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報紙上的小方格,原意分享城市見聞、民生點滴,卻因條例風波,使這兩個月的篇章完全離不開此話題。城市已極度政治化,生活在其中的市民,百味紛陳,感慨萬千。眼看人們的臉,思想他們的心,都似是落落寡歡,滿懷心事。正如路邊被拆毀橫柵的防撞欄,一支支孤獨地拉開距離,少了過往的牽連倚靠,如果再有碰撞,承受得起嗎?

有位今年在美國退休,回中山買樓生活的朋友,上星期到香港參加一個為期3天的小型展覽會。破天荒,主辦單位居然不收參展商費用。我問生意如何?他說:「沒有甚麼生意,但因為免了參展費,加上在尖沙咀住5晚酒店也只須千二,所以當來香港渡假。」我問他如何看香港的事件,他說:「我退休了,基本上在大陸只是不斷旅遊。而我們在上面所看的訊息非常有限,回到香港,才知元朗打人打到咁離譜。不過在內地,我感覺人民對習主席非常支持,可能地方建設做得好,人民生活比以前好很多。」

那你怎樣看中美的貿易戰?朋友說:「你們可能覺得特朗普的形象不討好,有點攪笑,但我在美國生活,就知他執行力強並且廣受支持。而且他這個人,個人覺得,若他可以在你袋抓一百元,絕對不會取99,一定攞到盡。貿易戰只是開端,彭斯的演說,講明更大重點……中國今次,的確遇到一個難纏的對手,更希望他們不會誤判!況且美國人的愛國心和中國人很不一樣。最簡單,美國人賺到錢,會放在中國嗎?相反,中國人有了錢,就喜歡連人帶錢走去美國。所以中美碰撞,我不樂觀,而且今年揸車在內地到處旅遊,製造業的打擊很大,市面蕭條了不少。」

另外和一位印度商人閒聊,他說:「今年9月的珠寶展,很多參展商應該都不會來。」我問why?他說:「遊行頻繁,地點及時間都難於預測,而且若香港政府說遊行是暴動,假設展覽會期間出現事故,保險無得賠,怎樣承擔這些風險?坦白講,做商人,那裏有錢賺都會去,那怕是戰亂地區。但如果來參展,卻沒有客人來做生意,又要付酒店食宿機票及托運珠寶等費用,條數怎計?所以希望香港政府真的能回應市民的訴求,好好解決事件,使我們可以繼續來做生意。另外,我真的不明白為何條例可以說dead而不能用withdraw,起碼解決了一個訴求,希望一部份遊行人士都可以先回家。」我說:「大部份香港人都有同樣的疑問。」然後朋友幽默地笑說:「Perhaps we have a peaceful Gandhi and you people luckily have a fighting Carrie.」或者我們有個和平的甘地,你們卻「幸運地」有個「好鬥」的凱莉。What a joke!只能苦笑。

另一位在大陸開廠的朋友,近期因為銀行收緊信貸,周轉困難。他說:「月初要出香港員工的糧,月中又要安排大陸工人的糧,以現在的經營環境,每個月解決這些已經費盡心血。如果可以結束內地的生意回港,相信我的生活一定好好。但現在真的是想撤走都有困難!」我對內地的經營情況不熟悉,只知不少朋友都說工業區很多都是人去廠空,市面蕭條。回望香港,外圍經濟發展今年已不理想,卻偏偏因為一條法例攪到滿城風雨,不可收拾。這使人想起老子的「無為而治」,一個人若欠缺能力智慧,最好有自知之明,順應天道,別與民為敵、攪三攪四!今天形成如此殘局,真的有點「無謂」。大概「好鬥」永遠不會帶來甚麼好結果,更遑論當初立了甚麼心?而這個民族及香港的前景,實在令人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