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仍在持續之中。香港雨傘運動領袖、民主派政黨香港眾志的秘書長黃之鋒、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周六(8月31日)在《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上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為「香港人不會被中共嚇倒」,副標題為「你們可以逮捕我們,但更多抗議者將繼續出現」,宣示了他們抗爭到底的決心。

發表於《紐約時報》上的這篇文章說,電影《飢餓遊戲:嘲笑鳥》(The Hunger Games:Mockingjay)中的一句名言:「如果我們被燒死,你也會和我們一起被燒死」,在香港漫長的抗議活動中獲得了新生,代表了成千上萬抗議者所展現出的精神。正如許多評論家指出的,這個大規模的無領袖抵抗運動是香港與中共的關鍵一線戰場。

中共面臨國內和全球壓力,尤其是來自與美國正在進行的貿易談判的壓力,這個獨裁政黨顯然已經失去了耐心。上周五(8月30日),該黨針對香港的主要示威抗議活動人士和政界人士進行了一輪逮捕,這可能表明,更大範圍的鎮壓即將到來。

那天早上,我們中的一個人,黃之鋒,正走向地鐵站的時候,香港警察抓住了他後把他推進一輛車裏。他因6月21日警察總部外的抗議活動有關的三項指控而被捕。上周五,更多的活動人士被逮捕,其中包括兩名溫和的親民主立法會議員和一名支持香港獨立的人士。他們面臨的指控包括騷亂和襲擊警察、煽動和參與未經授權的集會、破壞財產和非法進入立法機關。

就在中共當局試圖恐嚇抗議者的同時,它們也在利用自己龐大的宣傳機器,試圖讓中國大陸公眾相信,外國特工和當地陰謀者正在香港煽動騷亂,企圖製造混亂。

上周五的逮捕行動,是香港自由被侵蝕這一事件中的另一個分水嶺。上周六的抗議活動也是如此:儘管警方禁止在當天舉行任何集會,仍有數以萬計的民眾冒著被逮捕、遭受催淚彈和高壓水槍攻擊的危險,再次走出來為維護自己的權利示威遊行。香港市民不會被共產黨嚇倒。

五年前的同一天,中共宣佈將對香港行政長官的提名和選舉方式進行更多的控制,從而粉碎了香港人的選舉自由夢想。2014年的香港佔中運動就是由這個中共的決定導致的。

今年夏天的抗議運動源於香港政府倉促通過一項法案,該法案將允許中共要求將任何犯罪嫌疑人引渡到中國大陸。這項目前已經被擱置的法案如果實施,就從實質上廢除了本應在2047年之前保障香港半自治權力的「一國兩制」原則。

最近的報道顯示,幾周前,中共官員拒絕了香港領導人林鄭月娥欲安撫抗議者的(退讓)提議。路透社(Reuters)報道稱,在共產黨的指示下,林鄭月娥強化了自己對抗議者的立場,斷然拒絕了抗議者的所有五項要求,包括改革選舉制度,或在今年夏天任命一個獨立委員會調查警方的暴力行為。就在上周,她變本加厲,建議香港政府可以通過緊急條例,即戒嚴法的某個版本。

正在香港發生的群眾運動無疑已經是「內亂」,但這個「內亂」的說法是從共產黨的角度而言的,對於抗議者們,他們只是在保衛他們心愛的城市,這座自由、平等和人類尊嚴的燈塔。在過去的幾個月裏,年輕的學生、中年的專業人士和老年人走到了一起,勇敢反抗強大的中共。我們的同胞面對著各種可能的危險,勇敢地面對警棍、催淚彈、橡皮子彈,甚至被黑社會成員砍傷等危險。在上周六,他們再次這樣做了。

香港警方多次濫用權力,不僅在街頭過度使用暴力,還殘害來救援的志願者,對被捕的女性抗議者進行性騷擾,或對其他在押人員進行攻擊。當局還在恐嚇大型商家和企業。

從吸入的有毒煤氣氣和射向他們的槍彈中,香港的年輕人正在迅速成熟。許多青少年用零花錢購買安全口罩,他們的信念得到了加強。當老年人懇求警察放下手槍和警棍時,各行業人士也正在為這場運動捐款。

外部世界也應該糾正在香港發生的這場錯誤,這取決於他們是否願意與嚴控著中國的共產黨展開對抗。世界各國領導人不能把他們希望中國和平崛起(這個願望或許是希望中國最終變成民主國家)的願望,與今天中國共產黨極權專政的現實相混淆。(外部的)任何可能繼續維繫北京共產主義專政命脈的行為或政策,都是對該專政正在西藏、新疆、香港和中國大陸迫害和壓迫的人民的冒犯。

1997年,當英國將香港的控制權移交給中共時,一些人認為,這個當時還是殖民地的地方——歐洲帝國時期的戰利品——即將被解放。但是,把香港交給一個極權帝國,只能意味著它的再殖民化。如果中共在1997年是一個民主國家政權,這次交接就不會引起爭議。但實際上,它把數百萬香港居民變成了自己城市裏的難民,不得不屈從於北京的共產主義專制極權統治。

中共政權在幾十年前餓死了數千萬中國人、1989年謀殺了學生、從那以後不斷對異見人士進行政治迫害,許多香港人是逃離那個政權的人或者他們的後代,他們逃離大陸恰恰是為了逃離中共政權。如今,這個政權正通過向大陸人民提供支離破碎的信息和捏造的宣傳,或者說「假新聞」 ,來煽動大陸民眾的民族主義情緒。

我們理解,一些批評美國干涉主義的人可能傾向於同情中共,認為中國是一個仍在發展的國家,歷史上受到過西方的欺凌。但是請聽聽我們在香港發出的聲音:對待中共,我們別無選擇,只能採取你不喜歡或反對的方式—- 這是世界必須認真對待並難以忽視的真相。

香港大規模的抵抗運動造成了中共政權統治合法性的危機,也在呼籲世界其它國家支持我們爭取人類尊嚴、平等和自由的運動。走上街頭的抗議者是對抗中共的前線人員,他們正在與這個強大的共產主義法西斯政權抗爭。

九月份,這場鬥爭只會帶走更多人的生命。我們知道,中共政權希望在10月1日舉行(篡政)70周年的盛大慶祝活動;希望通過改寫人民的記憶,將歷史放在利於自己的一邊。但是香港人不會讓這一天不戰而來。

與此同時,美國立法者應該對一項名為《人權與民主法案》(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的法案進行表決。該法案將賦予美國總統懲罰干涉香港事務的中共官員的權力。該法律還可以允許美國撤消香港所享有的與大陸分開的特殊經濟待遇。

如果美國國會通過這項法案,它將向香港的其他沉默的盟友和中共的獨裁者傳遞一個堅定的信息。香港的時鐘正在滴答作響,我們的未來如何也正在被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