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大宇,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

位於香港邊界的「新屋嶺拘留中心」,緊鄰深圳羅湖區,距離文錦渡口岸僅有幾百米,周圍野嶺荒山。這裏1970年代就開始運作,主要用於遣返偷渡者。據香港《壹周刊》採訪,附近長大的村民都不知道有這個拘留設施的存在。

今年8月5日開始,警方把很多被捕的反送中示威者,送到「新屋嶺拘留中心」進行拘押。僅在8月11日警民衝突的當晚,在銅鑼灣和尖沙咀被捕的54名示威者,就被送到這裏。圍繞新屋嶺的恐怖疑雲驟起。

私刑?輪姦?反送中被捕者在香港新屋嶺拘留中心遭遇了甚麼?而林鄭月娥正醞釀「緊急法」對付示威者。

31人受傷送醫 警方證實「傳言」非空穴來風

早在8月13日,就有消息在網上說,有30多名年紀在16到18歲的被捕年輕人,被警察送到北區醫院求診,他們全都骨折,懷疑遭到私刑。在很多人討論這個消息真實性的時候。8月20日,香港警方高級警司李桂華在記者會表示,8月11日警民衝突中,有54名被捕人士,被送到了新屋嶺拘留中心關押,其中31人送到醫院治療,其中6人傷勢嚴重,其他大部份人是輕傷。

8月27日,香港警方高級警司江永祥,在例行記者會上再次提到這件事,他表示,新屋嶺11日當晚處理超過50名在銅鑼灣、尖沙咀的被捕者,其中約30人要求看醫生,6個人骨折。江永祥指出,這些人受的傷,都是在抓他們的時候造成的,並不是在新屋嶺拘留所關押後才受傷。

警方的回答,部份與之前網上的傳言相符。雖然不能完整確認傳言的真實性,但是至少說明,這個所謂「傳言」,並不是空穴來風。這一點,給其他的傳言,蒙上恐怖的陰影。

被捕青年遭打至腦出血 警方無法回答

我們還記得,在8月11日晚,香港NOW新聞記者,在銅鑼灣拍到,警察將一根竹棍插到了被捕示威者的背包,遭外界批評警方做法不坦蕩。3天後,《香港蘋果日報》的報道揭示,這名青年的名字叫伍綽霖,今年18歲,他的母親後來在臉書上留言說:自己的兒子在被捕時沒有受傷,但是被捕後被警察打到「腦出血」,要在醫院留醫診治。她要求警方解釋,否則誓不罷休。報道還提到,這名伍綽霖就是被關押在新屋嶺拘留中心。香港民間人權陣線,也在官方臉書引用了伍綽霖母親的貼文。

8月12日,香港高級警司李桂華在記者會上回應這件事的時候說,手頭沒有資料,對伍綽霖被打到腦出血的質疑,還要繼續了解。但他也說明,知道伍綽霖事後要送醫院,可是不了解他的傷勢。

錄口供無律師陪伴 求見律師50次都難成

在香港,被捕之後,被捕者有權利要求以電話、書面或親自聯絡的方式,求見律師。被捕人士有權會見律師,在錄口供之前尤其重要。

但是,8月27日,香港高級警司江永祥透露,8月11日關押在新屋嶺的54名示威者中,有36人曾見到了律師,18人在沒有律師陪同的情況下錄了口供。記者追問是否警方沒有安排被捕者見律師,江永祥回答說,當晚只有2—3個律師到場。但是,他的說法隨即遭到民權觀察反駁。民權觀察發新聞稿說,8月11日當晚,民權觀察與其它團體的義務律師,一共超過10個人趕去新屋嶺,要求跟被捕者進行法律探訪,但只有2—3名律師成功,大部份被警方拒絕。另有律師透露,當晚警方只安排了一間會面室給被捕者。

民權觀察並提到,也有被捕者曾向警方要求見律師,超過50次,都不能見到律師;還有至少3個人,他們提出要求24小時後才見到律師,並且警方已經錄取了警誡供詞。

「輪姦」傳聞還未證實 香港青年心頭疑雲籠罩

近日,有關新屋嶺,還有一個網絡傳言,但這個傳言得到了香港青年的熱切關注。就是在新屋嶺拘留中心,有女性示威者遭受「輪姦」。

香港民運人士、前學聯秘書長岑敖暉8月27日在立場新聞發文,題目是「還有甚麼是不可能的?」,他說,不願相信811被捕女示威者在新屋嶺被輪姦是真的。他說看到消息後,渾身發抖,胃痛反胃作嘔,還不斷告訴自己:希望是炒車。香港網絡大典解釋,「炒車」的意思是沒看清全盤事實,就急著表態。也就是說,岑敖暉不願相信這些是真實的。

接著,岑敖暉用了一系列排比表達自己的心情,他說:我們不願相信,警察對市民頭部開槍,但今天成了常態;不願相信,大陸公安混入警隊;不願相信,被捕者在警署內被虐打;不願相信,女被捕者遭到性凌辱。結果,這些一一出現。

我們知道,近日,一名被捕的示威者呂小姐,在一次記者會上表示,自己遭到女警察全裸搜身,而且被女警用筆敲打大腿內側,期間還有十多個男警察在房外觀看。香港警司戚夏瑜周二(8月27日)在警方記者會解釋,自己翻看了相關閉路電視和警員記事冊,認為事實呂小姐陳述與事實不符,呂小姐當時還穿著內衣,而且沒有被拍打腿部,也沒有男警察在室外。

不過,協助呂小姐的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周二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她與律師堅信呂小姐,因為每次她陳述經歷,細節都很一致,而且陳淑莊指,警察不會把「錯誤」記錄在冊。但警方也表示,事主不滿可以繼續向警方投訴。

我們還知道,8月20日,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公佈了一段香港警察,在醫院「紊亂病人休息室」,對一名61歲老人實施私刑的錄像。在強有力的證據下,警察當天就逮捕了三名涉事警員。

不少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和示威者認為,如果沒有公開的監控錄像等有力證據,很多對警方的投訴案,會石沉大海,或被警方否認。

反送中 兩邊都醞釀「升級」行動 林鄭考慮「緊急法」

在面對持續的警察暴力,香港反送中示威者中的「勇武派」,也越來越多的採用暴力的方式回應。

我們在8月25日晚,一段示威者衝擊警察的畫面中可以看到,大批示威者手拿木棍、鐵棒等器具,追逐警察,看上去很像「揭竿而起」的場面。哪知近日,已經有人在討論相關的議題。

一位署名Spark Tsang的作者,8月22日發表題為「正視警暴,理性升級 ─ 從抗爭到起義」(立場新聞發表),當中討論到:如果集會、遊行、絕食、堵路、衝擊、罷工、登報、不合作運動等等都不管用的時候,運動要如何「升級」呢?他提出了一種假設,就是抗爭要實現「質」的升級,作者寫道,質的升級的基本邏輯在於:政府既然是人民的公僕,公權力既然來自人民授權;如此一來當政府失能,首長無道,則人民可以收回這個授權。作者的意思我們就不再往下講了,但是他在文章起首就強調:文章純屬學術討論,絕無任何煽動性質,愛包容愛法治愛自己。

這位作者所討論的問題,完全還不是示威者的訴求。香港的示威者依然在通常的理性抗爭軌道上,升級行動,例如增加罷課、罷工、集會和遊行的頻次或時間等。包括設定死線,超過8月31日港府再不回應訴求,將在9月1日香港機場,再辦「和你飛」集會;9月2日到3日,全港連續兩天三罷行動等。

就在示威者討論如何升級抗爭行動的同時,香港林鄭月娥政府,也在醞釀新一波行動。

林鄭在8月27日的記者會上,再次拒絕回應香港民間的「五大訴求」。

《香港01》引述建制派消息報道,港府短期內都不會回應「五大訴求」,因為即使答應1到2項訴求,示威者肯定不會接受,但一次回應5個訴求,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消息並特別指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會重挫警隊士氣,所以港府決定一動不如一靜,與示威者打「消耗戰」。這一策略的具體辦法是,1)警方暴力應對示威者,每次活動,能多抓就多抓,只有抓光示威者中的「勇武派」核心分子,示威行動才可能平息。而香港警方公佈數字,6月9日到8月25日,已有至少811人被抓。

而也有海外媒體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說,林鄭月娥政府正在考慮,實施香港法例的第241章《緊急情況規例條例》。香港民主黨議員涂謹申表示,政府實施這一《緊急法》,等同變相戒嚴。《緊急法》內容包括,對刊物、照片、通訊方法的檢查、管制和壓制;可以進行逮捕乃至遞解出境等。對反送中示威者的具體威脅包括:他們用來通訊的telegram可能會被禁止,示威活動中,可能會禁止遮擋面部。而示威者遮擋面部的原因至少有兩個,一是保護眼睛和防止催淚彈,二是防止被記錄模樣,從而遭到當局秋後算帳;《緊急法》還可以取消和平集會。

涂謹申認為,這一法令一旦實施,將對中美關係、香港特殊貿易地位帶來災難性影響,而且會更加激起民憤,導致進一步對立。

目前,香港反送中局勢,依然不輕鬆,每天都可能有重要的事件發生。我們會持續為您關注。如果您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您訂閱、按讚和留言,您也可以點擊小鈴鐺圖案,可以第一時間收到我們新節目上傳的通知。

好,感謝您的收看,下期節目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