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中國大陸銀行過橋貸款亂象頻發,坑騙儲戶及擔保人財產。陸媒把此歸結為銀行員工個人行為,近日,山東企業家劉因明接受《大紀元時報》專訪,解密大陸民間借貸的個中陷阱,揭露中國金融行業的層層黑幕。

據介紹,在中國,所謂高利貸公司是以投資理財公司、投資諮詢公司、投資擔保公司、甚至基金管理公司和典當公司的名義合法存在的,披著合法的外衣,與銀行高管、政府官員及黑惡勢力相勾結,把利息收入分解成利息、顧問費、中介費、諮詢費等等合法途徑。

接上文:黑影幢幢的大陸民間借貸 誰是主謀?(二)

高利貸公司是中共貪官的白手套

劉因明指出,這些高利貸公司的黑金都是來自政府官員,真正的黑手是政府的貪腐官員,而不是這些高利貸公司,它就是個白手套。那個黑手戴上白手套,跟普通人的手是一樣的。就是合法的。

打比方說,某個市的市長有一塊土地要招標,房地產公司的老總想把這個土地拿下來。假如土地值20個億,給市長2個億的好處費。這2個億的行賄肯定不是到市長或市長太太的帳戶上,市長會讓它放在各類投資公司、基金公司的帳戶上。因為投資公司和基金公司每天的現金流出出進進很大的,說不清這筆錢是甚麼事。

也就是說,受賄的時候,行賄人直接把錢給了高利貸公司,連黑手都不經過。實際上高利貸公司的實際控制人都是這些官員的家屬。包括P2P公司,有的違法經營、年化利息都到了70%,在全國每個省市都有分支機構,幾千億的資金在裏面周轉。所有的黑金在裏面都成了白的。

「有的高官出事以後,一查受賄20個億,他200個億都不止,那些他掌控的投資公司都在替他收這樣的錢。這個錢進了投資公司,高官不僅把它貪了、花了、養情人了,他又放大幾十倍地去作惡,再去坑害其它的民營企業。他用這種黑色成份練就了一把更鋒利的刀子,來收割別的韭菜。」他說。

劉因明指出,這些民營企業倒了以後,所有的就業機會蕩然無存了的時候,這把刀子會砍向這些持有刀子的人自己。當所有的社會矛盾爆發的時候,看似最大的施害人,其實他們是最大的受害人。這把刀子會割斷他們的喉嚨。

對財富的焦慮和社會危機

劉因明認為,這些真相事實充份地揭示出一個很深刻的問題,中國已經是一個高負債的國家了。有錢的人已經變成沒錢的人了,沒錢的成了負債的人了,財富越來越集中在少數人手裏,這個社會是非常可怕的。被收割的人,他們的怨氣在積累,遲早要爆發。

為甚麼大家急於投資,急於把手裏的錢去買P2P、搞各種經營項目、搞過橋呢?劉因明說,「因為我們的財富在貶值,因為我們的政府在印鈔。天量的印鈔會稀釋你的財富,大家都有這種焦慮感。」

他指出,這種對財富的焦慮來自於這個政府的管理機能,還是要歸結到這個體制、政權,規則制定者的低能,把整個社會管理成處處是黑幕,處處是陷阱,人人都有苦說不出,這麼一個境地。這個時刻真的是中國人、我們整個華人的悲哀。

劉因明談到一個社會現象,有好多人跳樓了,自殺了,離家出走了,妻子離婚,家破人亡了。「街上跳樓的不是沒有原因的,不是抑鬱症,一個月掙一百萬的人他不可能得抑鬱症的,都是一夜之間所有錢沒了才得抑鬱症的。你一個春風得意的人怎麼會得抑鬱症呢?患這種抑鬱症、跳樓的人,背後都是有不可為外人知道的內幕的,苦水吐不出來,然後就是自我了斷算了。」他說。

「還有一種現象,有些人突然開著一個很好的車子去撞人,人們說他報復社會,但是他為甚麼要報復社會?也就是說這些人曾經買得起豪車,突然之間在這個遊戲中成為了韭菜,他沒有辦法對任何人說他的這種懊惱,就把所有的怨恨、仇恨投向了比他更弱的人……這是大陸社會這種暴戾之氣產生的土壤。」

一個充滿陷阱的國家

劉因明表示,中國人生活在這樣一個充滿陷阱的國家,就好像是一個桌子上擺滿了杯具(悲劇),總有一款是你喜歡的。好多做過橋生意的人,出了事不敢出聲,自認倒楣。所以源源不斷的人繼續在做這個事,繼續出事,繼續不發聲。

「當有錢人知道自己處在這麼多坑的時候,他們會睡不著覺的。這些收割都是在法律的框架內進行的,被收割的人絕對不會發出一絲聲音來。他們就是吃了啞巴虧,然後就怨自己貪心。」他說。

「人誰不貪心?在一個有規則的社會環境下,大家用自己的錢來賺錢這是資本逐利的一個正常的功能,把錢借給一個企業讓他經營,或者投資你的股權,這是一個良好的互動。但是中國大陸這幾年以來,這幾個陷阱已經把這個社會帶入一個惡性循環的狀態下,也就是說,項目在坑害資本,資本在收割項目。」

他希望通過這些案例,讓人們了解整個這個行業的黑幕。希望通過《大紀元》良心媒體,提醒大家引以為戒,「要看好自己的錢包,錢袋子如果看不緊、不結實,那把刀子會直接就割過來,而且是披著合法的名義。這些東西都是已經設計好的坑,而且是量身定做的。」

他強調,中共領導下的銀行業及中共制定的所謂法律框架下的類金融行業(投資公司、理財公司、投資諮詢公司、基金公司及最近正在暴雷中的P2P),是中共權貴、黑惡勢力、司法機關相勾結的最典型的領域,他們勾結成為了一個巨大的聯合收割機,盡情收割他們認為可以收割的韭菜們,甚至於將他們連根拔起。

導致的直接後果是,被收割後的民營企業大規模破產倒閉,造成產業工人失業潮,地方政府財稅枯竭,貧富分化日益嚴重,社會矛盾日益突出。維護這個體制亦從中漁利的司法機關做出的一張張所謂的判決文書,不過是這個黑幕的遮羞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