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揚‧傑基萊克(Jan Jekielek)在 「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節目中,就華為公司等問題,專訪了前白宮首席策略師、前布萊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執行主席班農(Steve Bannon)。全文翻譯如下文。

採訪中,記者傑基萊克提出了多個問題:

特朗普總統真的能命令美國公司撤出中國嗎?
班農的新電影《紅龍之爪》講的是甚麼?
他為甚麼把中共電信巨頭華為描述為「我們有史以來面臨的最大的國家安全威脅」 ?
特朗普總統對待中共的方式與前幾任總統(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有何不同?
前幾屆政府對中共和執政的共產黨政府有哪些根本性的誤解?
華爾街和西方商業領袖在資助和幫助中共方面扮演了甚麼角色?
此外,我們如何才能看到香港抗議活動的結束呢?

這裏是大紀元的「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揚‧傑基萊克。

此文為採訪第二部份,點擊這裏閱讀第一部份。

……

班農:順便說一下,(對華為的)這個起訴書是由一個大陪審團下達的,這就是為甚麼他們(美國司法部)開始按照起訴書採取行動,前往加拿大(加拿大人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對吧?)並說服加拿大當局,你必須這樣做,你必須這樣做,這是為了你自己好。

這裏有電影的力量,電影的力量之一。我認為這就是電影製作者如此勇敢的原因,他在電影裏展示了加拿大政府當時所面對的緊張氣氛,因為這不是一個簡單的決定。中共是睚眥必報,對吧? 如果你不配合他們的想法,他們就會來找你麻煩……

影片中展示了這種緊張氣氛,發生在兩個正派、誠實的人身上。他們看到了事實,並決定站在真理和正義的一邊,站在民主的一邊。

你在香港所看到的那一切在這部電影中都有所體現……他們只是,只是普通人。當他們被要求承擔甚麼責任時,他們很容易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地得過且過。(他們會想)對我來說,讓這種事情繼續下去是很容易的,因為我只是整個系統中的一個小人物。

而事實上,在這部電影中你可以看到很多人面對這種緊張氣氛時的反應。他們會說,嘿,你看,(華為)他們正在創造就業機會…… ;我們為甚麼不能(同華為)好好相處呢? 你們為甚麼要(針對華為)提這些問題? 你為甚麼要這麼做?……

但影片裏這些公民是如此堅強,無論是媒體公司、加拿大公民,還是加拿大政府,他們卻回應說:「不,這必須被制止!我們必須阻止這一切,我們就是要阻止這一切的人。」所以我認為,這會是一部非常有影響力的電影,我很自豪能與它聯繫在一起,希望通過我的努力,我們可以在全世界發行,人們可以從一個小時的影片情節中看到,華為公司到底在做甚麼。

記者:這些(勇敢)行為的後果都是非常現實的。我相信這也是電影裏有的情節。我記得我在預告片裏看到了兩位加拿大人被捕的片段。還有一個加拿大人,他被判了死刑,很明顯這是(中共)為了報復,或者就是為了表示,如果你們(加拿大)這麼做,將會有政治後果。

班農:如果你回頭看一下整個影片——我們會在網站上放更多的(片花),因為我們已經做好發行推廣準備了——裏面有很多人被自殺的情節……比如,教授或研究人員就那麼從建築物頂上摔下來了。

在中國,在過去的幾年裏,有超過1000人失蹤,或者被關進監獄,或者自殺,或者只是「碰巧」得了抑鬱症從40層樓上摔下來。所有這些隨機事件卻都發生在他們同共產黨打交道的過程中。

在這部電影裏,你可以看到,你還可以看到他們(中共)開始反擊了。他們反擊的方式之一就是對加拿大公民窮追猛打。一些加拿大公民可能觸犯了法律,而其他沒有觸犯法律的加拿大公民,他們(中共)有點像是在圍捕他們(加拿大人)……

你在這部電影中所看到的,正是今天的香港年輕人正在為之奮鬥的,所反對的所謂「引渡法案」。因為一旦你到了中共大陸,唯一的規則就是內部規則,而這個內部規則是由中共控制的。那裏沒有法治,他們說甚麼就是甚麼。

你可以從電影裏的這些加拿大公民的遭遇看到這一點,影片中有一個氣氛很緊張的場面,甚至連加拿大政府的成員都在說:「嘿,你看,我們在那裏(中國大陸)有很多人,很多外籍人士在那裏工作,從事傳教工作,或者為非政府組織做事。他們都會遭到報復的,這就是中共的行事方式,你得把人先召回加拿大。」

但是在加拿大有人就說:「這簡直就是勒索。」「我們必須做正確的事。」這就是這部電影所展現出的力量之一,你可以看到每天都有人在作出這樣的決定。我認為這部電影從側面展現了民眾的勇氣,我認為它極好地代表了加拿大人民。

記者:這聽起來真是不可思議。我突然想到,我不知道你現在是否想談這個,但是中共、中國共產黨,它不是中國。它是一種像寄生體一樣的組織,它凌駕於政府和社會的各個方面之上,我是這麼理解的。

班農:是的,(中共)就是一個寄生體。實際上,我還會說它是一個黑幫組織。這就是為甚麼對我來說,你要想理解中共的唯一方式,就是把它當成一個寄生體或者黑手黨式的組織,這些人都是不遵守法律的罪犯。他們奴役中國人民的行為令人髮指。他們對維吾爾人做了甚麼,對達賴喇嘛做了甚麼,對西藏佛教徒做了甚麼,對福音派基督徒做了甚麼,對法輪功做了甚麼,他們對地下天主教會的所作所為都是不可接受的。

在當今的現代社會,(中國)那些想要有自己精神信仰的人所面對的,不僅僅是被壓制,而且遠遠超過這個,這是不可接受的。還有,因為沒有法律,所以對於(中國的)任何企業家,中共想要沒收他們的生意,就會去沒收他們的生意,想要接管他們的資產,就會去接管他們的資產。

香港人是世界上最有秩序、最體面的人。如果你去過那裏,你會知道,那裏基本上是一個沒有任何資源的巖島。但是,中國人民的勇氣和決心,加上英國的普通法,在那裏創造出了世界第三大資本市場。這些都是了不起的人民……他們勤奮工作,他們在歷史上一直不關心政治,香港一直就是以商業為中心的。

但是,現在你卻可以看到,現在每個星期都有數百萬人走上街頭(示威抗議)……,很有禮貌地拿著雨傘,事後還打掃衛生,孩子們也在學習,他們拒絕退縮,那麼他們在做甚麼?為了甚麼?

他們解釋說,這個「引渡法案」實際上是(香港)被徹底廢除法治的一步,這樣,(中共)他們就可以隨心所欲地把任何人帶到中國大陸的某個監獄,然後必須在中共的法庭上受審。

這部電影裏還向你展示了中共的法院是怎樣的。他們向你展示了一個中共法庭是如何基本上都會按照中共的意願來制定規則的。所以,我不認為中共是合法的。我所認為的中共是一個黑幫組織……記住,中共、中國共產黨是西方精英創造的弗蘭肯斯坦怪物(Frankenstein Monster)是西方精英創造的核心,是西方精英提供的技術。

如果拒絕為華為提供他們所需要的組件和技術,我們可以在30天內使華為停產。前幾天,華為的總裁說,華為現在正在與西方國家進行生死攸關的鬥爭,西方國家完全可以隨時關閉華為。他們還試圖證明華為是一個優秀的民營企業,而我們要證明說,不,它不是一個民營企業,它是中共解放軍的一個分部,這是一個情報部門,必須阻止這一切。

人們都應該看看這部電影,他們應該質疑他們在這部電影中所看到的華為的一切所為。他們會要來支持針對華為的行動。我們將在我們的網站上推廣支持行動,我們會走遍全美國、加拿大,並宣傳、談論這一點。

記者:我想你會去再找找《大紀元時報》的一些報道,因為我們圍繞華為和中共的廣泛聯繫等問題詳細地報道了相關的證據,很棒的報道……

班農:我想做這次採訪的原因,很久之前我就已經說過了,中國(中共)一直是我關注的焦點之一,也是我加入特朗普競選團隊的原因之一。多年來,在布萊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時,我們就一直在談論中共的威脅,不是指崛起的中國,而是中國共產黨的威脅,中國共產黨如何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越來越激進,以及中共對世界的霸權意圖。

真正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大紀元時報》的報道。我不知道這篇文章的作者是誰,因為你並沒有聽到很多人提起這篇報道,但是這篇報道太棒了。所以我了解華為的方式之一就是閱讀《大紀元時報》,當然我們也做了額外的研究。但是我必須要告訴你,《大紀元時報》今天已經在有關中國(中共)的許多不同領域的報道中處於主導地位。

我想給你仔細描繪一下中國人民被中共奴役的畫面。他們將之稱為貿易戰,而特朗普總統說不是。實際上,這是一場中共針對西方工業民主國家的經濟戰爭。我們今天所擁有的,是一個半奴隸半自由的世界體系。中共奴役了中國的工人,他們基本上把所有的價值都拿走了,他們給工人們最低工資,糟糕的工作環境和條件,沒有醫療保健,沒有養老金或者幾乎沒有養老金,迫使工人們拚命地工作,讓他們以奴隸般的工資為西方製造更便宜的商品。這就是這場戰鬥的意義所在。我相信,在21世紀上半葉,所發生的決定性的事件是中國人民獲得了自由。

只有中國人民才能解放中國人民,不可能來自西方人,它不能來自外部。我認為,我們能做的是,也是特朗普總統正在做的,就是把焦點放在像習這樣的人身上,把焦點放在王岐山身上,把焦點放在穩定力量上,把焦點放在他們對維吾爾人、對法輪功的所作所為上,放在他們對地下基督教會、地下天主教會、達賴喇嘛和藏傳佛教徒以及香港所有正派孩子們的所作所為上。

你看到了(中共的)面具,就得把它都扯下來。這時,你就會看到催淚彈,你會看到暴力毆打,你會看到橡皮子彈,你會看到它實際上是個甚麼,這就是一個黑幫組織,他們不相信任何個人權利。

記者:我們一會兒再回到香港的問題,我覺得,我覺得這個話題很有意思,你所說的真是太有意思了。再說說華為,好吧?在這一點上,你剛才是說,在30天內可以令華為停產,那會是個甚麼樣子?

班農:我認為,基本上,切斷它的零部件供應就可以做到。還記得特朗普總統那天,在上個周末,他說,我今晚就要做出關於華為問題的決定。如果我把它稱為國家安全問題,我們就可以切斷它的零組件的供應。

我認為,這樣華為在30到60天內基本上就會倒閉,就像中興通訊一樣。特朗普總統和商務部當時給了他們90天的緩期,因為他們在美國有一些商業關係。但我認為,這次將是進一步的審查。華為很容易被關閉。…… 這不是我的話,這是他們的董事長和創始人說的,他說他們現在正在生死攸關的鬥爭中。

他們已經完全意識到了這一點,這是說他們正在生死攸關的鬥爭中掙扎的原因之一,現在其它的原因也都被暴露出來了。所以那些廣告牌,170個國家和手機信號塔……,連你的朋友都在問:「嘿,這周圍都是華為的手機信號塔會不會有問題啊?」

這些問題開始都是《大紀元時報》先報道的,現在話題已經進入了主流媒體。《紐約時報》也每天都在報道這件事。《華爾街日報》每天也都報道這件事。你還可以看到電視報道,CNN也正在報道。所以當人們問出更多的問題時,他們會對得到的答案感到不舒服。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