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香港反送中持續了12周,中共開動了所有的宣傳機器,抹黑反送中,污名化香港爭自由的民眾。不過中共並不僅僅滿足於此,它希望整個世界都相信它的宣傳。BBC8月26日報道,海外社交媒體平台已經成了中共大外宣的重點戰線,每個項目預算都是幾百萬人民幣。

不過被中共「借船出海」的工具臉書、推特和YouTube,三大社交媒體巨頭近日同時發力,向中共大外宣作出反擊,取消關閉了不少帳號。有分析表示,中共的大外宣已經碰壁了。

中共污名化反送中

眾所周知,臉書、推特和YouTube,這些社交媒體在國內是被中共封鎖的,不許中國網民有接觸。但是它卻在海外,利用這些平台為自己做宣傳。BBC發現,在中共大外宣「黨媒姓黨」的主旨下,中共通過官方媒體等機構,在海外開展「重大主題宣傳」和廣泛收集境內外輿論情報。

特別是香港出現反送中運動以來,中共竭盡全力發動訊息戰。它不僅開動所有官媒在國內抹黑香港民眾,而且利用臉書、推特、YouTube等社交媒體,用不易察覺得方式,在海外散播虛假不實的信息,醜化反送中,將香港頑強抗爭的民眾污名為「暴徒」。並且構陷美國背後鼓動香港人遊行抗爭,以此挑動人們對西方反感的民族主義情緒。

三大社交平台反擊

8月22日,為了「維護平台的純潔性」,YouTube封禁了210個頻道。原因是這些用戶通過掩蓋地理位置,有組織地「協作散播關於香港示威不實信息」。

此前推特取消了936個可疑帳號,停權了20萬個,並禁止中共官媒付費推廣;臉書移除了7個專頁、3個社團和5個帳號,不希望「被用來操弄人群」。

其實人們有理由相信,被關掉的帳號僅僅是一部份。因為從2010年開始,包括《人民日報》、新華社、CGTN、《中國日報》、《環球時報》等等,這些中共官媒就在推特、臉書開通了頁面,把社交平台當成了大外宣「重點戰線」。

中共砸重金大外宣

而為了更好地運作,中共把一些海外宣傳和輿情蒐集案發包給中共官媒,並且為它們提供動輒就是幾百萬的人民幣經費。這其中包括中共外交部、網信辦等官方機構。

8月19日,中宣部網信辦公開招標,要求合作方在海外社交平台開展「重大主題」宣傳。招標書上沒有說明「重大主題」是甚麼,但《人民日報》以580萬人民幣中標。第二天,這些信息在推特上被公開了,但8月21日又都被刪除了。

這個標額比去年大約增長了18%。去年同樣的標案,《人民日報》是以488.6萬中標。中標額上調,說明中共在增加海外宣傳力度和資金投入。也可以看出,官媒與政府之間,除了體制內的互動,還有這種大外宣的合作。

中共用商業採購合同的方式支持官媒,並不只為宣傳,官媒還要負責跟蹤和匯報海外的輿論情況。輿情收集,一直是官媒的業務範圍。

今年6月,外交部新聞司有一個「境內外輿情服務」項目,預算是338.5萬。要求投標方配備多語種團隊,24小時值守。每天提煉彙編中外主流媒體及所屬主要記者的涉華報道,還有「重要國際報道原文、海外社交媒體帖文」,及時向新聞司報告。「環球時報在線(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最終中標,這個公司隸屬《環球時報》。

坎特伯雷大學教授布萊迪(Anne-Marie Brady)認為,中共的宣傳傳統就是「飽和」策略,它會利用每一個可能的宣傳渠道,海外社交平台也不例外。這位中國問題專家指出,中共希望通過外宣,達到影響國際輿論的目的,特別是關於中共政治議題。

「大買粉絲」外宣觸礁

對這樣的大外宣,中共有個好聽的名字「講述中國故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20日表示,中國(中共)媒體利用海外社交媒體,介紹中國(中共)政策,「講述中國故事」,這是「情理當中」的事。

但中共為了講好所謂的「中國故事」,連點閱量和粉絲數都有要求。今年2月,新華社旗下的中國經濟信息社以500萬招標,徵求製做及傳播英文短片的投標者,短片要涵蓋臉書、推特、YouTube和領英(Linkedln)等平台,「一年總觀看量不能少於1000萬次」。

7月,中新社為自家推特帳號招標,用125萬人民幣要求投標者,在2020年2月底前,必須有58萬粉絲。

由此可以看出,中共為了影響西方世界,真的是不惜砸大錢。不過隨著臉書、推特、YouTube的反擊,中共砸出去的錢打水漂了,大外宣也深度觸礁了。

浸會大學助理教授閭丘露薇表示,中共官媒從來都不是英文世界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來源。而這些受中共影響的社交平台帳號卻推送大量社交內容,「顛倒了世界」,「連專業性屬性都喪失了,可能更降低了它的公信力」。

時事評論員周曉輝認為,海外社交平台同時發力,拒絕中共的大外宣,這是對中共爭奪海外話語權的又一次重擊。這意味著中共在國際上胡言亂語的重要通道基本被封殺了,去共在西方世界正贏得越來越多的同盟者。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