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中旬,海外華人一家媒體約訪,問及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主辦的「第三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論壇的聚焦是「金融開放與金融科技」。主持人問到,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演講稱「中美貿易摩擦可能具有長期性」,問筆者對此如何看待,是否同意他們的看法。中共的金融專家們,看來嗅到了甚麼東西,但他們會把真相告訴中國普通百姓嗎?很可能是不會的。

周說中國的金融開放進入了新階段,但未來不可避免的是遭遇「全球市場體制顯著扭曲的問題」。顯然,中共已經看出了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美國的攻勢不僅僅是關稅和貿易,還有其他考慮,包括政治、軍事、價值觀和科技等方面。中共正在面臨美國全方位的圍剿,這個最後、最大的共產政權已經感覺到了全方位的巨大壓力,正在一步步逼近中共的死穴。

中共認為他們需要有思想準備,但從全球經濟的角度看,「資源配置巨大的或明顯的扭曲」,中共或許以為他們是被動的受害者,但在國際社會看來,中共政權恰恰是這種扭曲的始作俑者。所以,當中共官員說,要在扭曲的條件下考慮其應對策略,包括考慮對外開放的策略,世界需要對此警惕!因為這意味著扭曲會更加嚴重,並且中共很可能在國際體制內搗亂,胡鬧一通、扭曲一通之後,腳底抹油一走了之。不然,中共的「考慮對外開放的策略」,又是甚麼含意?是要把15億中國人作為人質,在經濟上走回頭路,真的開始讓百姓開始吃草嗎?

中共在世貿組織(WTO)關於其市場地位的攪局,是針對國際分工市場的扭曲第一步;中共市場換技術的原則和殫思極慮偷竊國外科技,是針對國際智產市場的扭曲第二步;中共用強制匯兌和操縱匯率的方式攫取巨大順差,是針對國際貨幣市場的扭曲第三步;中共用購買的美元債券作為威脅國際貨幣和金融體制的武器,是針對國際資本和金融市場的扭曲第四步;中共用仿冒的、剽竊的技術進行產業升級、威脅授權國的廠家,是針對國際供應鏈結構的扭曲第五步;中共動輒叫囂對鐵礦石、稀土、資源回收品要挾,是針對國際原材料市場的扭曲第六步;中共以一帶一路為由,扶持和鼓勵國企搶佔非洲、東南亞市場,輸出中國自己的設備和人工,輸出失業,是針對國際勞動力市場的扭曲第七步;中美貿易戰開打,中共言而無信,延宕戰術無所不用其極,是針對國際政府信用和外交禮節的扭曲第八步;中共輸出其共產主義邪惡的價值觀,以孔子的名義欺世、破壞文明、破壞傳統、迫害信仰團體,是針對國際人權和普世價值的扭曲第九步!面對如此種種的扭曲和破壞,覺醒的世人和正義國家已經在全球凝聚正義力量,對中共進行最後的圍剿,這時怎麼會讓中共賊喊捉賊、先倒打一耙,污衊國際社會在扭曲?

論壇是為了釋放甚麼信號?如果金融戰真打起來,美國可能會有甚麼打法?如果真的打起來,中共會怎樣應對?這是這個華人媒體提的問題。簡單的回答,中共金融專家雖然時不時會有驚人之語、警世之語,但他們不會把真相告訴人民。中美貿易戰如今連貨幣戰還沒有打起來,金融戰還遠著呢!特朗普和其內閣,看來根本沒有打貨幣戰的意願,他們也沒有這個必要,因為人民幣貶值即使持續下去,美元也不需要因之變化;而金融戰如果真的打起來,還沒開打,中共的人民幣及其整個貨幣體系,都會即刻轟塌。

中共金融專家顯然對美國採用以貨幣為基礎的經濟制裁,針對俄羅斯、伊朗和委內瑞拉等,印象深刻,心有餘悸,害怕這一天會降臨到中共頭上。他們認為這是一種全球市場資源配置和效率「明顯的扭曲」。他們知道美國之所以有能力這樣做,是基於美國對儲備貨幣、全球貿易投資交易貨幣、亦即美元的控制;也認識到美國未來可能採用新的做法,對全球交易貨幣進行控制!

中國的貿易和投資,不得不大量使用美元進行交易,因為最後清算環節要從美國走一遭,這讓中共非常不爽。因為美國可以利用這種優勢觀察到中共的所有行為,也可以隨時對中共進行制裁。但中共在這種恐懼之下,會沿用金融專家的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建議嗎?他們認為只有人民幣國際化之後,中共才能有效的抵禦以美元儲備貨幣為基礎的全球經濟格局。但走到那一步、進入對美元進攻性的態勢之前,中共能否從防禦性的人民幣防禦戰中存活下來,還是個巨大的問號!因為中共主張的「全球化、貿易自由化、投資便利化、多邊主義和實現人類命運共同體」,是為邪惡共產政權服務的,是絕對不可能被國際社會承認的。所以,中共金融官員和專家在公開討論會上的慷慨激昂,還不是中共真實的心態和會採取的對策。

早在中共十四屆三中全會時,它們就正式將金融定義為「命脈產業」,知道金融比較敏感,涉及重大的資源配置的效率。所以,在人民幣自由兌換的問題上,中共幾次的出爾反爾,最後導致美國的制裁。周提到,1996年中國實現經常項目可兌換,準備下一步推進資本項目可兌換,但亞洲金融風波出現後,就不再提了。中共十六屆三中全會後再次提人民幣逐步變成資本項目可兌換貨幣,2001年正式加入WTO時,也準備五年後擴大金融業市場准入的比例和範圍,但到了2007年的次貸危機時,中共再次食言。

中共金融官員嗅到了甚麼東西?應該是嗅到了致命的氣息。他們認為國際市場的資源配置扭曲,其第一個扭曲就是「中美貿易戰」。中共如果不能從正常國家、從國際社會的角度看待這個問題,中共金融專家也沒能這樣做,那我們可以預計,今後中美貿易談判完全是雞同鴨講,沒有交集,達成共識的可能性就是零了。當然,這更可能是中共的宿命,因為它註定就是要在這個時刻走下歷史舞台的,它也只有在這種畸形的、以自我為中心、以保黨為目標、與世界為敵的路上步步「前進」,才會最後走投無路、走向滅亡。#

(轉自647期【新紀元周刊】「商管智慧」欄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