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格說,這句話是褻瀆的,是對神的不敬。不過,這句話的本意與神無關,是借用了神的名號,所以應該加上「」,或者乾脆換一個詞。為何這樣說呢?因為神是慈悲的,神永遠不會和人一般見識。

對於真正的神來說,根本不存在「請神容易送神難」這樣的事情。或許倒可以說請神不易送神易,因為要請到真神,那得看你有沒有那份誠心,有沒有那個根基緣份。即使真的請到了,也要持之以恆修心向善,才能得到神的呵護,而不是像那些小說寫的誰給你個甚麼寶貝法器,你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神看你沒了那份真心,那份誠意,不可救藥,說不定就走了,不管你啦!因此說請著不容易,送著倒容易啦!人類社會就是個大染缸,墮落容易回升難啊!

當然,有這樣的說法,也是有緣故的。明白說就是有些不好的東西借用了神的名號來糊弄人。能糊弄人的肯定都有些本事,至少比人有本事,沒有本事它也糊弄不了人。

有些地方的農村不是有拜狐仙的說法嗎?說狐仙,那不就是老狐狸嗎?狐仙是狐仙,可一般的牌位上還不這麼寫,往往要寫成甚麼甚麼神甚麼甚麼大仙。這就是那「請神容易送神難」中的「神」。蒲松齡的《聊齋誌異》裏寫的有些狐仙甚麼的,似乎還很正面很有人性,根本不可能的,那只是蒲氏自己的想當然。

其實那些拜的人,往往也知道拜的甚麼東西,或者互相揭發,他說她拜的是黃鼠狼,她說他拜的是蛇等等。當然,這種所謂的拜的起始,情況往往也不一樣,有的是求給人治病、求發財甚麼的求來的,有的是讓病給拿捏的,甚麼樣的情況都有。

但從根本上說,都是自己心不正招來的,一正壓百邪,你自己心正不求它,它也不敢隨便上身的。細想想,一條蛇盤在神龕裏接受人的供奉叩拜,或者狐狸、黃鼠狼、老鱉甚麼的,可笑不可笑,瘮人不瘮人?

雖說不會明白讓你看見那種醜陋低等的形象,甚或玩點小花招,幻化成甚麼神甚麼仙的樣子,但實質就是那樣的。最嚴重的問題是一旦「請」來了,再想脫身,那可是萬難,除非有真本事、大本事的人幫你。這就是「送神難」的難。

前些年,我們家附近,今天出來一個甚麼「大仙」,明天出來一個甚麼「大聖」,甚至外省的都跑來看,家裏甚至村裏都是車水馬龍的,好不熱鬧。可往往都混不長,多則一兩年,短則三數月就偃旗息鼓了。熱鬧一時,後悔一生。結局往往不好,有的弄了一身病,有的成了植物人,有的家裏老出倒霉事。

信神是好事,信比不信好。因為真正信神的人,都知道善惡有報,三尺頭上有神靈,所以能從內心約束自己,不會輕易做壞事。可是要想真正有益身心,還得請正神,最重要的一點是要立心做好人,真正的好人。正神幫人是無條件無代價的,而那些所謂的「神」基本就是在做交易—它給你好處,然後從你身上拿走更珍貴的東西。這就是為甚麼這樣人家往往後事不好的原因。

~轉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