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選手陳修賢8月25日以一套同義堂的「小四門」,在新唐人舉辦的第六屆全世界華人武術大賽決賽上獲得銅獎。談起習武心得,他說,習武過程是從外到內,「就像老師說的,學武術,你要學看得到的,也要學看不到的。看不到的,包括精神態度。」

陳修賢說,一開始和朋友們學武術是因為無聊,沒想到到最後只有他一個人留下來,朋友們都放棄了,只有他「越練越有興趣」。

雖說如此,習武一開始的蹲馬步,就讓陳修賢感到「痛苦不已」。他說自己抱著「賭一賭,看我自己有甚麼變化」的心態堅持蹲四平大馬,「結果一蹲,就發現自己變化很大。很多事情咬牙撐過去,就不再是苦。」

變化先從外部開始。陳修賢說,「我那時很胖,80多公斤,屬於肥胖性,慢慢蹲馬步之後瘦了下來,然後身體也變好,沒有再感冒過,那時大學四年,沒有再看過醫生。」

有了馬步站樁的基本功後,老師開始教外在的形,就是功夫套路。「一學功夫套路才發現,原來我肢體有障礙,筋骨這麼硬,力度差,或者穩定度不高,拳容易快,眼睛總看地板,這是老師總念叨的地方。」

到大三的時候,老師說要練習「對打」。甚麼是對打?陳修賢還是懵懵懂的的,「結果學長一和我對打,我被打得很慘,我(看地板)完全不敢凝視對方。老師就說,你不要怕,你眼睛看著前面,手拿好。他讓我知道,不能膽怯,一膽、二力、三功夫。」一有膽去看,心理質素第一位,拳頭來了不能閉眼,危險來了不能慌,這是基本。然後是力量,至少也要掌握如何發力,而後是功夫。

他說,「慢慢學才開始懂得,原來習武不像跳舞一樣,不是說把外在形象做好就好了,而是外在形象打會了,接著就是內在,你的筋骨,你的勁道怎麼發揮出來,你的角度要怎麼做到,才能把那個動作發揮作用。」

再接下來,慢慢從外到內。陳修賢說,老師不只教他武術,更多的是內在層面的東西。「老師說,學武術,你要學看得到的,也要學看不到的,看不到的,包括精神態度。加上我自己身體變化。」

「那時啟蒙老師和我講過一句話:習武就是要認識你自己,這時候我才慢慢從外在去看內在,覺得自己變化很大。老師通過一些故事寓言告訴我要怎麼面對現在的問題。」

陳修賢說,其實台灣的「在地武術」面臨沒落的問題,因為小朋友看到這些會說很苦,會被新武術影響。新武術不外乎「耍帥」,沒有內在的東西,只為逞強耍帥,很容易傷了自己。

「傳統武術最好的是,它包含了先輩們所有的精神價值和生存方式所帶下來的文化。」他說。

陳修賢現在擔任教練的助教,他的夢想是讓傳統武術能發揚、保留下去,「我探討的是內在的東西,我教學生也把我之前的故事,和師父的東西傳給下一代。練武術會很苦,但將來會變成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