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揚・耶凱利克(Jan Jekielek)在 《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節目中,就華為公司等問題,專訪了前白宮首席策略師、前布萊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執行主席班農(Steve Bannon)。全文翻譯如下:

在採訪前,記者傑基萊克提出了多個問題:

特朗普總統真的能命令美國公司撤出中國嗎?
班農的新電影《紅龍之爪》講的是甚麼?
他為甚麼把中共電信巨頭華為描述為「我們有史以來面臨的最大的國家安全威脅」 ?
特朗普總統對待中共的方式與前幾任總統(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有何不同?
前幾屆政府對中共和執政的共產黨政府有哪些根本性的誤解?
華爾街和西方商業領袖在資助和幫助中共方面扮演了甚麼角色?
此外,我們如何才能看到香港抗議活動的結束呢?

這裏是《大紀元》的《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揚・傑基萊克。

今天,我們與前白宮首席策略師、前布萊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執行主席班農(Steve Bannon)進行了會晤。在我們的討論中,從班農的角度,我們探討了中共的共產主義精英們是如何通過接觸西方資本和技術獲得權力和財富的,並利用這種權力壓制中國的異見人士和團體,推進他們自私的全球野心。

我們還談到了中共電信巨頭華為公司及其與中共解放軍的關係所帶來的威脅。在班農製作的一部名為《紅龍之爪》(Claws of the Red Dragon)的新電影中突出披露了這些威脅。

記者:班農,很高興與你在《美國思想領袖》節目中進行討論。

班農:非常感謝你邀請我。

記者:史蒂夫,9月份你將發佈《紅龍之爪》(Claws of the Red Dragon) ,一部揭露中共電信巨頭華為公司的電影。能多給我們講一講嗎?

班農:關於華為的一個問題就是,它是中共解放軍的技術部門。它是全世界5G和量子計算的驅動者。無論是西歐、加拿大、美國還是澳洲,人們,尤其是普通民眾,並不真正了解華為背後隱藏著甚麼、有哪些欺騙以及(被)起訴書中的內容。因此,新唐人電視台(New Tang Dynasty TV – NTDTV)正在為一部劇集的開頭製作試播集。幾個月前我參與進來。我要說的是,這正是加拿大人民和美國人民需要看到和了解的。這是一部戲劇,而不是一部紀錄片,非常戲劇化…… 偉大的表演、偉大的攝影、偉大的音樂,真正讓普通民眾了解華為公司的情況。

所以我很興奮。這會是一部非常有影響力的電影。它談到了華為公司首席財務官的被捕,而這位首席財務官也是該公司創始人的女兒。我認為它以一種戲劇性的形式觸及並解釋了中共正如何在侵入世界各地的技術領域。當人們看到它時會感到震驚。我已經和一些人試映過了。我在美國、在華盛頓特區進行了測試。

是的。大約一個月前,我進行了幾次非正式的試映。與美國政府一些相當資深的人員一起試映了這部電影,他們對電影中的一些揭露感到震驚。這就是為甚麼我告訴喬,喬博士(Dr. Joe),我們真的有一些我認為非常有力的東西。我想做的就是為將在加拿大進行的首映大力宣傳,這是我現在正在忙的事情。

我接到來自世界各地的電話,澳洲、歐洲和美國,他們要求達成分銷協議,這樣全世界都可以看到這一切。我想他們會被極大觸動的。

記者:太不可思議了。喬‧王博士是我們的姐妹媒體——加拿大NTD電視台的總裁。下面我要講下你在新聞發佈會上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的東西,這讓我感到有點震驚。我的意思是,你把華為描述為「我們所面臨的最大的國家安全威脅」, 而這指的是美國。我的意思是,(華為威脅)比核戰爭更嚴重?這可是一個很重磅的聲明。

班農:不,下面這就是(我這樣講的)原因。未來的所有技術,未來的支柱技術是5G。它將成為主導技術。目前,華為作為中共解放軍的前沿陣地,基本上控制了全世界的網絡和零部件。如果我們允許這種情況再持續幾年,華為將控制整個西方的通信系統,從而能夠控制西方。儘管核武器非常非常糟糕,儘管我們的一些對手非常糟糕,但是這些可能的傷害可以被侷限在一定的範圍之內。

而這個(華為)問題實際上卻是可以⋯⋯它可以秘密地做到這一點。記住,我們是在2019年,我們才終於有了關於華為問題的討論,因為華為首席財務官去年在加拿大被捕。在那之前,如果你去歐洲,你會在廣告牌上看到華為,你可以在商店裏看到華為,對之沒有任何質疑和討論。西方精英階層辜負了加拿大、美國和西歐的公民,現在這部電影就是揭露這一點的開端。

記者:關於你說的這些,我也看了華為的網站,華為聲稱目前在世界各地為30億人服務……

班農:是的。

記者:華為擁有近20萬名員工,遍佈170個國家。我有一個朋友,我的一個老學生,他發短信給我說:嘿,我們的溫哥華周圍的基站全都是華為的,這會不會有問題? 哇!感覺就像生活在雷達下面一樣,這是怎麼發生的?

班農:其中一件事,有一份起訴書,孟(晚舟)今天仍在加拿大被軟禁的原因就是因為這份起訴書。他們想把她引渡到美國。當你看到這份控訴書的時候⋯⋯事情是這樣的,(華盛頓DC)這個城市裏沒有人看過它,我說的是政府高層沒有人看過這份起訴書。你必須去看一下——我們將會把它放在網站上——你必須去看一下對華為的這份起訴書。

從2007年開始。我的意思是,他們的邪惡活動已經進行了好一段時間了,卻從來沒有真正被曝光過,真的沒有得到任何媒體的曝光。部份原因是由於中共所推動的信息誤導宣傳。

人們應該明白,這與中國無關,這與中國人民無關,中國人民是世界上最勤勞、最正派的人民。他們被中國共產黨的極端極權主義政權所監視和奴役,而且實際上是共產黨內部的激進骨幹,他們壓制、奴役中國人民。

華為是一種方法論,基本上是一種中共如何用高科技控制世界的方法論,這就是這部電影的開始。它會引起很多關注,它會引起很多的討論,這就是我們想要的。我們希望人們開始質疑這一點。

記者:所以這部電影的核心就是孟(晚舟)的被捕,對吧?

班農:是的,她是華為的首席財務官,也是華為的創始人的女兒。

記者:對。這實際上就是要提醒每個人注意這個威脅的原因。這(個威脅)基本上一直持續到2018年。

班農:是的。

記者:這種(威脅)情況自2007年以來就一直在發生。

班農:這種情況開始的時間要比那還要長。當你看起訴書的時候就知道,美國的調查是從2007年就開始了,所以是經過了11年。(華為)他們被起訴的原因有很多,對吧?

所以當你看起訴書的時候,你會停下來問到,為甚麼要花這麼長的時間? 為甚麼布殊政府和奧巴馬政府對此視而不見,而司法部和其它部門的調查人員卻在進行調查。因此,人們也必須記住這一點——我們在影片中並沒有真正提到這一點,因為一個小時的片子要講述的事情實在太多了——但當她(孟晚舟)在溫哥華被捕時,實際上正是特朗普總統和習近平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晚宴的時候,當時這是一個最重要的晚宴。

我記得是在G20會議前後。這是他們在討論各種議題,特別是貿易戰時舉行的最重要的會議。我要說的是,實際上中共一直在與美國、加拿大和西方民主國家進行著經濟戰爭。當進行這麼重要的晚餐的時候,當時他們正在進行一場非常艱難的談話,她(孟晚舟)在晚餐期間被捕了。

記者:你覺得這是故意的嗎?

班農:我認為這不是故意的。我相信。現在你在美國所看到的,就是在特朗普總統治下所發生的變化,這就是為甚麼有一天他(特朗普)說,我是被選中(對付中共)的那個人,雖然是半開玩笑的,但是(美國)經歷了一連串的,布殊、克林頓、布殊、奧巴馬(政府),我們看到,自20世紀90年代天安門廣場事件以來,西方精英對中共的行為一直都視而不見。他們允許中共先承諾然後撒謊:好吧,先答應再撒謊,再承諾然後再撒謊,然後一直為所欲為。

特朗普所說的是,他是說「這不是我想要的,實際上對於我來說,屈服一下很容易,給它們(中共)想要的東西,然後像之前歷屆政府一樣把球繼續踢給下一任,但我不會這麼做。他們在和我們進行經濟戰爭。他們一直在對我們撒謊,他們一直在對我們進行網絡盜竊。我們現在就要直面這個問題,雖然這不會令人感到非常愉快,但這是必須要做的。」

這就是為甚麼他說,「我想我是天選之人」,對吧?他(特朗普)已經做出了決定。

我們今天看到了,特朗普總統真正地推翻了這一切。他不會退卻的。我認為,你所看到的美國的巨大變化是⋯⋯人們講說(美國內部)有個被稱為「暗深勢力集團」的勢力,我不這麼認為。我認為國家安全機構,司法部就是其中之一,現在正全力投入到這場中共正在與我們對抗的經濟戰爭之中,我認為在司法部的正常運作下,他們最終會決定就這份起訴書採取行動。#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