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世界7大工業強國(G7)領袖本周末聚集法國比亞里茨舉行峰會時,他們或許可以更多了解美國前總統列根和現任總統特朗普曾給G7集團帶來的啟示。

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總監、金融分析師庫德洛23日在《華爾街日報》撰文並發表上述看法。

庫德洛說,1983年5月,美國作為東道主在維珍尼亞州威廉斯堡為7國首腦舉行晚宴。時任前西德總理科爾對美國前總統列根說,「請您告訴我們,美國經濟的奇蹟是如何發生的?」

其他與會者當然願意洗耳恭聽,因為當時的列根政策已經將美國成功地帶離經濟衰退。

1981年列根就任時,美國及其它多數發達國家正經歷嚴重的經濟衰退。多數西方領導人對列根推行的「降低過高稅率和取消不必要的政府法規」來實現經濟增長的策略,表示懷疑。

然而兩年後的1983年,美國經濟已經獲得蓬勃發展,其它G7國家仍陷在衰退中。之後,G7國家領袖相繼仿傚了列根經濟政策。

1988年,列根在G7峰會的閉幕演講中,對發達工業國能擺脫經濟低迷做了經驗總結。他說:「在民主世界,我們正在看到一種新的共識,那就是發展必須與(創造)機會並行。」

如今,美國再次擁有列根式的總統,在其它主要經濟體處於經濟滯後時,美國繼續保持良好的經濟勢頭,處於領先地位。

自特朗普政府上任以來,美國獲得了620萬個新就業,是其它G7國家就業總量的5倍多。儘管貨幣政策並不寬鬆,美國GDP的實際平均增長率達到2.6%。相比之下,雖然貨幣政策相對寬鬆,其它G7國家的GDP增長率只有1.5%。

儘管美國今年第二季度的GDP年增長率為2%,德國同期數字已萎縮至0.3%,陷入經濟衰退的邊緣;英國經濟年增長率降至0.8%;意大利經濟只能勉強增長。

特朗普總統推行的利好經濟增長的政策包括:降低個人和企業稅收、減少繁重的政府法規、開放豐富而低價的能源供應和採取強硬措施來減少貿易壁壘。總統希望,通過與合理的貿易夥伴共同開展零關稅、零補貼和零關稅壁壘,最終實現公平和互惠的長期貿易目標。

G7領袖值得對美國的經濟強勢做一番了解,同時審視一下為甚麼本國經濟陷入滯後。

同時,「我們」也必須共同面對來自中國(中共)的不公平貿易、強制性技術轉移、知識產權竊取和由國家扶植的經濟活動等做法,給世界經濟帶來的前所未有的「結構性挑戰」。這些挑戰正在破壞工業世界的正常秩序。

基於某些原因,今年G7峰會的東道主法國希望會議對以上影響世界經濟的核心問題,保持沉默。

可以說,現在的G7峰會已經不再是列根時代的模樣,它被擴大為部長級會議、面向更多的利益攸關方、國際組織和特殊利益集團。然而,這種擴張正在削弱G7的有效性。

今年開始,法國已經舉辦了10次部長級會議,主題從旅遊業到社會公正;65個工作組已經生成了數百頁的文件,但貿易和全球經濟問題卻遭到冷遇。

雖然法國對今年G7峰會提出的議題值得關注——包括非洲的繁榮和婦女在經濟中的發展,但最重要的議題卻被忽略,其中包括各國政府在經濟增長、貿易、能源安全或就業方面應採取的行動。

更嚴重的問題是法國在G7峰會45年的歷史中,首次決定放棄基於各成員國共識而達成的前公報和文件,取而代之的是法國希望領導一個「與我們共享價值觀的、包括每一個人的聯盟」。

這種聯盟只會帶來腐敗的「政治上正確」,例如倡導禁用化石燃料和麥稈等,以求緩解氣候變化問題。

G7正面臨完全失去方向的危險。在峰會召開前夕,法國才決定接受來自特朗普政府的要求,將經濟和貿易納入會議的正式議程。

美國的成功在於它是建立在個人自由體繫上的國家,相信個人的良好意願、潛能和創造力,並賦予個人創新和推動社會進步的自由。所以,這屆美國政府消除了妨礙經濟發展的路障,取消了高稅收和複雜的監管,讓美國再次成為真正的美國。

「繁榮」是美國身份的重要組成部份。當美國人對自由的個人和企業有清晰的認知和承諾時,美國才處於最佳狀態。

當經濟發展能夠得到保證時,任何國家的人民都將獲得蓬勃的發展。

當特朗普總統將在本周與G7領袖分析這種基於經濟增長的政策時,這也是G七成員國就核心問題做探討、合作和振興經濟的時候。

庫德洛在文章最後說,「讓我們回到共同的基點,為創造彼此的繁榮、機遇和未來而努力。」#