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歲阿傑就讀中四,同其他同齡甚至小過他的青少年一起出來做急救員。他說「我擁有急救資格,已經很辛苦上課並考到牌,能做到的就是希望幫到人。」他說,人道救援,就是警察、黑社會受傷,我都想去救。

親眼目睹示威者被打

阿傑從六月九日出來至今,見證過好多前線受傷的情景。其中,「見過最嚴重的是(8月5日)荃灣那晚,黑社會白衣人斬黑衣人;其次是(811)尖沙口且衝突那晚,很多示威者在漆鹹威道。那晚那個女仔被人打爆眼。見到有很多示威者被人按倒,並被防暴、速龍打。」

阿傑說,看到現場示威者被打那一刻,自己做不到任何事。「如果我們一旦做任何事的話,他們(警察)可以說我們是阻差辦公, 連我們也要抓回去。」

救過黑社會 警察也想救

「有時候有些警察受傷了, 我們不是不救他們, 很多時候大陸那些人會罵我們說為甚麼不救警察?其實不是我們不去救,而是警察不讓我們去做這些事情。」阿傑說,上了30個小時的課程,又考到牌,就懂得專業操守和職業道德。

「我們不是選擇性去做,而是那邊人不接受我們去做。就是救人也不可以強迫人接受,我們都擔心自己會被人告阻差辦公或非法襲擊。 有很多法律程序要走, 其實我們也是很無奈的,而不是像那些人所講的那樣。」

阿傑強調:「我們是人道救援,而不是有些人所說得,我們偏幫示威者。」他說,有時看到警察受傷,真的很想去幫的時候,他們說他們也有自己的急救團隊,不需要我們幫手。「亦都有荃灣黑社會的人受傷,我都有份去救。那晚我也有被記者影到。」

新移民愛香港 以港為家

阿傑說,自己並不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但是來到香港後,很愛香港,亦以港為家。希望能為香港多做些甚麼,而目前他所能做的就是無私地去做急救志願者。

阿傑透露,父母是藍絲,在家中談到這個話題會有衝突,所以大家儘量不去提,最多兩句起,三句止。但在阿傑的身邊,則有一群年齡相仿的小夥伴,有的甚至更小,年齡只有15歲,大家做著同樣的「人道救援」工作,有意義,大家在一起又關係親密,似大家庭般其樂融融。

阿傑說,有些是他以前就認識的,也有很多不相識或者不太熟的,「大家都很年輕,不相伯仲。但有些人亦都不會有甚麼原因可以接觸到彼此,大家所在學校也不同,年齡層也不同,只因為「這件事」而走在了一起。」誰也不願看到誰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