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周末,全世界數十個城市舉行支持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不少地方也遭到大批有組織的包括中國大陸留學生的親共人士的辱罵甚至肢體攻擊。這裏確實提出了一個非常值得關注的事,即這種抵制是不是自發的。

從中國留學生的過往經歷看,有自發抵制意願的概率是很高的。畢竟這些人都是90後,是中共建政後教育出來的第三到第四代了,從出生、進幼兒園到大學畢業,系統地受中共黨文化的洗腦教育,而伴隨他們成長的互聯網,卻是實實在在的局域網,和世界上自由信息的流通完全隔絕。

中國留學生這幾年人數眾多,很容易形成相對自我封閉的群體。再加上信息的來源主要是中文,而中文信息的兩大主要來源是中文媒體和微信。

在傳統媒體方面,全世界的中文媒體,除了極少數獨立媒體外,都被中共不同程度地控制了。更糟的是,微信是中國留學生信息的主要來源,而微信,即使在美國,對能提供自由信息的中文網站也是和在大陸一樣封鎖的。最後,微信事實上已經被中共或其代理人作為海外行動動員和準備的主要通訊工具。

這樣,大部份中國留學生到了國外,如果不是特別願意和其他族裔同學及當地人交往的,或是不特別主動尋找不受限制的信息的,那就像沒出國一樣,還在牆裏面。所以才有澳洲中國留學生建議支持香港抗爭的人士「多看看微博、微信」這種笑話發生。

當然留學生這種「自發愛國」和「愛國」還真的沒有多大關係,更多的是精緻的利己主義,因為這實際上是在中領館那裏掙表現而已。

所有騷擾圍攻事件都有中共通過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操控中國留學生的背景。由於中領館教育組正好是CSSA的直接上級,CSSA作為中共長臂在海外圍攻中共的「敵人」有很長的歷史了。

CSSA還有一個「對內」的重要任務,就是監視和確保中國留學生不離開中共規定的軌道,一旦有人出現對中共不忠的言行,就直接打壓並彙報領館。

澳洲一名中國留學生在參加了反送中抗議活動後,其在中國的家人立即被國安上門威脅,這就遠遠超出CSSA和領館的職權範圍了,儘管他們可能起了確認抗議者身份和打小報告的作用。

澳洲昆士蘭大學事件和紐西蘭奧克蘭大學事件後,中共駐當地的領事館都發表聲明支持大陸學生的行動,這種公開支持無疑鼓勵了對反送中活動攻擊的升級和越來越高的組織性。當然,除了公開支持,私下的組織動員也是必不可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