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0日晚,中國富商黃向墨在澳洲一次華人活動上講話。(大紀元資料室)
2018年5月20日晚,中國富商黃向墨在澳洲一次華人活動上講話。(大紀元資料室)

澳洲當地時間星期一(8月26日),新南威爾士州廉政公署(ICAC)開始就工黨涉嫌規避選舉法、從親共華商黃向墨處獲得非法政治捐款一事舉行調查聽證會,調查發現另有親共組織在接棒和統會繼續滲透澳洲。研究中共影響力海外滲透的專家咸美頓教授(Clive Hamilton)重申,澳洲安全情報局應該給政治家們提供更多建議,以甄別親共組織。

這次為期6星期的聽證會將重點圍繞新州工黨、工黨的中國朋友組織(Chinese Friends of Labor)和政治捐款人是否存在違反選舉法的行為。聽證會獲悉,一名目睹黃向墨交錢給工黨高層的關鍵證人在2018年作證之前自殺身亡。有證人指,被禁止捐款的地產商黃向墨在2015年大選之前送給工黨高層人物10萬澳元現金。

籌款晚宴是障眼法?

據《衛報》報道,廉署律師羅伯森(Scott Robertson)在聽證會上表示,工黨社區關係主任肯里克謝(Kenrick Cheah)提供證詞說,黃向墨曾來到新州工黨位於悉尼莎瑟街(Sussex Street)的總部,給時任新州工黨秘書長的克萊門茨(Jamie Clements)10萬澳元現金。

依照新州法律,作為房地產公司玉湖集團(Yuhu Group)主席的黃向墨當時是被禁止捐款的。廉署正在調查這筆錢是否為了規避選舉法而借籌款晚宴上多人的名義,以剛好低於新州捐款額上限——每人每年5,700元的額度捐給了工黨。

羅伯森表示,2015年3月,在這10萬元現金被交給克萊門茨數星期之前,新州工黨在其總部辦公室附近的八樂居中餐廳舉行了籌款晚宴。工黨在此次籌款晚宴上獲得13.8萬澳元捐款,其中十幾個捐款人的捐款額剛剛好低於最高捐款限額,這些人的捐款總數剛好是10萬澳元。這筆錢為新州2015年新州選舉提供了很大助力。

調查發現,這筆錢大部份是以餐廳員工的名義捐出的。調查人員認為,他們很可能沒有經濟能力負擔得起這些捐款。還有一些捐款來自八樂居老闆的親戚和其他與房地產商有關的捐款人。

現任新州工黨秘書長默內恩(Kaila Murnain)對廉政公署說,前工黨議員王國忠(Ernest Wong)曾告訴他,這筆10萬澳元的捐款實際來自一位沒有出席捐款晚宴的金主。默內恩在2015年曾是「工黨的中國朋友」組織助理秘書長。

羅伯森表示,雖然默內恩的證詞本身不能確證「工黨的中國朋友組織2015年的晚宴是為了掩蓋這筆資金來自黃向墨的事實」,但是在接下來的聽證會中會有更多證據呈現出來。

聽證會還獲悉,一名目睹黃向墨給克萊門茨10萬澳元現金的重要證人廖全寶(音譯,Quanbao Liao,英文名Leo)在去年原定到廉政公署作證之前自殺身亡。他留下的遺書說,他用自己的錢做了政治捐款,但自己的「銀行卡和信用卡並沒有直接紀錄」。

今年年初,澳洲政府因黃向墨的品格問題而撤銷了他的澳洲永居簽證。

澳洲九號新聞集團、《悉尼晨鋒報》和《時代報》的深入調查說,曾任澳洲促統會(又稱和統會)會長的黃向墨是Crown賭場的超級貴賓(VVIP),在該賭場一年的賭額高達8億澳元。他在中共官場有深厚的人脈,曾指導該賭場解決員工在大陸被捕事件。

華貿會接棒促統會統戰任務

官方數據顯示,自從2013年以來,把黃向墨列為贊助人的澳洲中華經貿文化交流促進會(簡稱「華貿會」,ACETCA)給新州政黨捐了近4萬澳元,其中2.9萬澳元通過州長、財長和議員出席的活動捐給了自由黨,還有近8,000澳元捐給了工黨,其中包括2018年5月選舉倒計時晚宴上為今年剛上任的新州工黨領袖麥凱(Jodi McKay)捐的1,500澳元。

咸美頓教授在2018年遞交給情報與安全聯合委員會的報告中指,華貿會與中共有著「密切的關係」,並建議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在中共影響力滲透方面給議員們提供更多指導,以便甄別哪些機構有問題。

據《悉尼晨鋒報》報道,黃向墨在澳洲永居簽證被撤銷前曾出席過華貿會的許多活動,其中包括與澳洲兩大黨的多名重量級議員和政府官員共同出席的活動。

本星期,新州工黨領袖麥凱曾在華貿會的辦公室裏拍照;去年,聯邦工黨領袖阿爾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曾在該機構的年度晚宴上發表主題演講。

2016年華貿會在悉尼舉辦的年度晚宴上,時任新州財長、現任新州州長的貝麗吉克蓮(Gladys Berejiklian)、立法會議長奧迪亞(Jonathan O' Dea)、當時還是工黨議員的鄧森(Sam Dastyari),以及前新州工黨上議院議員王國忠曾和黃向墨共同出席。據悉,王國忠已經被廉政公署傳喚作證。

目前,黃向墨出席該機構活動的照片已經被刪除,該機構的網站也已經失效。

華貿會和中共統戰機構促統會之間的關係引起了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研究員周安瀾(Alex Joske)的注意。他表示,華貿會是跟隨著促統會遭到嚴格審查後才被注意到。如今,華貿會正在取代促統會,成為悉尼的那些與中共有密切關係的中心組織之一。

在新州廉政公署啟動調查之際,咸美頓教授重申了他在2018年遞交的報告中所提出的建議:「澳洲安全情報局應該給政治家們提供更多建議,哪些組織是有嫌疑的、哪些組織是合法的。」 

新州議員抱怨無法明辨有親共嫌疑的組織

儘管圍繞中共滲透澳洲政界的擔憂越來越大,但數位新州議員對《悉尼晨鋒報》說,他們從來沒有收到過情報機構發出的應該對哪些組織多加小心的建議。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議員說:「我從來沒有收到過澳洲安全情報局的簡報,我完全迷失了。我就像個瞎子一樣四處走,想著『這是個合法的組織嗎,我不知道啊!』」

另一名議員表示,許多政治家對出席那些情報局沒有提及過的社區或籌款活動感到緊張。「鑑於目前的環境,收不到簡報是很有風險的。」
新州工黨領袖麥凱發言人表示,鑑於她所在選區的多元文化特性,她會繼續和華人社區團體會面,「不會害怕也不會有偏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