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3日中美貿易戰突然升級,中方宣佈9月1日和12月15日起分兩階段對750億美元美國產品加徵10%和5%不等的關稅,美方也立即加碼跟進,宣佈針對2,500億美元中國產品加徵的關稅稅率由現行的25%提高至30%,將於9月1日起對中國3,000億商品加徵的關稅稅率由之前宣佈的10%提高至15%。美國國會資深參議員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表示,特朗普總統應該保持對北京的強硬立場,並繼續推動貿易談判,以獲得更公平的競爭環境。

作為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的格雷厄姆23日在接受霍士新聞「故事」(The Story)節目採訪時表示,美國人不應過於擔心華爾街會因為美中持續貿易戰而陷入困境。  

「我們的子彈比中方多」

格雷厄姆說,貿易戰的目標是讓北京停止欺騙美國,並遵守世界上其他人所遵守的規則。他還表示,和中共打貿易戰特朗普手中有一手好牌。他說:「當談到貿易戰時,我們的子彈數量比他們多,所以我認為總統決心讓中國改變其行為,我百分之百地支持他。」

至於媒體報道對經濟不確定性的擔憂,格雷厄姆表示,在經濟實力或持久性方面,股市並不是一個很好的領頭羊。他說:「(假設)明天與中方達成協議—— 即使這將是一筆可怕的交易 ——股市將上漲1,000點,但從現在起的10年間,我們將為這筆可怕交易承擔後果。」

格雷厄姆說,特朗普正在回擊北京,「我們可以對來自中國的更多產品徵收關稅,超過美國進入中國的產品數量。」他也承認美國消費者在此期間會感受到一些經濟上的痛苦, 「我們會覺得這影響消費者嗎?是的。但這卻是現在付錢或以後付出代價(之間的選擇)。」

2018年美國從中國進口了5,395億美元商品,向中國出口1,203億美元美國商品。中美貿易逆差達4,192億美元。格雷厄姆建議特朗普「堅持下去,你是我生命中唯一一位對抗中共的人,且你拿一手好牌,把它打出去吧。」

美國參議員格雷厄姆。(Getty Images)
美國參議員格雷厄姆。(Getty Images)
 

「特朗普如果不做誰還能去做呢?」

特朗普20日表示,中共剝削美國多年,必須有人出來對抗,他正在為貿易戰而戰。「我們必須解決中國(貿易不公)的問題,因為他們每年要(從美國)拿走5,000億美元。還不包括知識產權盜竊和其它事情。還有國家安全問題。」他說。

今年3月,CNBC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在過去一年中有1/5的在華美國公司被中共竊取了知識產權。根據美國知識產權盜竊委員會的說法,中方盜竊知識產權每年造成6,000億美元的損失。

特朗普正在利用關稅施壓,並要求美國公司離開中國,以便在貿易談判中獲得槓桿。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資深參議員魯比奧(Macro Rubio)告訴「華盛頓觀察家」網站,美國需要「更多地保護」許多明顯成為中共間諜活動目標的行業,包括「中國製造2025」倡議所確定的行業。

魯比奧認為中共知識產權盜竊對美國來說很糟糕,無論是稀土礦物、電信、量子計算,還是中共選擇優先考慮的任何行業,知識產權盜竊都是災難性的。

格雷厄姆則表示,「我想告訴美國人,如果特朗普不做這件事,誰還能去做呢?如果你不去做這件事,你將把世界拱手讓給中國。」

魯比奧:若無執行機制不能和不守諾政權達協議

美國參議員盧比奧。(Getty Images)
美國參議員盧比奧。(Getty Images)

當霍士記者提到信任的問題,即如何和一個曾經對達成的協議反悔,且在芬太尼問題上未兌現承諾的一方(指中共)達成協議時,格雷厄姆說,中共沒有信譽,所以這是協議驗證的問題,如果中共出爾反爾,美方怎麼能取消關稅呢,需要有(協議執行的)指標和透明度。「我們不能取消關稅,要和他們的執行掛鉤。」

魯比奧對此持類似意見,他還把香港「反送中」抗議視為一個警示事件,稱是關於中共運作方式的一個非常有價值的教訓。他說:「他們(中共)幾乎會同意任何它們想要的東西,然後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將侵蝕這些承諾。」

6月以來,數百萬香港抗議者走上街頭,對北京支持的《逃犯條例》修訂感到震驚和憤怒。全球各界認為,中共正在破壞「一國兩制」政策,以及撕毀其承諾的《中英聯合聲明》。

英國人當年認為,他們已經簽署了一項協議,1984年的《中英聯合聲明》是一項具有約束力的國際條約,即使沒有具體的執法機制,也能使英方在監督香港事務方面發揮持續的作用。然而,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總監瑞凱德(Keith B. Richburg)教授稱,在香港回歸後不久,中共就開始積極尋求對香港的控制。在1997年之後,中共政府將所有香港事務看成是「內部事務」。

魯比奧說:「如果沒有執行機制,你不能與一個國家(政權)或一個無意信守承諾的政府達成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