密切,相信大家稍微用心都能看得出來,我們就不公開點名了。

或者,就像我們說過的,香港反送中運動是一面「道德照妖鏡」,你可以找出這些政治人物關於香港局勢的發言,看看他們是跟中共站在同樣的口徑上,還是支持香港人爭取自由,這樣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畢竟台灣社會跟香港一樣,都是重視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這也是台灣最可貴的資產之一。如果有政治人物反對這些普世價值,或者迴避閃躲、不願意表態,那他背後很可能就有某些特殊因素在影響他。

手法三:滲透企業界 以商干政

企業界是中共長年以來的主力滲透目標之一,特別是生意版圖橫跨兩岸的知名台商,更是中共積極統戰拉攏的重點對象。這些知名台商企業往往在選前公開出面,表態支持中共屬意的候選人;或者在關鍵時候出面表態支持符合北京立場的政治論述;或者代表中共國台辦等對台單位,向台灣政治人物進行游說滲透。

例如,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就披露,中共國台辦曾經通過台灣某個大企業集團,對他以及其他政治人物進行游說。

手法四:操控媒體輿論 為親共候選人助攻

媒體宣傳,是中共眼中所謂的「筆桿子」,是中共引導社會輿論、控制人民思想、維護極權統治的重要機器。所以,北京相當重視對台灣的媒體滲透。

我曾經有機會在台灣的媒體界工作過,也因此看過、聽過、經歷過不少這方面的事情,以後有機會,再跟大家聊聊中共對台灣的媒體滲透。那麼在選舉期間,北京主要是通過「利誘」的方式,操控台灣媒體對親共候選人進行正面吹捧、對特定候選人進行負面攻擊,宣傳符合北京立場的言論,並且切斷或攻擊任何反對北京的聲音。

比方說,5月10日,在北京舉行的「兩岸媒體人峰會」,台灣主流媒體絕大多數都派出高層主管到現場出席。根據統計,台灣媒體代表人數總共85人,其中多達20人是來自旺旺中時媒體集團。中共政協主席汪洋也到場對台灣媒體「訓話」,汪洋說,「要實現『和平統一、一國兩制』,仍要靠媒體界朋友共同努力。」

甚至,北京還會要求部份財力雄厚的企業集團收購香港、台灣的媒體公司,幫助北京進一步掌控輿論,宣傳「中國一片大好」、「中國讓利台灣」的主旋律。

比方說,台灣某電子大廠董事長,自2011年起陸續買進香港某家電視台股權;而兩岸知名的食品企業「旺旺」,則買下了《中國時報》、中天電視、中視等媒體,組成了旺旺中時集團,成為「紅色媒體」的代表。

手法五:操控民調 虛張聲勢 抑制敵人

民調,是選舉的重要參考指標,也是新聞媒體每天報道追逐的焦點。

然而,中共卻在台灣製造假民調,企圖混淆視聽、影響選情,為親共候選人營造有利的氣勢和輿論氛圍。

今年7月,台灣調查局掌握情報,發現有一家網絡報公司董事長,涉嫌接受中共國台辦的資金,利用不實數據製造有利於特定候選人的假民調,想藉此影響選民的投票意向。調查單位透露,製作假民調的經費跟人力費用,都由國台辦支付,民調裏每問一個問題,就由國台辦支付台幣1萬元作為酬勞。

這種假民調,用政治術語來說叫做「抑制性民調」或「壓制性民調」(suppression polls),是用來吹捧、拉高特定候選人的聲勢、貶低其他對手,讓其他候選人的支持者誤判局勢,從而放棄投票或者轉投其他民調領先的候選人,避免自己的選票白白浪費,也就會形成所謂的「棄保效應」。中共就是想利用這種「抑制性民調」來誤導台灣選民,從而拉高親共候選人勝選的機率。

其實,我以前還見過一種特殊的操控民調手法。曾經有一家非常準確、公信力非常高的媒體民調公司,在某年總統大選之前,突然被公司高層下令關閉,不再發佈民調。後來才知道,因為這家民調公司的數據太精準,不利於執政當局連任,因此黨政高層找到民調公司的大老闆「勸說」,要求停止發佈民調。那後來,執政當局也因此順利連任。

這件事,當時震驚了整個台灣媒體業界。至於整個事件背後,有沒有來自北京的壓力,恐怕只有當事人清楚了。

⊙回覆網友提問

好,今天就先跟大家聊聊前五種手法,其它五種手法,我們下一集再聊。

我們再來回答網友的提問。有位網友留言提醒我,要我記得說一下「江澤民與六四之間的關係」。

簡單地說,1989年4月15日,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病逝後,當時北京出現大批學生湧入天安門廣場追思胡耀邦,並且反對官員腐敗,要爭取民主與新聞自由,而上海也有華東師範大學學生舉辦遊行活動。當時上海的《世界經濟導報》對遊行活動進行報道,並且刊登悼念胡耀邦的研討會內容。

江澤民那時正好是上海市委書記,他下令要《世界經濟導報》停刊,要總編輯停職;稍後,當中共中央宣佈天安門廣場實施戒嚴,江澤民又立即發出電報說,堅決支持中央。然後,江澤民又聽從鄧小平的指令,在上海攔住了人大委員長萬里,逼萬里不得不表態支持中央實施戒嚴,這就等於消除了反對鎮壓學生的最後阻力,結果就導致了「六四天安門大屠殺」。

而江澤民也因此被中共大佬們認為是可靠的接班人,後來接替趙紫陽出任中共總書記,從1989年上任到2002年下台,他總共執政了13年。所以,江澤民其實是「六四」事件的最大受益人。

如果大家想對這段歷史或者想對江澤民有更多了解,推薦大家可以找一本書來看,叫做《江澤民其人》,這本書在網絡上也有公開連載。

⊙Ending

今天就先跟大家聊到這裏,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請記得訂閱、留言、按讚,或者跟你的親朋好友分享。

訂閱我們的頻道之後,記得打開旁邊的「小鈴鐺」圖案,這樣,當我們有新的影片影片出來,你才會收到通知。

我們下次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