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8月25日),美國財政部長史蒂夫・姆欽(Steve Mnuchin)表示,在和中共打貿易戰上,總統特朗普一如既往地堅定不移,並表示特朗普對9月1日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的決定未變。

姆欽正和特朗普一起在法國參加G7峰會,他告訴「霍士新聞周日」(Fox News Sunday):「與中國進行自由、公平和互惠的貿易是總統的主要目標,並且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將盡其所能。這包括有計劃的(對中共)制裁,以及應對任何中國(中共)報復的意願。」

「對中國人(中共)再次回應(報復),總統將考慮他所有的選擇。」姆欽說。

上周五(8月23日),中共宣佈對750億美元美國商品徵收關稅,隨後特朗普對5500億美元美國商品關稅稅率提升5%,作為回應。

周日早上,特朗普與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共進早餐時,記者問特朗普,他對與中共不斷升級的貿易戰是否會「重新考慮」,特朗普說:「也可能會,我對每件事都會重新再考慮。」

白宮隨後發表聲明解釋說,這並不意味著總統對徵收新關稅感到遺憾,特朗普唯一的遺憾是「關稅稅率沒有提得更高」。

姆欽對此表示,這說明特朗普在「這個問題(貿易戰)上一如既往地堅定不移」,他仍然致力於與中方達成公平貿易協議,特朗普並沒有放棄9月加稅的計劃。

8月25日,特朗普在法國參加G7峰會。(Stefan Rousseau – Pool/Getty Images)
8月25日,特朗普在法國參加G7峰會。(Stefan Rousseau – Pool/Getty Images)

特朗普有權要求美企離開中國 但尚未計劃做

針對特朗普回應中共報復,會考慮所有選項這個問題,姆欽補充說,這可能包括根據《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使用總統權力,他指的是特朗普上周聲明他可以利用這項立法命令美國公司離開中國。

他表示,「如果他(特朗普)宣佈緊急狀態」,他有權採取這一步驟,但特朗普尚未這樣做。

「我認為他所說的是正在命令公司開始尋找(替代中國的其它選擇),因為他希望確保,在我們處於擴大化的貿易戰中,公司避免這些問題(遭遇關稅制裁),並離開中國。」姆欽說,「我們希望他們(美國公司)選擇在那些尊重我們、並與我們進行公平交易的貿易夥伴那裏立足。」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也在法國參加G7峰會,他表示,總統有權禁止美國公司在中國生產商品,但他強調說,目前還沒有打出這些牌。

「回到美國,我們的公司稅率非常低,而且在大規模放鬆監管計劃。」庫德洛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國情咨文」(tate of the Union)節目中表示。

「我們的經濟現在很好,所以回家吧。」他說。

周日,特朗普也表示他現在沒有計劃實施這一法案。

特朗普上周五表示,在1977年的《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EEPA)法律的規定下,他有「絕對的權力」命令美國公司停止與中國做生意。

因為貿易戰的影響,產品供應鏈正在迅速從中國向周邊國家轉移。圖為越南北部海陽市的美國福特汽車製造廠。(HOANG DINH NAM/AFP/Getty Images)
因為貿易戰的影響,產品供應鏈正在迅速從中國向周邊國家轉移。圖為越南北部海陽市的美國福特汽車製造廠。(HOANG DINH NAM/AFP/Getty Images)

姆欽解釋特朗普和習近平的私人關係

在接受霍士採訪時,姆欽還回答了有關特朗普總統對中方一些評論的問題,其中包括特朗普上周五發推問道:「我唯一的問題是,誰是我們更大的敵人,傑伊・鮑威爾(Jay Powell)還是習主席?」

姆欽解釋說,特朗普和習近平私下仍是朋友,但「因為涉及貿易和金融爭端,我們已成為敵手。」

「我今天和特朗普總統在一起,他很清楚,習主席仍然是他的朋友,」姆欽說,「他與習主席有很好的關係。我們共同開展了很多不同的事情,但由於涉及金融問題和貿易問題,我們已成為敵手。我們沒有取得進展。」

「我們仍然希望中方能夠與我們達成公平合理的協議。」他補充道。

至於媒體報道特朗普暗示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是敵人,姆欽說不應該糾結這個問題。「他(鮑威爾)是一個敵人,我不認為這是一個字面上(嚴肅)評語。」他說。

姆欽還說,就如同特朗普自稱自己是「被選中者」時,那也是在「開玩笑」(tongue in ch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