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反送中行動以來,香港市民面對中共和港府的步步進逼的打壓一直不屈不撓。儘管在8月31日前夕港警發起大搜捕行動,又禁止民陣申請的遊行,但是,原定遊行的遮打花園有大批市民無懼風雨、無懼打壓走出來。他們在現場高呼:時代革命,光復香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現場氣氛非常高漲。

立法會議員毛孟靜:一定要be water

面對緊張的香港局勢,立法會議員毛孟靜表示,30日一早就抓了黃之鋒,晚上,抓了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譚文豪。30日全天發生的事,你看到林鄭政府是非常處心積慮,她要製造一套寒蟬效應、白色恐怖,最明顯的目的,是希望31日少一些香港人上街。「希望香港人怕,林鄭是想使你覺得上街真是很危險。但是,老實說,星期六下午,香港人怎麼會不上街,不行街呢?」她說。

「林鄭自以為可以有一個一石二鳥的做法,第一,如果今天真是遊行集會,或上街的香港人少,她就覺得自己成功,可以跟北京交代。」毛孟靜認為,如果仍然是非常非常多人的話,她就有藉口說,真是要動用那條所謂的《緊急法》了。她自以為是一箭雙鵰,自以為很聰明。但是,這是不可行的,因為香港人完全理解現在正在發生甚麼事。

最後她說,31日這樣的情況,林鄭是想火上加油,使年輕人更加憤怒,做一些他們稱為「勇武」的行為,或者激進的行為,這樣他們就有道理抓人了。「我有理由相信,年輕人應該會知道,這個或者可能,你要懷疑是一個陷阱,是一個騙局。31日他們一路抗爭的口號是be water。所以,一定要be water。」

「長洲覆核王」郭卓堅:所以我要出來

香港政府為了阻止市民遊行集會,港警發反對通知書,民陣被迫取消8‧31遊行集會後,發起不同形式的活動,因此市民聚集遮打花園。

「因為基本法賦予我的權利,『基本法』27條:香港市民享有遊行、示威、集會的自由。」郭卓堅說,「『基本法』第8條:香港現行的法律不能與本法相牴觸,否則就要修改。她(林鄭月娥)現在是違憲,不給我們去參加遊行示威,這個是違反了『基本法』的,以本地立法公安法令凌駕於『基本法』,根本是不尊重國家,也不尊重法律。」

郭卓堅非常明確表示,「甚麼叫法治呢?所以我要走出來。要告訴大家:他們來抓我,我都會告訴大家聽的,而且之後我也會到台灣,去宣揚香港根本沒有遵守『基本法』,以一言九鼎竟然就可以一地兩檢。而且第27條說得很明白,我們有遊行示威集會的自由,竟然用警方的那個反對通知書,本地立法來限制我們的權利。所以我要出來。」

郭卓堅說:「(我)已經入稟了,法庭要求他很快就會來通知我的。另外,我星期三會入稟。為甚麼不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她不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違憲的。警監會是無權去調查警務處長、那個警察的暴行的。因為警監會是由你去警察投訴科,投訴科給案件他們去查,(你)怎麼可以去查?所以這個違憲得更厲害。」

當被問及會不會怕?郭卓堅回答道:「不會!因為我們是符合憲法的,我怕甚麼?因為『基本法』已經賦予我們權利,我們有遊行、示威、集會的自由嘛。我們怕甚麼?法律已經給與你們,還怕?還說香港是法治社會?」

社會民主連線成員古思堯:香港政府就一定輸

社會民主連線成員古思堯表示,「中國(中共)政府已經講得很清楚了,就是『以暴制亂』。30日的大抓捕是第一波,陸續就會有大抓捕和大鎮壓的啦。」對於現在香港的局面呢,他認為「三輸」。泛民是沒得輸的了,現在已經輸得乾乾淨淨。但是香港政府就一定會輸得很慘。那輸得最難肉酸(難看)的、在國際上沒面子的、輸得非常之難看的就是中國(中共)政府,這個是最好的結果。

「因為香港爭取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就差雙普選是爭取不到的。中國(中共)一黨專制、流氓政府、專權政府、獨裁政府,他不會給香港有真真正正的民主普選的,所以香港泛民是沒得輸的,已經輸得乾乾淨淨。」他說。

但是現在的局面就一定要有「三輸」的局面。古思堯說:「香港政府就一定輸,但是為了整個國際的形勢、為了全球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中國(中共)政府就是一定要輸,而且是無論如何它都會輸的。」

古思堯表示,一個專制野蠻的政府,一個野蠻的政府怎麼可以管治文明的?野蠻人怎麼可以管治文明人呢?中國(中共)政府沒有民主、沒有人權、沒有法治,怎麼可以做大國、強國、盛世、中國夢?根本是沒有可能的。

8月31日港警在中聯辦那裏搞一些水馬,從西營盤不讓市民進去。社民連成員古思堯作為中聯辦的常客,他說:「今日我收到一個消息是大陸強力部門派了一批武警來香港的。這一批武警是已經集結在中聯辦和附近的西營盤。已經下了死命令……要香港恢復平靜。」

但是現在中國(中共)政府所依靠的力量,他稱,第一,是白衫(軍)支持建制派;第二,是親共產黨的紅衫軍;第三,最重要、最重要的是群眾鬥群眾,就是三合會、黑社會。就是利用黑社會在泛民中間製造白色恐怖。

他認為,現在發展下去,是對香港的民主運動、人權運動是有利的。

如果中國(中共)政府是派鎮壓部隊、維穩部隊來香港,來大屠殺,古思堯明確地說:「香港(政府)可以歡迎中國(中共)維穩部隊來香港大屠殺,那麼即刻會有超一萬幾千的香港精英,同一些對香港有建設、有貢獻的人馬上離開香港。總而言之,泛民是沒得輸了,但是就一定要中國(中共)政府輸得很難看、很肉酸(難看)。因為這個政權已經是全人類的公敵。」

港人今天高喊「天滅中共」。古思堯認為,香港是有希望的,從18歲到35歲的年輕人個個對中國(中共)政府咬牙切齒。因為中國(中共)政府在幾十年來的所作所為是完全違反人類良知的,所以年輕人是一定會反對中國(中共)政府的。中國(中共)政府提出要在香港人心回歸和愛國愛港, 這個是白癡的思維,是沒有可能的事。

他說:「我剛才已經講過了,一個野蠻人怎麼可以管治香港的文明人呢?所以我個人認為,是徹徹底底地瓦解中共政府,這個是最高的抉擇。」

對於31日港警在中聯辦的保護措施是不是有效,古思堯肯定回答:「有效。它是垂死的掙扎。但是你看它表面上很強大、大軍壓境,但是一點自信都沒有。中國(中共)政府和中聯辦一點自信都沒有,因為它們所做的一切已經是反人類的,是反民主、是反人權的。它今日就算是得逞、可以鎮壓,但始終來講它是無法脫離失敗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