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近日撤銷了針對中國旅加法官謝衛東的紅色通緝令(Red Notice),稱這紅色通緝令沒有證據支持,且含有政治原因,可能會削弱國際刑警組織的中立立場。

國際刑警組織在今年8月12日發給謝衛東的一封信函中稱,國際刑警組織第109屆會議經過徹底審查之後得出結論:針對謝衛東的紅色通緝令不符合國際刑警組織的規則。國際刑警組織已撤銷該紅色通緝令,並已將此決定通知所有國際刑警組織成員國的中心局(NCBs)。

國際刑警組織給謝衛東的信函。(謝衛東提供)
國際刑警組織給謝衛東的信函。(謝衛東提供)

謝衛東對大紀元說,這是他就國際刑警組織撤銷對他的紅色通緝令一事,第一次接受媒體採訪。

在謝衛東向國際刑警組織提出撤銷紅色通緝令的要求後,「國際刑警組織要求中共當局提供紅色通緝令謝衛東的證據,但他們提供不出來。我聘請了解國際刑警組織章程和規則的美國著名律師弗里德曼(Stuart Friedman)先生,代我向國際刑警組織提出撤銷紅色通緝令的要求,他當時就敏銳地注意到,這紅色通緝令有政治原因。」

「這是法制的勝利。」謝衛東說,「健全的法制能正確地認定事實,有效地保護人的合法權利,因為它只相信證據。」

「國際刑警組織的撤銷決定,又一次證明謝衛東是清白無罪的。」謝衛東在8月24日發出的一份聲明中說。

謝衛東在中國時曾任最高法院法官。2000年,他從高院辭職,創辦「中國法律諮詢網」即「中法網」。2014年,他抵達加拿大,與加拿大籍妻子生活在多倫多。他經常為加拿大各界提供中國法律諮詢服務。

謝衛東任最高法院法官時的工作證照片。(謝衛東提供)
謝衛東任最高法院法官時的工作證照片。(謝衛東提供)

加拿大法院和政府結論相同

謝衛東2014年通過家庭團聚計劃申請移民加拿大。他說,加拿大移民部確認了他們夫妻關係的真實性,但在背景調查時讓他解釋紅色通緝令的事。由於當時提交解釋檔不及時,他的申請程式被關閉。

謝衛東隨即向聯邦法院提出司法覆核申請,理由是沒有證據的指控不成立,紅色通緝令無效。聯邦法院法官研究相關材料後,接受了申請,準備開庭。謝衛東說:「移民部了解情況後向我提出和解,並在2017年2月函告我,已經重新打開了我團聚移民的申請,更換了移民官。」

謝衛東說,他依據加拿大的法律,拿到了加拿大政府掌握的相關資訊,包括中國湖北省檢察院通過中國中心局提供給國際刑警組織的全部材料,裏面只有湖北省檢察院描述的「犯罪事實」,但沒有任何支持這些「事實」的證據。

「西方健全有效的法律制度使我正當合法的權利得到保護。」謝衛東說。

在8月24日發出的聲明中,謝衛東寫道:那些「黑惡官員犯罪團夥誣陷殘害最高法法官謝衛東及家人,收買個別人,矇騙利用公安部,利用孟宏偉當國際刑警組織負責人之際對謝衛東非法紅色通緝令,日前被國際刑警組織撤銷,轟動國際。」

謝衛東說:「美國律師告訴我,美國律師協會國際刑法刊物已經將此案列為典型案例,作為學術研究用途。」

2015年,謝衛東得知其被列入國際刑警組織紅色通緝令名單,理由是中共湖北省檢察院指控謝衛東在1999年的一宗民事案中收受了勝訴方代理人遊子期的賄賂。

不過,謝衛東認為,遊子期案是一宗中共地方犯罪官員團夥對民企「謀財害命」的案件,那夥人對他的受賄指控是子虛烏有。

中國平安證券有限公司武漢證券交易營業部因商業糾紛,在1996年把遊子期弟弟遊曉林擁有的長城公司告上法庭,遊子期代表被告方上庭。謝衛東當時任最高法院法官,是該案合議庭成員之一,參與了該案的審理。

遊子期案進展

據大紀元之前的報道,2014年3月18日,加拿大公民遊子期回中國,在北京機場被蔡甸檢察院扣留。遊子期通過加拿大駐中國外交官帶出來一封信,講述了她被不斷地以不同的罪名延長羈留期,期間受到各種酷刑折磨,被迫做了偽證,偽稱行賄了謝衛東。檢察院便以這個偽證為據,要求國際刑警組織把謝衛東列入紅色通緝令名單。

謝衛東說,他一直在跟蹤這案件。他通過多個管道了解到,1999年那起民事案的敗訴方找到了時任湖北省檢察院常務副檢察長徐漢明。徐漢明接受敗訴方的請托,收取了賄賂,利用職務之便,對勝訴方法定代表人遊曉林立案逮捕,隨即扣押了遊曉林及其家族所有成員的巨額資產。

他說,從已經獲得的一些證據看,他們瓜分了遊家的資產。「為了防止遊家索要被侵吞的資產,遊曉林被判刑,遊曉林的姐姐——加拿大公民遊子期被逮捕。」

謝衛東說,根據來自庭審現場人士的消息,在湖北省麻城縣法院審理遊子期案件期間,在加拿大駐華大使館的要求下,法庭播放了提審遊子期時的法定同步錄影資料。「該錄影直接充份地證明了遊子期遭受刑訊逼供作偽證的經過,直接證明遊子期在這種情況下所作的口供無效」。

「由於多家受害人及家屬長期不懈地自上而下地舉報控告,使湖北省各級公檢法司幾乎都知道遊子期、謝衛東案是假案。」他說,對徐漢明團夥的調查已經有了實質性進展,該團夥的骨幹官員——湖北省檢察院反貪局副局長張青已經被抓。

謝衛東說:「湖北省檢察系統的這個團夥,謀了遊家的財,現在為了保他們自己的命,要害遊子期,結果牽連了我。因為用合法手段無法把我弄回大陸,為了逼迫我回大陸,綁架我的妹妹、兒子做人質,使他們受盡酷刑虐待。」

遊子期案件還沒有結束。謝衛東說,去年,最基層的湖北省麻城縣法院因為審理期限無法再拖延,不得不開庭審理此案。麻城法院審判人員為了避免被追究製造冤案的責任,根據法院內部的請示制度,向黃岡市法院請示,黃岡市不願答覆,向湖北省法院請示,湖北省法院不願答覆,向最高法院請示。最高法院至今還沒有答覆。

「法院知道這是假案,不願承擔辦假案被追究的責任。」謝衛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