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8日,澳洲教育部長泰安(Dan Tehan)宣佈了一項新舉措,此舉被視為莫里森政府在國家安全框架下,邁出了反擊中共在澳洲高等學府中的干預及影響力的第一步。

成立專門工作組

8月28日,泰安宣佈,政府將成立一個新工作組,旨在打擊外國勢力對澳洲的干預以及大學網絡面臨的威脅。該工作組將由大學代表、政府以及國家安全機構人員組成。

專門小組將集中關注敏感內容研究的保護、網絡安全的防禦和言論自由的保障三方面。

保障網絡安全

泰安表示,專門小組將優先考慮加強對高等教育機構的網絡的安全性,保護研究及敏感數據免遭「未經授權的訪問、操縱、干擾或破壞。」

諾貝爾獎獲得者、澳洲國立大學(ANU)副校長施密特(Brian Schmidt)教授近日的一番話,令他的同行及一些政府官員們震驚不已。

他警告說,自由開放的學術研究環境已陷存亡危機,他懇請同行們留意他的教訓。「希望我的痛苦(經歷)成為你們的前車之鑑,這樣你們才能知道我們所面臨的挑戰。」他說。

他所提及的教訓是指,6月4日,澳洲國立大學宣佈,黑客入侵該校網絡不僅竊走了過去19年間的師生個資,還波及到為政府工作人員提供短期培訓的國家安全學院、與政府各部門和機構有深度聯繫的戰略與防禦研究學院,以及克勞福德公共政策學院。估計20萬人受影響。被盜取的個人信息涉及十餘項。

隨後的各種分析指向了最大嫌疑者——中共。澳洲官員擔憂中共很可能會利用這些個人信息招募和培養學生間諜,然後讓他們滲透澳洲政府機構甚至是情報部門。澳洲所有的政府機構,包括國防部、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的工作人員都有國立大學畢業生。

去年7月,國立大學也曾遭黑客攻擊,當時數名安全情報消息人士表示,這些黑客的攻擊可以追溯到中國。

8月22日,全球網絡安全公司火眼(FireEye)發佈的最新報告警告稱,包括澳洲在內的全球醫療保健行業面臨越來越多的網絡威脅和來自中共的黑客集團的惡意活動。

中共黑客的目的除了盜走醫療研究成果之外,也順手竊取了患者個人身份信息,「這可能用於識別、跟蹤中國政府感興趣的目標個體」, FireEye副總裁兼首席技術戰略官(Charles Carmakal)說,「我們還觀察到,在研究癌症及抗衰老等醫學機構中被盜取的研究成果往往來自中國僱員、承包商或合作研究人員。」

澳洲遭受大規模黑客攻擊的不止上述領域,今年2月,聯邦議會未能倖免,所有議員重新設置密碼。

收緊學術合作

泰安表示,專門小組還將關注的一個領域是大學如何與外國團體合作。「確保與外國實體的合作將是透明的,並且避免損害澳洲的利益。」他說。

去年10月29日,澳洲戰略研究所發佈了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研究員周安瀾(Alex Joske)撰寫的報告,其詳述了過去十年,中共軍隊附屬大學大約2,500名研究人員被派往美國和英國等西方國家的大學,以學習研究為名攫取軍事技術。澳洲可能有大約300名中共軍事科學家作為博士生或訪問學者來到澳洲。澳洲是五眼國家中被滲透最嚴重的一個。

自7月至今已有數位在澳洲大學及最高科學研究機構的學者、科學家被披露與中共軍方或政府有著深入聯繫與合作。

澳洲最新披露出的是昆士蘭大學教授申恆濤。 

周安瀾的報告發現,申恆濤2015年在中國成立的考拉悠然科技公司,涉嫌使用人工智能幫助中共監控維吾爾族人。

申恆濤於2014年被提名為北京「千人計劃」的學者,並擔任中國電子科技大學的未來媒體中心主任。

他已回中國定居,但仍是昆士蘭大學榮譽教授。昆士蘭大學向《澳洲人報》表示,申恆濤在2004年至2017年在昆大的信息技術與電子工程學院從事研究及教學工作,期間並沒有向昆大透露其擔任的其它職務,或者已將自己的科研成果商業化。

從2006年至2018年,申恆濤的項目獲得了政府260萬澳元的撥款,其中包括他在建立考拉悠然科技公司後參與的澳洲研究委員會項目的160萬澳元。

關注大學言論自由

教育部長泰安重申,澳洲的大學是獨立的機構,在校園內有言論自由的政策。「大學是重要的學術機構,我們必須確保我們的大學是保護所有言論自由的地方。他說。

近期,在澳洲很多大學校園出現了親中共學生在公共場合辱罵、威脅,甚至暴力對待香港學生的事件,以及香港學生在校園內設立的連儂牆不斷被毀壞的現象。澳港聯團體也表示,每天都會接到香港留學生被跟蹤,或個人信息洩露的報告。

這些都促使了澳洲政府開始正視中共在澳洲大學校園內的影響力。

此外,8月23日,新州教育廳經過一年多的嚴格審查,決定關閉新州公立學校開設的、由中共資助的所有的孔子課堂,取而代之的是由新州教育廳組織的語言文化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