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似電子科技大學副教授鄭文鋒因遭學生挖坑陷害被停職這樣的事,在毛時代尤其是文革時並不鮮見,但文革後這幾十年似乎還是第一次聽說。我以為這件事不僅開了文革後大學生用告密方式報復老師的先河,也是中國大學生道德墮落的一大新標誌!

在我的記憶中,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大學生可以說是理想主義的一代,他們中許多人心繫天下,追求獨立人格和自由意志。89學運後,尤其是進入新世紀後的新一代大學生,則變的越來越自我,也越來越勢利。錢理群教授在談到這一代人的特點時曾提出過一個概念:精緻的利己主義者。

錢先生並且舉例說:一天他去上課,看到一個學生坐在第一排,他對錢先生點頭微笑很有禮貌,課開始後。錢先生很快就注意到,這個學生總能夠及時地作出反應,點頭、微笑,等等,就是說他聽懂老師的課了,錢先生很高興,就注意到這個學生了。下課後,這個學生又迫不及待地跑到錢先生的面前,說「錢老師,今天的課講得真好啊!」錢先生說:「對這樣的話,我是有警惕的,我也遇到很多人對我的課大加讚揚,但我總是有些懷疑,他是否真懂了,不過是吹捧而已。但是,這個學生不同,他把我講得好在哪裏,說得頭頭是道,講得全在點子上,說明他都聽懂了,自然也就放心,不再警惕了。而且老實說,老師講的東西被學生聽懂了,這是多大的快樂!於是我對這個學生有了一個好感。如此一次,兩次,三次,我對他的好感與日俱增。到第四次他來了:『錢先生,我要到美國去留學(課程),請你給我寫推薦書。』你說我怎麼辦?欣然同意!但是,寫完之後,這個學生不見了,再也不出現了。於是我就明白了,他以前那些點頭微笑等等等等,全是投資!因為你對他已經沒用了。這是一個絕對的利己主義者,他的一切行為,都從利益出發,而且是精心設計,但是他是高智商、高水平,他所做的一切都合理合法」 。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錢先生提出精緻的利己主義者這個概念大約是十年前的事了。十年間,大學裏不但精緻利己主義者的陣營更龐大了,而且還滋生出了像下套陷害鄭文鋒老師這樣的新「人種」,我姑且稱之為挖坑害人的心機婊。這樣的心機婊十年前在中國大學裏顯然還沒出生。

相比較而言,所謂精緻的利己主義者,用錢先生的話說就是 「一己利益成為他們言行的唯一的絕對的直接驅動力,為他人做事,全部是一種投資。所謂『精緻』指甚麼呢?他們有很高的智商,很高的教養,所做的一切都合理合法無可挑剔,他們驚人地世故、老到、老成,故意做出忠誠姿態,很懂得配合、表演,很懂得利用體制的力量來達成自己的目的。」可見精緻的利己主義者雖然滿腦子一己之利,但一般不害人,至少不主動害人,而是善於利用人。

而挖坑害人的心機婊則不同。他們不但利己,而且害人,更準確的說,是費盡心機害人。也可以說是通過挖坑害人來達到自己的個人目的。如果說精緻的利己主義者把高智商都用在了如何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上了,那麼挖坑害人的心機婊則把滿腦子的聰明都花在如何挖坑下套置人於死地上了,人性的惡被他們表現的可謂淋漓盡致,所謂道德底線在他們心裏顯然是不存在的,。

鄭文鋒教授遭陷害的由頭很簡單,就是因為有學生在寫結課論文時想矇混過關未獲他首肯。被曝光到網上的聊天截圖顯示:為了報復鄭老師,告密的學生先是想到了「打快攻」,因為「收集不了多少證據」而放棄。(我不知道「打快攻」是甚麼戰術,是辱罵呢還是色誘?)接下來用的是激將法,「最好是勾引他說出一些反動的話,然後就有舉報的證據了,你可以說辯證法很好,他肯定會懟你……」打蛇要打七寸,幹掉老師要逮住他們的「反動言論」。學生對老師的研究,可謂深入。老師的短板,他們深知。而且,他們的身後站著鼓勵告密的官方,相信舉報定能成功。結果,他們也確實成功了——校方認定鄭文鋒有師德失範行為,取消其評獎評優、職務晉陞、職稱評定資格,停止教學工作、停止研究生招生資格,期限為24個月。

從上世紀的理想主義一代到新世紀的精緻利己主義者再到今天挖坑害人的心機婊,當代中國大學生的這一演變歷程充份說明他們一直在不斷的墮落,而且墮落的速度和程度令人相當吃驚。以前都說壞人老了,現在看來新的壞人還在批量出爐,一代更比一代強。

《鄭文鋒被停職是學生一手導演》一文說的好:「電子科大學生舉報老師這個事,讓人心寒的不是甚麼民族主義狂熱,這裏頭一點狂熱的成份沒有,只有赤裸裸的冷酷計算。

「幾個學生異常冷靜地把‌‌‌‌『告密』‌‌‌‌這件不體面的事當作實現自己報復慾望的工具拾起來在用,計劃都周密到誘供的地步了,這不能不讓人去想,原本應該是求知求學問的學生,怎麼就下作到這個地步了?新一代的來俊臣周興們正在成長。

「殺人不可怕,誅心也不可怕,怕的是殺人還誅心,打死你還要在你的墓碑上吐痰,何況打死的還是自己老師。

「更可怕的是,當一切過去之後,這些人只需要事了拂衣去,便可以深藏功與名。

「最可怕的是,這些學生把人心險惡發揮的淋漓盡致,心理陰暗,自己的老師都能陷害,畢業後沒有他幹不出的事了吧?」

這件事也可以換一個角度看。挖坑害人的心機婊固然可憎,但更可憎的其實還不是他們,而是造就他們的土壤。試想,如果大學裏禁止學生告密,誰告密就會受到校方的處罰,還會有人去幹挖坑害師這種下作的事嗎?

可悲的是,隨著中共對大學教師的監控不斷趨嚴,大學裏的告密之風可以說日甚一日,告密已經成了一些失去道德底線的學生向上爬,達到個人目的的捷徑。這種狀況如果不改變,還會有更多的鄭文鋒們被學生挖坑陷害,成為告密的犧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